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資訊庫
日美在廣島和長崎的和解過程
[2014.11.1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今年,美國大使又一次列席了廣島和平紀念儀式。距最終解決原子彈轟炸這一歷史問題還只差一步之遙。

美國大使第四次列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

今年,美國駐日本大使卡羅琳・甘迺迪(Caroline Kennedy)列席了8月6日舉行的廣島和平紀念儀式和9日舉行的長崎和平紀念儀式,悼念了原子彈轟炸死難者。這是去年11月上任的甘迺迪大使首次出席該活動。此外,她還在上任不久後的去年12月訪問了長崎市,並向和平紀念雕像獻花以示對死難者的悼念。

現職美國大使在原子彈空襲日列席廣島及長崎的和平紀念儀式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事情,前大使魯斯(John Roos)於2010年首先邁出了這一步。此次是美國大使第四次列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魯斯大使還列席了2012和2013年在長崎舉行的儀式。

如今,美國這個原子彈投放國的大使悼念廣島和長崎死難者已不足為奇了,但這在10年、20年前,則是根本無法想像的事情。兩國對原子彈轟炸的認識就是存在著如此之大的差距,它成為在日美之間推進第二次世界大戰相關國家之間戰後和解進程中的最大障礙,而該進程在同一時期的歐洲卻進展順利。這種對比在1995年初凸顯了出來。

史密森與德勒斯登的差異

1995年恰逢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50週年。美國的史密森學會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曾策劃了一個名為「艾諾拉・蓋(Enola Gay)50週年紀念特別展」的展覽會,著眼於向人們展示從人類首次使用核武器到冷戰以後的核武器擴散問題等各種史實。然而,由於受到來自退役軍人組織、聯邦議會和民間團體等方面的廣泛反對,該展覽不得不取消,博物館館長也被迫辭職。

而兩週後在德國的德勒斯登(Dresden),這個同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遭受了同盟國大規模轟炸,導致數以萬計民眾死亡,城市遭到摧毀的地方,舉行了「轟炸50週年追悼儀式」,不僅德國的政要外,甚至實施轟炸的舊同盟國陣營,也有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H.M. Elizabeth II)代表肯特公爵(Duke of Kent)和英奇(Peter Inge)陸軍元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沙利卡什維利(John Shalikashvili)到場列席(※1)。這種差異是如何產生的呢?

悼念,但不道歉

據說史密森學會的展覽策劃最讓反對者不滿的是關於廣島和長崎死難者人數的表述。針對美軍屠殺了大量普通市民的觀點,或者是對導致這種觀點的可能性,在美國人中有著根深蒂固的排斥和抵觸。時至今日,美國的主流觀點依然認為,與日本的戰爭是一場正義的戰爭,為了拯救其後計劃在日本本土登陸作戰的盟軍的生命,對廣島和長崎實施的原子彈轟炸是必不可缺的。而在日本,從和平組織到保守派,人們又一直普遍地將原子彈轟炸作為戰爭犯罪來譴責聲討。

然而在歐洲,重新統一的德國在推進與東歐國家實現最終關係正常化之際,一個思路變得清晰起來,那就是既要繼續嚴肅追究戰爭責任,但同時也要承認無論戰勝國還是戰敗國都存在戰爭死難者並加以悼念,通過這種形式實現了戰後和解。 「德勒斯頓和解」正是其中的一個例子,美英兩國的出席者決不是向戰敗國表示歉意,而德國也沒有要求道歉,大家只是一起追悼死難者。此舉著眼於未來,意在消除雙方情感上的芥蒂。

通向和解之路,僅剩數步之遙

不過日美之間,此後雖然進展緩慢,但在圍繞廣島和長崎問題上也開始出現和解的動向。2004年1月,美國駐日大使貝克(Howard Baker,時任)訪問廣島,向原子彈死難者慰靈碑獻了花(※2)。就在此前一個月,日本向伊拉克派遣了陸上自衛隊,它象徵著自90年代以來一度陷於所謂「漂流」狀態的日美關係,在小泉-布希時代變的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親密。

