實施核電廠「臨終關懷」政策

吉岡齊 [作者簡介]

[2016.01.0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儘管九州電力川內核電廠1號機組已經重啟,但真正恢復核電廠的運營依然遙遙無期。同時,國家新的管控標準無法保障安全性。今後需要的是著眼於全面關停核電廠的綜合政策。

核電重啟舉步維艱

九州電力川內核電廠1號機組於8月11日重新啟動,並於9月10日投入了商業運營。這是原子能規制委員會成立以來第1個重啟的核電廠,自福島核電廠事故發生(2011年3月11日)已過去4年半時間。

日本核能工作者希望以此為契機,促使日本全國的核電廠逐步走上重啟之路。但2015年內能夠重新運轉的,算上川內核電廠2號機組(預計10月重啟,11月投入商業運營)在內,恐怕全國也只有2個機組。關西電力高濱核電廠3號和4號機組於今年2月12日獲得了原子能規制委員會下發的全國第2例核反應爐設置變更許可,但福井地方法院做出禁止重啟的暫行處理決定(4月14日),因此年內重啟幾近無望。此外,第3例獲得重啟許可的四國電力伊方核電廠3號機組(7月15日許可),要在半年內辦妥工程計劃審批等手續並在年內重啟,恐怕也極其困難。

2016年以後的重啟前景也尚不明朗。核電廠所在地的地方政府中,福島縣要求廢棄反應爐,新潟縣、靜岡縣、東海村抗拒核電廠重啟。這4個地區合計擁有15座反應爐。另外,部分反應爐很可能因為活斷層調查和評估結果而遭到廢棄,例如日本原子能發電敦賀核電廠2號機組、北陸電力志賀核電廠1號和2號機組以及東北電力東通核電廠1號機組。除了前面提到的高濱3號和4號機組外,2014年5月,關西電力大飯核電廠3號和4號機組已被法院要求停止運轉,而且,今後可能還會出現更多這樣的判決結果。

2020年前,最多20座左右的反應爐實現重啟?

另一方面,預計電力公司出於經營考慮,也會廢棄不少反應爐。因為反應爐的使用壽命被規定為40年,如果想獲准延長,需要付出巨額的維修費用。

今年4月,關西電力美濱1號和2號機組、日本原子能發電敦賀1號機組、中國電力島根1號機組、九州電力玄海1號機組等5座反應爐已經正式關停。即便是那些成功實現了重啟的核電廠,未來也並非安穩無憂。福島事故後,日本國民在核電廠的風險認識上發生了變化。一旦事故、事件、災害等導致安全問題暴露出來,許多反應爐都很可能陷入長期停止運轉的狀態,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會被迫廢棄。當然,新增核電廠恐怕更無希望。

這樣看來,日本的核能發電水準已經完全不可能恢復到福島事故前的狀態了。從現實角度來看,尚未被廢棄的43座反應爐(其中5座符合新的管控標準)中,恐怕2020年前能夠重啟的最多只有一半,也就是20座左右。而這些「倖存」的反應爐,也會受國內外事故、事件、災害等因素的左右而無法穩定運轉。

核能發電將日漸成為電力經營的沉重負擔。目前,核能發電的成本和風險均由政府承擔,這種待遇優厚的「核電呵護政策」(選址支持、研究開發支持、損害賠償支持、事故處理支持、核燃料回收成本轉嫁入電費等等)今後若因某種原因而遭遇調整,對電力公司來說恐怕就是一場噩夢了。

  • [2016.01.08]

九州大學比較社會文化研究院教授。專攻科學技術史。1953年生於富山縣。1976年畢業於東京大學理學系物理學科畢業,該大學研究所理學研究科修士。歷任和歌山大學經濟系講師和副教授、九州大學教養部副教授後,1994年起任現職。20世紀90年代以後一直將原子能政策史和原子能政策論作為最重要的研究課題。2011~2012年「東京電力福島核電廠事故調查及查證委員會」(政府事故調查委員會)成員。主要著書有《新版原子能的社會史及在日本的發展》(朝日新聞出版,2011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