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首相,認真處理北方領土問題
海參崴日俄首腦會談

佐藤優 [作者簡介]

[2016.11.1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安倍首相在日俄首腦會談前夕新設了一個部長級職位——俄羅斯經濟領域合作擔當相,試圖通過深化與俄羅斯的經濟合作,營造出有助於促使俄方在北方領土問題上做出政治決斷的環境。儘管雙方對北方領土談判的內容嚴格保密,但作為俄羅斯問題專家的筆者,認為在今後的談判中1956年日蘇聯合宣言將受到關注,12月的首腦會談可能為解決北方領土問題打開突破口。

9月2日,安倍晉三首相和普丁總統在俄羅斯遠東城市海參崴(Vladivostok)舉行了首腦會談,此次會談的結果在推進日本領土談判和日俄戰略合作上具有重大意義。

作為一項重大戰略,日本政府打算通過在經濟及有關國際問題的合作上實現一個有別於以往任何時候的質的飛躍,來尋求盡快處理北方領土爭端這個日俄之間懸而未決的最大問題。

在經濟方面,日俄於5月6日在俄羅斯南部的索契舉行的首腦會談上,安倍首相向普丁總統提出了一個綜合關係發展計劃,由涵蓋經濟合作、人員交流等的8項提案構成。日俄雙方都有部分人士認為這是一個「畫餅充饑」的計劃。為了打消這種質疑,安倍首相新設了一個部長級職位——俄羅斯經濟領域合作擔當大臣,在首腦會談前一天的9月1日,讓經濟產業大臣世耕弘成兼任了該職,此舉具有重要意義。通過讓世耕與安倍首相同行並列席與普丁總統的會談,成功地傳達出「安倍政府真心希望與俄羅斯發展經濟關係」這樣一種訊息。今後,世耕在對俄外交方面發揮的作用還將不斷提升。尤其是如果世耕能與精通日語的俄羅斯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Anton Vaino)建立起私人關係管道,那麼不僅是經濟問題,在北方領土問題上開展協調工作也將成為可能。

關於北方領土問題,雙方一直對此次首腦會談中協商的內容嚴格保密。首腦會談的總時長為3小時10分鐘,其中55分鐘是兩位首腦僅在翻譯陪同下進行的一對一會談。這段時間兩人無疑展開了深入的交談。不過,筆者認為並沒有任何一方提出關於北方領土問題的新建議。面對記者的非正式現場採訪,安倍首相說:「我認為特別是在和平條約問題上,我們兩人單獨進行了相當深入的討論。今後要具體推進基於全新解決方案的談判,我們已經看到了這條路徑。我深感這是一次令人富有成效的會談。70多年來日俄一直沒有簽訂和平條約,為了打破這種異常局面,我認為只有一條路,那就是在首腦之間的互信關係中找到解決之策。所以我們約定將在11月的秘魯APEC會議期間舉行首腦會談,並且我還邀請普丁總統12月15日在山口縣會晤。我希望能在我的老家長門市,在輕鬆安靜的氛圍中進行會談,以加快和平條約談判進程」。

日本政府對北方領土的基本立場是,「如果俄方承認日本對北方四島的主權,那麼在實際的歸還時間、形式和條件等問題上日本將做出靈活處理」。同時,日俄兩國政府於1993年10月達成一致,在《東京宣言》中寫入了「在解決四島歸屬問題後締結和平條約」這一內容。

安倍首相強調「新的解決方案」之後,日本外務省便不再主張將確認北方四島的主權作為締結和平條約的條件了,甚至也不在提《東京宣言》了。

按照安倍首相的指示,外務省或許已經開始認真研究能夠撥動普丁總統心弦的方案了。在這種情況下,1956年簽訂的《日蘇共同宣言》將是關鍵,該宣言明確寫入了蘇聯(繼承國為俄羅斯)需在締結和平條約後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交給」日本。由於該宣言已在兩國議會獲得批准,所以具有國際法意義上的約束力。從日方來看,如果締結和平條約,齒舞群島和色丹島就將歸還日本,所以兩國首腦若做出決斷,就可以著手開展準備工作。屆時如何處理國後島和擇捉島將成為關鍵,但我認為目前尚不存在這個藍圖。如果能夠解決北方領土問題,日俄兩國彼此認可國境線,其結果就是日本將承認包含克里米亞在內的俄羅斯現行國境。這一點對普丁政權來說也具有很大吸引力。總而言之,12月15日在長門市舉行的日俄首腦會談,很可能為解決北方領土問題打開一個重大突破口。

(2016年9月3日)

標題圖片:2016年9月2日,安倍晉三首相與俄羅斯總統普丁(右)在俄羅斯海參崴舉行會談(提供:時事社)

  • [2016.11.10]

1960年生於東京都。作家、前外務省主任分析官。作為日本外務省頭號情報分析專家,在各國情報專家之中享有盛名。在英國的陸軍語言學校學習俄語後,前往日本駐莫斯科大使館工作,在克里姆林宮的關鍵部門構建了情報網。著作有《國家的陷阱》《自我崩潰的帝國》(均為新潮文庫)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