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韓核試驗:對抗措施唯有全面實施石油禁運

重村智計 [作者簡介]

[2016.11.1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北韓不僅接連發射飛彈,更是實施了第5次核試驗,不斷挑釁國際社會。其意圖何在?筆者指出,應該關注的是北韓國內的緊迫形勢。

針對北韓第5次核試驗,如果聯合國安理會不做出「石油禁運」的制裁決議,那麼該國的核開發還將繼續下去。中國、美國和韓國的領袖沒有理解北韓「寧死不棄核」的方針,做出了錯誤判斷。他們不理解北韓的特殊情況,在採取對策時認定該國和自己的價值觀相同,結果導致了失敗。領袖的誤判將引發戰爭——他們沒有從古希臘伯羅奔尼撒戰爭(Peloponnesian War)的失敗中汲取教訓。只有逼迫北韓面對「棄核還是崩潰」的選擇,才是解決問題的唯一途徑。安東尼奧‧豬木議員在這個時期訪問北韓,應該受到強烈批判的。這會招致日本很軟弱的誤解。

發射飛彈、實施核試驗,目的不在於「討價還價」

首先我想談一下實施制裁的選項。以往的制裁始終都是一些「不痛不癢」的措施,它們對北韓的影響不大,不會致使其崩潰。這是因為中國的反對。只要不採取①石油全面禁運②徹底的金融制裁(包括美元、歐元和人民幣)③飛彈及核部件的出口檢查、海上封鎖④禁止人員往來⑤歐洲各國與其斷交等政策,北韓的核開發就會繼續下去。因為核開發是維持體制的唯一手段。日本還另有一些選項,如全面禁止匯款和提款、加強禁止人員的往來、禁止曾經停靠過北韓港口的船舶進港、禁止給此類船舶加油等。

繼8月24日發射了SLBM以後,北韓于9月5日又從靠近中國的地區發射了3枚飛彈,並在9日舉行了最大規模的核試驗。

我們應該如何解釋這一切?日本等有關各國的眾多專家、政府高官和媒體報道都分析認為,「此舉意在牽制將在中國舉行的G20峰會」。同時也有人判斷,這是為了與美國談判而施加的「壓力」和「籌碼」。

然而這些分析都沒有切中問題的本質。當時美韓舉行了聯合軍事演習,9日又是北韓的建國紀念日,但這些事實並沒有受到多大重視。為了對抗一年到頭舉行的美韓軍演,北韓軍隊不得不實施國內演習,最終將耗盡原本就很匱乏的石油。已故金日成主席1992年曾對訪問北韓的日本財團理事長(現任會長)笹川陽平抱怨說,「美韓一軍演,北韓軍隊就疲憊不堪,還消耗掉寶貴的石油。希望他們放棄軍演」,可見形勢之嚴峻。而且,許多專家都沒有理解這樣一些訊息和現實情況:金正恩委員長的領導體制依然不穩固,軍隊內部蔓延著不滿情緒。

希望大家冷靜地想一想。如果趁著中國舉辦G20峰會的時機發射飛彈,舉行核試驗的話,中國因為丟了面子而惱怒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另一方面,如果在聯合國安理會對此發出譴責聲明後立刻實施核試驗,又會激怒美國。北韓領袖難道連這種程度的常識也沒有嗎?

其實並非如此,而是出於北韓國內形勢所迫,甚至已經無法顧及G20峰會和聯合國安理會的聲明了。我們可以從北韓長期以來的主張和最近的聲明中讀出這種情況。

北韓一直宣稱核開發是為了對付美國的敵視政策。而11日發表聲明,稱是「為了在(美國的)核威脅與制裁中,捍衛尊嚴和生存權」。這都是北韓最擅長的偷換概念的招數。美國本應反覆宣布「沒有採取敵視政策」,要求「維護北韓人民的人權和保護他們的生命」,但美國沒有通過外交活動做出反擊。

下一頁 金正恩的困境
  • [2016.11.16]

早稻田大學國際教養學系教授。1969年畢業於早稻田大學法學系。1975-1976年在韓國高麗大學研究所就讀研究生。1985年在史丹佛大學任新聞學專業研究員。歷任每日新聞社駐首爾特派員(1979-1985年)、駐華盛頓特派員(1989-1994年)、評論委員後,於2004年9月起任現職。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