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面對川普政權——日美同盟的命運

手嶋龍一 [作者簡介]

[2017.01.1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激戰到最後一刻,共和黨候選人川普擊敗民主黨候選人柯林頓,成功當選下任美國總統。長期從事日美關係相關採訪活動的筆者呼籲不要因為川普在選舉中的言論而讓日美同盟發生動搖。

日美同盟是新政權穩步起航的基石

川普(Donald Trump)總統上臺後,受到衝擊最大的可能是與美國保持同盟關係超過了半個世紀的日本這個國家的人們。

新興軍事大國中國為了成為「海洋強國」,正試圖挺進南海,乃至東海。日本的普通民眾也確實感受到了中國的這種攻勢,因此比以前更加體會到了日美同盟所具有的重要性。

不過,共和黨的川普在此次總統選戰中,對日美同盟的現狀表示了疑問,這在日本國內引發了種種不安。

「即使美國遭到攻擊,日本也不用做什麼。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就日美安全保障條約重新展開談判。」

川普這樣說道,將日美安保條約作為攻擊對象,甚至發出了含有廢除條約之意的言論。在以前的美國政界,還從來沒有出現過如此露骨地批判日美同盟的人物。

日美同盟在預防東亞地區的衝突、遏制中國和北韓核戰力方面發揮著作用。同時,駐日美軍基地在美國的亞太戰略中一直扮演著無可替代的核心角色。恐怕,即使試圖這樣說服川普,他也不會立即收回主張吧。

川普一系列言論的本質在於它宣告了美國已走下西方同盟盟主之位,也不再自居為全球領袖。這就蘊含著一種風險:東亞地區將出現巨大的戰略空白,為了填補這個空隙,可能會出現動盪。

中國鑽了美俄對立的空子,在南海建造了7個人工島,並主張「九段線」以內均為本國領土。而且還在人工島上修建3,000m級跑道,不斷推進軍事基地化。在這種形勢下,如果弱化日美同盟,就會給21世紀這個時代帶來無休止的混亂。

川普並沒有因為女性醜聞而損傷了美國這個超級大國的威信。而是他提出「美國要將本國利益放在首位」這種「美國第一主義」的主張,已經從根本上動搖了人們對美國的信賴。露骨追求本國利益的主張將促使這個國家原本暗流湧動的孤立主義浮現出來,刺激不健康的民族主義。這是最危險的毒藥。

「日本和韓國應該自己保衛國家。如果想對抗北韓的核威脅,那可以發展核武裝嘛。」

川普信口開河地聲稱日本不願為保障本國安全拿出足夠的資金,一直過度依賴同盟國美國。

無論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政權,戰後的美國有一條從不明言卻又長期奉行的外交和安保政策,那就是絕不能將核按鈕交給東亞的日本和歐洲的德國。因為日本和德國只要願意馬上可以就擁有自己的核力量,如果將核按鈕交給他們,美國就不得不放棄超級大國的地位。

然而,川普表現出允許日韓和沙烏地阿拉伯擁有核武裝的態度,為這些國家暗伏的擁核主張添了一把火。尤其是沙烏地阿拉伯如果著手核武裝,必將迫使以色列將核力量公開化,從而擴散到其他中東國家。最終將招來IS(伊斯蘭國)獲得核武器的風險。追求實現「無核世界」的歐巴馬以美國在任總統的身分開了訪問原子彈轟炸地廣島這一先河,可以說此舉的背景原因就在於他對川普的言論產生了危機感。

川普在選戰中的競選口號是「讓美國再次偉大」。可是,為了變得偉大,就必須成為在全球受到尊敬的領袖。因此,如果想讓美國再次偉大起來,最重要的就是與那些共享著自由價值觀的國家合作。而日美同盟正是能夠保障川普政權穩步起航的基石。

  • [2017.01.18]

外交媒體人、作家。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理事長。畢業於慶應大學經濟系。1974年進入NHK。曾任波昂(Bonn)支局長、華盛頓支局長等職,2005年離職獨立。著作有《走向黃昏的日美同盟——打擊日本FSX》(新潮文庫,2006年,1991年著作修訂版)、小說《Ultra Dollar》(新潮文庫,2007年)、《汝名乃間諜、叛徒或騙子 諜報畸人傳》(MAGAZINE HOUSE,2016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