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過去」的束縛,構築新型日韓關係
共同推進解決人口與女性問題

小倉和夫 [作者簡介]

[2017.06.30]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對日韓兩國而言,現在最重要的是擁有共同目標。面對來自北韓的威脅和中國的崛起,日韓應該構築怎樣的雙邊關係?作為日本前駐韓大使,筆者認為,正是在當下應該進一步加強日韓交流。

日韓關係出現裂痕

近年,日本人對韓國的親近感或者說好惡感情不斷惡化且遲遲不得改善。這種現象是在日本人的對韓情感受益於「韓流」熱等因素而顯著好轉之後發生的,而且日本人對韓國缺乏親近感更甚於厭韓情緒,正有從根本上演變成對韓國不抱信任之勢。

近期發生的韓國前總統朴槿惠彈劾案以及因此而再度被曝光於眾人眼前的一系列問題,諸如保守派政治家與財閥的勾結、政界嚴重的地區對立、總統過於強大的許可權以及在政治上公私不分等政治、經濟、社會的結構性扭曲,甚至為日本人的厭韓情緒逐漸催生出合理因素。

這種傾向的深層,可以認為是受到了以所謂慰安婦問題為代表的「過去」歷史問題的強烈影響。韓國及韓國人一成不變的態度,讓日方產生「厭煩」情緒。

但我們必須正視的是,大多數韓國人對「過去」的認識原本就不同於一般日本人,而且也很難達成一致。

這是為什麼呢?

現代韓國,起始於擺脫日本的殖民統治並獲得獨立。這是徹底的重生,它必須丟棄進入近代以後全部的「過去」。其最具代表性的一件事,就是全部拆除了位於首爾的朝鮮總督府。

那麼,韓國是否也應該完全否定與近代以前曾支配並侵略過朝鮮半島的中國的關係呢?對韓國人而言,並非如此。因為中國文明長期都是朝鮮半島人們的精神支柱。

對與中國接壤的朝鮮半島而言,中國絕非「蠻夷之國」。中國的征服,對韓國來說,不是對中國這個國家而是對中華文明的皈依。作為其佐證,我們可以看到,那刻畫了清軍降服李氏朝鮮這一屈辱歷史的巨大的中國風格「紀念」石碑,至今依然威嚴莊重地矗立在首爾漢江南面的公園裏。

但是,對全盤接受中華文明秩序的朝鮮半島而言,近代日本的侵略占領,無異於西洋夷狄的入侵,日本的殖民統治正是作為掠奪和壓迫的歷史銘記在他們心中的。

另一方面,對江戶時代的日本而言,中國是外國,日本處於中華文明秩序之外。通過明治維新開啟的現代化進程從根本上說是自律性的現代化,作為日本的這種現代化延長線上的一部分,即使包含了需要反省對亞洲其他國家進行侵略的因素,但明治維新之後的日本社會迄今始終保持了連續性。

在接受《波茨坦宣言》時,日本提出要「維持國體」,並被盟軍事實上接受,這足以證明戰前和戰後的日本所具有的「連續性」。對於這樣的日本而言,是無法全面否定近代日本之「過去」的。

全面否定近代這一「過去」歷史的韓國,把與「過去」的連續性看作自我身分認同之象徵的日本,這兩者之間總是圍繞「過去」產生裂痕,說起來也是自然而然之事。換言之,若將「過去」問題作為日韓之間的政治和外交問題,則必將引發爭論和糾紛。可以說這是必然的。

因此,如果將日韓關係的「過去」政治化和外交問題化,那麼一般情況下它就成為了應該如何去平衡由此為國內政治帶來的利處和在外交上產生的不利這一問題。

與此密切相關的,是在與北韓、中國的戰略對決中,韓國會在何等程度上將日本作為經濟、外交、軍事戰略夥伴而給予重視這一點上。同時,面對北韓的「威脅」和中國的崛起,如何重視日韓戰略關係也是日本的一大課題。

但圍繞這些問題,日韓的雙邊關係自不待言,美國參與亞洲事務的力度和應對措施,以及中國的朝鮮半島政策等「外部」因素也會產生重大影響。

我們完全可以設想,韓國通過與中國保持良好關係可以阻止中國對北韓的政策傾斜,而加強美韓同盟,那麼即使日韓關係冷卻,因為有了與中國的良好關係,也不會造成重大的負面影響。

如此看來,無法避免當前日韓關係的冷卻也不足為奇。

  • [2017.06.30]

青山學院大學特聘教授。日本財團東京2020帕運支援中心理事長。1938年生。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及英國劍橋大學經濟學系。1962年進入外務省。歷任文化交流部部長、經濟局局長、外務審議官、駐越南大使、駐韓國大使、駐法國大使等。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獨立行政法人國際交流基金理事長。著作有《對全球主義的叛逆》(中央公論新社,2004年)等。

相關報道
最新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