此後,日本發出了建議實現德勒斯登式和解的呼聲。前共同通信社華盛頓分社社長松尾文夫說,當時他提議雙方首腦相互在廣島、長崎和位於夏威夷珍珠港的美國海軍亞利桑那號戰艦紀念館(The USS Arizona Memorial)獻花,布希政府方面也或多或少地表示了贊成。在2007年洞爺湖G8峰會召開前夕的記者會上,被問及此事的布希總統回答稱「很感興趣」。與史密森學會的展覽爭議時期相比,令人有恍如隔世之感。

次年,為出席2008年G8眾議院議長會議而到訪廣島的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接受東道主日本眾議院院長河野陽平的建議,向原子彈死難者慰靈碑敬獻了花圈。作為回禮,河野議長後來也前往位於夏威夷珍珠港的亞利桑那號戰艦紀念館,並敬獻了花圈。兩位議長在各自國家外交禮儀上的地位排名都相當於第三位(美國的高低順序是總統、擔任參議院院長的副總統、眾議院院長。日本的高低順序是天皇、內閣總理大臣、眾議院院長)。如果以棒球作比,這就相當於已經打到第8、第9局的階段了。

什麼「為時尚早」?

美國總統歐巴馬於2009年首次​​訪日時,也在記者會上被問及是否會訪問原子彈轟炸地一事,他回答稱「如能成行,我將感到榮幸」。

據說實際上雙方在官方層面也曾討論過藉此之機到訪廣島的可能性,但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認為,「希望美國總統出於為原子彈轟炸道歉而去廣島訪問的想法,這毫無成功的可能性。初訪日本之際就把此事列入計劃之中還為時過早」,最後便不了了之了。野田政府時期,國會曾經追究過當時的具體情況,但因屬於外交問題,所以詳細內容未予公布。但是,還有一個事實,就是現在日本國內無論左派還是右派,都希望追究美國的「責任」並要求其「道歉」,這樣就無法實現對戰勝國和戰敗國的死難者進行「一視同仁的悼念」這種德勒斯登式和解。

德勒斯登式和解的倡導者松尾文夫認為,從美國國內政治形勢來看,歐巴馬總統「已經難以在任期內訪問原子彈轟炸地了」。不過,歐巴馬總統首次訪日以後,駐日大使年年列席和平紀念儀式,或許可以認為,消除有礙日美戰後和解最大芥蒂之路仍將不斷延伸下去。

年表  日美在廣島、長崎問題上尋求和解的20年

1995年1月30日 史密森學會國家航空太空博物館決定取消「艾諾拉・蓋50週年紀念特別展」
1995年2月13日 舉行德勒斯登空襲50週年悼念儀式
2003年12月15日 向伊拉克派遣陸上自衛隊
2004年1月29日 美國駐日大使貝克訪問廣島,向原子彈轟炸死難者慰靈碑鮮花
2008年9月2日 美國眾議院院長裴洛西為出席G8眾議院議長會議到訪廣島。向原子彈轟炸死難者慰靈碑獻花
同年12月29日 日本眾議院議長河野陽平訪問夏威夷珍珠港亞利桑那號戰艦紀念館並獻花
2009年11月13日 美國總統歐巴馬首次訪日。在日美首腦會談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如能訪問原子彈轟炸地將感到榮幸」
2010年8月6日 美國駐日大使魯斯出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
2012年8月6日 美國駐日大使魯斯出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
同年8月9日 美國駐日大使魯斯出席長崎和平紀念儀式
2013年8月6日 美國駐日大使魯斯出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
同年8月9日 美國駐日大使魯斯出席長崎和平紀念儀式
同年12月10日 美國駐日大使甘迺迪訪問長崎,並向和平紀念雕像獻花
2014年8月6日 美國駐日大使甘迺迪出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
同年8月9日 美國駐日大使甘迺迪出席長崎和平紀念儀式

 

(※1)^ 松尾文夫《歐巴馬總統在廣島鮮花之日》小學館,2009年

(※2)^ 廣島市和平紀念資料館主頁

標題圖片:美國駐日大使甘迺迪列席廣島和平紀念儀式(提供:時事通信社)

  • [2014.11.17]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