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俄首腦會談:全面戰略關係上的歷史性前進
領土問題也可望得到解決

佐藤優 [作者簡介]

[2017.02.1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Русский |

為期兩天的日俄首腦會晤,就在北方四島合作發展經濟等問題上達成了共識,但在領土問題上則沒有明確的進展,讓日本媒體不勝唏噓並發出質疑。對此,作為俄羅斯問題專家的筆者則認為會談是「成功」的。

去年12月15日和16日,安倍晉三首相與俄羅斯的普丁總統分別在山口縣長門市和東京舉行了首腦會談並取得了成功。我認為無論日本還是俄羅斯,都達到了自己的目標。因為兩國就圍繞領土問題和經濟合作等重要事項,不止在形式上,而且在實質上為展開談判創造了條件。

普丁總統:結束「歷史桌球」

15日,在長門市舉行首腦會談時,安倍首相向普丁總統轉交了來自北方領土前居民的信函。其中有一封是用俄語寫的。作為北方領土問題的當事者,前居民的坦率想法觸動了普丁總統,他在16日的記者會上說道:

「昨天(15日),我與安倍首相進行了交流,還讀了南千島群島(北方領土)前居民的感人信件。我認為在該島問題上應該停打『歷史桌球』了。」

這是普丁總統在解決北方領土問題上的重要表態。那麼,如何找到具體路徑呢?在這一點上,普丁總統也提出了重要的啟示。

「如果能夠實現(安倍)首相的提議,那麼這些島就可能成為連接日本和俄羅斯的樞紐,而不是引發爭端的誘因。(中略)首相建議,在島內組建專門機構,負責開展經濟活動,簽訂協議,制定合作機制,以期在此基礎上創造條件,最終解決和平條約簽署問題。如果有人認為我們感興趣的只是建立經濟關係,和平條約是次要的東西,那麼我可以斷言這種想法是錯誤的。就我的看法,簽訂和平條約是頭等大事。」

也就是說,他希望在齒舞群島、色丹島、國後島、擇捉島以不破壞日俄雙方法律的形式開展經濟合作,藉此強化信賴關係,為實現雙方在1956年日蘇共同宣言中達成的共識,即「在簽訂和平條約後向日本移交齒舞群島和色丹島」鋪平道路。

普丁總統的三副面孔

普丁總統擁有多副面孔,扮演著政治家、戰略家和歷史學家的角色。上述停打「歷史桌球」的言論,凸顯了他作為政治家的一面。

在談到日俄關係的歷史時,普丁總統是從1855年的日俄友好條約說起的,這顯示出他認為當時在擇捉島和得撫島之間劃定國境線,北方四島成為日本領土,那是日俄關係的歷史起點。他在發言中提到,儘管1956年的日蘇共同宣言只是規定了俄方負有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移交給日本的義務,但從歷史和道義角度來看,他表示理解日本對歸還國後島和擇捉島的執著要求。這表明雖然今後不會將國後島和擇捉島移交給日本,但會做出某些讓步。這些言論又讓人看到了他作為歷史學家的一面。

而且,就履行日蘇共同宣言問題,他通過以下發言表示,由於日美安保條約的關係,所以日本應打消俄羅斯在安保方面的憂慮。

「日本和美國的關係特殊。日本與美國之間存在安保條約,日本負有確定的責任。這種日美關係(在歸還後)將會帶來什麼變化?我們不得而知。」

此話的具體意思是,俄羅斯擔心,將齒舞群島、色丹島移交給日本後,美軍若根據日美安保條約第5條在這些島上部署兵力,這將為俄羅斯的安全保障帶來隱患。這段發言又凸顯了普丁作為戰略家的一面。

鑑於這樣一系列問題,普丁總統向日本國民表示,希望通過全面、戰略性地發展日俄關係,來解決北方領土問題。

談判方針的轉變

安倍首相對俄方也做出了讓步。他一次也沒有提及1993年10月簽署的東京宣言中「先解決四島歸屬問題,然後簽訂和平條約」的內容。這是一個重要的訊號,表明日本政府不再堅持聚焦四島歸屬問題的「東京宣言至上主義」。

這就表明,日俄兩國已經轉變了談判方針,不再將解決領土問題設為先決條件,而是從發展全面戰略關係入手,藉此謀求在不遠的將來妥善解決領土問題。如此一來,北方領土問題就有了取得實際進展的可能性。

標題圖片:記者會結束後,普丁總統和安倍晉三首相握手(2016年12月16日於東京首相官邸,時事社)

  • [2017.02.10]

1960年生於東京都。作家、前外務省主任分析官。作為日本外務省頭號情報分析專家,在各國情報專家之中享有盛名。在英國的陸軍語言學校學習俄語後,前往日本駐莫斯科大使館工作,在克里姆林宮的關鍵部門構建了情報網。著作有《國家的陷阱》《自我崩潰的帝國》(均為新潮文庫)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