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安保法制系列訪談
民主黨的基本方針:對遠遏制,對近現實——訪民主黨Next外務大臣長島昭久
[2015.10.0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安保法制審議工作已經啟動。民主黨安全保障專家長島昭久先生就集體自衛權問題表達了「雖不同意基於『新三條件』的武力行使方案,但也不全盤否定」的立場。他認為「安保法制的問題在於話說得太大」。

長島昭久

長島昭久NAGASHIMA Akihisa民主黨「Next內閣」外務大臣、東京都總支部聯合會幹事長。生於1962年,神奈川縣橫濱市人。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問題研究學院(SAIS)課程畢業。歷任防衛副大臣、內閣總理大臣助理(負責外交與安全保障)、防衛大臣政務官、眾議院安全保障委員會首席理事、外務委員會首席理事。科學技術與創新推進特別委員、美國外交關係協會高級研究員、約翰・霍普金斯大學(SAIS)賴世和東亞研究所客座研究員。

「走到這一步」的安保討論

——首先請問您對此次的安保法制作何評價?

長島昭久 我的第一感想就是,日本總算把討論工作推進到這一步了。當然,我也察覺出認為此舉「危險」的批判和憂慮情緒正在以戰時一代為中心的人群中蔓延。不過,上世紀80年代就已經出現了關於集體自衛權的討論,日美兩國聯手維護亞洲地區的和平與穩定仍將是今後不變的中心,而如何加強日美合作關係則是無可迴避的課題。

我認為需要思考3個問題。第1,應該如何應對安全保障環境的變化?第2,能夠促使日美同盟關係發展到何種成熟程度?如何才能朝著互利的、更加對等的關係這一方向發展?

第3,改革必須符合憲法的規範,而我們如何確定憲法的範圍?除了其與政府的「憲法解釋」之間的統一性將會受到考問外,還存在砂川判決(1959年12月)等司法部門做出的對憲法第9條的解釋。另外,立法部門也擁有有權解釋權,所以我認為通過這次安保法制討論是使之明確的一次好機會。

民主黨對「行使集體自衛權」的態度尚未確定

——民主黨內存在左右兩派,在安保法制問題上,黨內出現了分化。今後,民主黨將如何應對呢?

長島 我認為,莫如說民主黨現在以在野黨的立場來面對這個課題是一件好事。雖然要統一民主黨的意見並非易事,但如果不在某個階段克服這個問題,就無法重獲民眾將我們執政資格的信任。如何在憲法第9條的「理想」與安全保障的「現實」之間取得平衡,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戰後日本。然而,安倍政權展示的整套安保法制方案與民主黨追求的整體方案存在偏差。對此,我將在國會審議過程中尋求國民的理解。

——與自民黨有哪些區別呢?

長島 如果歸結為口號的話,那就是「對遠克制,對近現實,積極開展人道重建」。「遠」和「近」不僅包含了地理方面,還依據是否直接關係到我國的和平與安全的事態和現象這一標準進行了整理。

安倍政權以實現「無間斷安保」為由,試圖籠統採用相同的標準來處理直接關係到我國和平與安全的課題和不一定直接關係到我國和平與安全的、地球另一邊的課題。有些部分超出了現行憲法的規範。從運用的角度來看也屬於「過度延伸(overstretch)」,插手的事情太多。

針對集體自衛權問題,安倍政權正在推進的是基於非常模糊的「新三條件」的武力行使方案,而民主黨已經確定將反對此方案。但並未全盤否決未來行使集體自衛權的可能性。

比如,日美需要在飛彈防衛和周邊事態方面展開合作,而過去這在我國一直被認為是超越個別自衛權的做法,對此,民主黨並未否定憲法上存在可以允許這種行動的餘地。

  • [2015.10.08]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