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東亞中的日本史——中世紀、近世紀篇
(第一回)東中國海與倭人的世界

村井章介 [作者簡介]

[2011.12.2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Русский |

從14世紀到16世紀,曾在東亞地區活動頻繁的“倭寇”,一直被認為與“日本海盜”是同義。但那種特定“倭寇”國籍的議論是否抓住了本質呢?

倭寇、倭人與邊際人

我在1993年寫過一本名為《中世紀倭人傳》的拙作(東京、岩波書店出版)。雖然出版社方面委託給我的題目是“倭寇”,我則將此替讀為“倭人”,寫成跨越日朝國境進行活動的“邊際人”(marginal man)。

“倭”這一詞彙,在以往是與“日本”等同的,單純把倭寇理解為日本海盜,雖然這一常識至今也沒有改變,但我從15世紀朝鮮的文獻記載中,找出了當時的朝鮮政府把倭與日本分別看待的事例,還有從對馬島訪問朝鮮的人,雖然在民族上屬於朝鮮人,卻也被叫成“倭人”的事例,於是對那種看法產生了疑問。

對於14-15世紀時的倭寇集團,日本的研究者在上世紀80年代後半期曾提出其中日本人只佔一、二成,高麗人與朝鮮人佔多數的見解,在日本和韓國的學術界引起了爭論。雖然我受到這一新見解的啟發,卻感到無論是提起人還是批評者都拘泥於“倭寇究竟是日本人還是高麗人、所佔比例是多少”這類設問;況且我認為,我們正是應該在擁有不同國家與民族背景,同以國家統治之極限地區的國境空間作為生活基地的人類集團即“邊際人”上,尋找發現倭寇和倭人的本質。

基於這一觀點,對於側重於海盜行為含義的“倭寇”這一詞彙,我認為有其片面性。有必要給他們重新定位為是從事貿易、漁業、海運之人,海盜行為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因而“倭人”這一詞彙更為貼切。為此,對隨著朝鮮王朝的出現,海盜(pirates)搖身變為買賣人(trader)的15 世紀,進而海盜即貿易集團愈發呈現多民族性並將活動的主要舞台轉移到中國大陸沿海的16世紀,也都可以以一貫性的觀點進行觀察。

完全相反的倭寇形象

其後,我與韓國和中國的研究者之間的交流增多,但上述有關對倭寇和倭人的見解極其不被看好。近現代史暫且不談,對古代和中世紀史的見解,日本與韓國和中國之間尖銳的對立不多,但面對最突出的倭寇問題,我感到非常困惑。其批評要點如下:

1、高麗末期的倭寇純粹是由日本人組成的集團。對高麗社會來說,百分之百屬外部存在。倭寇的實體本身是以戰鬥為職業的中世紀武士團,其掠奪的目的是為南北朝內亂這一日本國內的戰爭獲得兵糧。(韓國廣播大學教授李領)

2、保持國家間官方關係,有利於地區穩定,強調侵擾國家關係的倭寇以及與倭寇協同行動的中國沿海地區民眾的超國家性、邊際性,對惡的肯定性評價這種倒錯行為,是日本方面忘記了應承擔之責任的表現。 (北京大學教授王新生)

兩者的共同之處是,都把倭寇視為日本的海盜集團,是朝鮮和中國社會的外部者。從而歸屬曖昧的邊界空間被抹消,由國家統合的統一的內部空間得到保證,想脫離國家統治圈的國民作為背叛者或犯人受到處置,不因其存在而動搖內部空間的統一。明白無誤的是,近代國民國家掌控國民的實際狀況或理念,被投影到這一形像上面。

當對歷史現象的解釋存在對立時,歷史學所應當返回的原點就是史料。盡可能不拘泥於史料的解釋。由於朝鮮和中國保留了壓倒多數的史料記載,所以在涉及倭寇與倭人時,首先必須重視並傾聽史料中出現的該時代朝鮮人和中國人的看法和說法。

  • [2011.12.28]

東京大學研究所人文社會系研究科教授。1949年生於大阪。經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後任現職,文學博士。專業為日本中世史、東亞交流史。2004年8月至2005年1月曾任北京日本學研究中心派遣教授。著作有《亞洲中的中世紀日本》(校倉書房,1988年)、《中世紀倭人傳》(岩波書店,1993年)、《跨境的人們》(山川出版社,2006年)等。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