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伊斯蘭文化在日本
日本的齋月:一位穆斯林公司職員的一天
[2016.11.02]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今年的齋月,包含有一年中白天最長的一天——夏至日,在日本每天的封齋時間長達16個小時以上。由於正值梅雨季節,總算能幸運地躲過酷暑。在日本工作的穆斯林,是如何處理好工作與作為宗教義務的封齋生活之間的平衡的呢?讓我們追訪一位穆斯林公司職員,看看他是如何度過齋月中的某一天。

阿武芝巴克爾

阿武芝巴克爾ABUSHIBA Bakr東芝公司火力水力事業部海外火力營業第一部海外營業第一擔當主務(主務,是日本企業裏職位級別的一種,介於課長以下、組長以上——譯註)。1982年出生於沙烏地阿拉伯,父親是蘇丹人,母親是埃及人。國中時代在蘇丹度過,從高中開始在埃及上學。2003年,以日語專業第1名的成績從開羅大學文學系畢業,獲日本文部科學省獎學金,2004年來到日本,在弘前大學研究所人文系社會科學研究科攻讀碩士。2008年入職東芝公司,負責火力地熱發電設備的海外營銷(東南亞地區)。2012年加入日本國籍。

阿武芝巴克爾,是已經歸化日本的埃及蘇丹混血兒。2004年,作為文部科學省獎學金獲得者來到日本攻讀碩士,碩士畢業之後,2008年進入東芝公司工作。入職之後,負責火力地熱發電設備的海外營銷。已在日本定居了12年多。他在日本度過的第1個齋月(※1),是在青森縣弘前市留學期間。當時,由於周圍沒有其他穆斯林,只能獨自一人白天封齋,晚上孤零零地吃開齋飯(齋月裏,白天把齋的人們日落之後吃的第一頓飯)。而現在,他和在日本已經度過兩次齋月的蘇丹妻子一起生活。齋月裏,忙完工作回到家,就能飽餐有故鄉味道的開齋飯,過著幸福的每一天。

白天封齋

齋月裏,阿武芝的1天,是從在禁止一切飲食的黎明到來之前,凌晨2點半左右吃封齋飯(封齋之前的進餐)開始的。做完晨禮之後,再小睡一覺,然後去上班。一路上,要在上班早高峰裏擠來擠去大約40分鐘,換乘3條線路。在伊斯蘭國家,齋月裏一般慣例會縮短工作時間或學校上課時間,以便人們能夠早點回家。可是,日本企業當然沒有這種制度。不過,由於東芝公司實行彈性上下班制,員工可根據身體狀況在一定範圍內調整上下班時間,也算是一種幸運。

與海外火力營業第一部的同事們溝通工作

封齋期間,阿武芝照常開展業務工作——參加社內外的會議,撰寫報告,與負責地區東南亞的生意夥伴舉行電話會議,有時還要出差。平時盡可能堅持不加班原則,但在必要時,也只能加班到晚上9、10點鐘。在齋月期間,基本上不加班,趕上會議延長實在無法趕回家吃開齋飯時,只能等日落之後先喝點水、果汁和椰棗來聊以充飢,回家之後再好好吃一頓。出差時,路途之中則根據伊斯蘭教規中有關「旅行」的規定停止齋戒,日後再補齋戒。在出差當地,則按照當地時間進行封齋。

(※1)^ 「齋月」,是伊斯蘭曆法中9月的別稱。穆斯林在齋月裏,從黎明到日落之前,禁止飲食、吸煙、性行為及其他惡行等行為,即進行禁止所有生理慾望的「封齋」修行。由於伊斯蘭曆法是太陰曆,每個月根據月亮觀測狀況為29天或者30天,每年的天數比公曆少11天左右。

  • [2016.11.02]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