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研討會報告
公共外交的時代——寫在專題討論會召開之際

渡邊靖 [作者簡介]

[2013.10.1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以「酷日本(Cool Japan)」形式推進的公共外交引人矚目。專題研討會「受歡迎國家的條件」將對這種公共外交的可能性展開多層面的探討。參與本研討會策劃工作的渡邊靖教授為我們談了此次專題研討會的意義。

為什麼軟實力(Soft Power)引人關注?

近年來,公共外交(Public Diplomacy以下PD)受到人們的極大關注,並已逐漸成為一種新型外交形式。其背景在於使用軍事手段變得愈發困難,並且全球化經濟使各國間的相互依存日益密切。也就是說,以硬實力(Hard Power)定奪的餘地相對縮小了。

可以認為,在國際關係領域,要想規定現狀、設定課題並形成規範,如今更為重視的,是如何影響他國的公眾輿論,贏得人心(winning hearts and minds),增加本國的支持者。於是,人們認識到軟實力的重要性,作為其手段,PD受到了未曾有的矚目。

PD最為典型的活動手段包括(a)政策宣傳、(b)國際廣播、(c)交流外交(人員交流、學術交流)、(d)文化外交(語言教育、文化藝術活動)等。籠統地說,(a)和(b)是單向的,是為了更廣範圍更迅速地「傳播」資訊;而與之相對的(c)和(d)則是雙向的,其目的是在有限的範圍內「交流」資訊,逐步培養理解和信賴的感情。

在世界的發展中心轉向亞太的今天,不僅僅是核裁軍、核不擴散及反恐對策,包括構建和平、人權、防災、醫療、環境、能源、技術合作、消除貧困等在內,廣義的安全保障問題也在不斷增加。此外,還存在著日中、日韓間因領土、歷史認識而導致的緊張關係。

公共外交到底能發揮何等作用?

現在,日本需要怎樣的PD呢?在急於憑經驗和直覺提出政策建言之前,希望大家重新思考幾個問題。

(1)PD能收到多大效果?

敘利亞同意銷毀化學武器的原因中不可否認的一點是存在美國軍事介入的可能性。同樣,促使伊朗轉變態度同意對話的一個因素,也是由於歐美的經濟制裁。在這裏發揮作用的,是軍事和經濟這種硬實力,而非以「文化」、「價值觀」、「制度」為源泉的軟實力。那麼,PD的作用,終究不過是次要的、附帶或附加的嗎?

(2)PD能否超越零和博弈(Zero-Sum Game)?

2013年9月,在韓國首爾舉辦的「日韓交流大會」(日韓交流大會辦事處提供)

在日中、日韓首腦會談難以實現的情況下,2013年9月28日在韓國的光州市召開的日中韓文化部長會議值得注目。另外,日韓共同舉辦的「日韓交流大會」(2013年9月15日,首爾市)有4萬多人參加,得到130多家公司的贊助,還有700多名韓國學生加入了志工服務行列,整個活動呈現出前所未有的盛況。在基於零和博弈思維而愈演愈烈的軟實力國際競爭中,PD是否可能促成國際主義的非零和博弈呢?

(3)何謂網路型PD的最佳實踐?

政府對資訊、形象的統一管理和監控如今已很困難,在財政上由政府一手承擔PD的時代也漸漸走向結束。財團、智庫、大學、博物館、體育組織、公民團體、宗教團體等,越來越多的角色參與到(廣義的)外交活動中來,政府的作用,正從「支配」這些角色(層級型)向著「援助」(網路型)逐漸轉變。即所謂一種「新公共外交」的思考方式。

這樣的協同合作在何等程度上有可能實現?是否存在某些創造性的嘗試呢?

(4)何謂社會媒體對PD的影響?

在社會媒體普遍通用化的今天,個人、團體的言行輕易地即可擴散至全世界。特別是排外主義的言行,往往引發惡性循環。而且,在網路空間,PD和諜報活動的界限愈發模糊不清。對PD來說,社會媒體會帶來怎樣的可能性和危險性呢?

(5)如何提高人們對PD的理解和關心?

2008年紐約交響樂團在平壤舉辦了公演。當然,這並不會直接促成北韓核試驗、飛彈問題的解決。但是,聽眾中會有肩負北韓未來的精英(或是其子弟、友人),他們或許能夠從中感受到些「什麼」。改變一個人的想法,或是提供不同的觀點,也是具有重大意義的事情。為未來撒播種子,也是PD的重要任務。但現實是,各國都有很強的追求短期成果的傾向。如何才能擴大充實PD活動,更好地影響議會、贏得人心呢?

日本應開展怎樣的公共外交?

為獲得2020年東京奧運會、帕運會主辦權而欣喜若狂的申奧委員們(路透社/Aflo提供)

日本面臨東日本大地震的重建、核電廠事故的善後等緊要課題;另一方面,2020年奧運會和帕運會也已決定在東京舉行。和56年前(首次舉辦東京奧運會時)相比,國內外形勢都發生了巨大變化,為確保對日本的信賴、魅力和正當性,在政策宣傳、國際廣播、交流外交、文化外交的各個方面,今後需要怎樣的戰略、創意和方式方法呢?

目前,日本不要說PD的研究機關、專業雜誌,即使在大學,也不存在相關課程和人才培養計劃。在這個意義上,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和德國的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以「受歡迎國家的條件公共外交的時代」為題共同舉辦的國際研討會,可謂恰合適宜,非常令人欣喜。就我本人而言,包括上述5點內容在內,期待著與國內外的與會專家以及聽眾共同交換意見。

(2013年10月7日)

  • [2013.10.17]

生於1967年。1997年獲哈佛大學Ph.D.(社會人類學),2005年起任慶應義塾大學教授。歷任哈佛大學國際事務中心學者、劍橋大學研究員等。著述有《美國中心》(岩波書店)《文化與外交》(中央公論新社)等。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