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 日本資訊庫
「戰後」首相談話及其背景的變遷
[2015.07.24]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戰後70週年的首相談話備受關注。繼日本首相的50週年談話和60週年談話之後,安倍晉三首相預計於2015年夏發表的70週年談話,將考驗安倍政府的歷史認識,成為一個外交大事件。此前主要只有中韓兩個鄰國關注這個談話,這次連美國政府也明確表示對談話內容的關注。關注的焦點是,談話是否繼承1992年「河野洋平官房長官談話」和1995年「村山富市首相談話」的內容。那麼,這兩個談話中什麼內容是應該被繼承的呢?進一步而言,為什麼日本政府關於歷史的談話,一直會成為長期的國際問題?讓我們來重新回顧一下。

早期的歷史教科書問題和宮澤喜一官房長官談話

事情起於1982年。當時日本的主要新聞媒體集中報道了這麼一條消息:在高中歷史教科書的審定過程中,文部省要求把「侵略(中國)華北」的表述修改為「進入華北」。事實上,這是源於電視臺記者在聯合採訪中有所誤解引發的誤報。但中國提出抗議,遂成為外交問題。

當時的鈴木善幸政府,以存在這一事實為前提,發表了宮澤喜一官房長官談話。鈴木首相進而訪華謝罪。並在教科書審定標準中加入了一條所謂的「近鄰各國條款」,即「在對待與近鄰亞洲各國之間的近現代歷史事件上,有必要從國際理解和國際協調的角度加以考慮」。

由於在沒有充分確認事實關係誤報的情況下就前去謝罪,並把1965年日韓邦交正常化和1972年日中邦交正常化時本已了結了的對過去歷史的謝罪問題舊事重提,正式認可因他國的批評而修改教科書的內容,這就使歷史認識問題變成了新的外交問題,日本國內對此的批評聲浪高漲。

宮澤喜一內閣官房長官關於歷史教科書的談話(1982年8月26日)

一、日本政府和日本國民深刻認識到過去我國的行為,曾經給包括韓國、中國等亞洲各國的國民以極大的痛苦和損害,站在反省和決心不能讓這類事件再度發生的立場上,走上了和平國家的道路。我國對韓國,曾在昭和40年的《日韓聯合公報》中,闡述了『過去的關係令人遺憾,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對中國,則在《日中聯合聲明》中,闡述了『痛感過去日本國通過戰爭,給中國國民造成重大損害的責任,對此進行深刻反省』的認識。這也就確認了,上述我國的反省和決心,這種認識現在也沒有任何改變。

二、該《日韓聯合公報》、《日中聯合聲明》的精神,在我國的學校教育、教科書審定之際,也當然應該受到尊重,而今天韓國、中國等國家對於此有關的我國教科書的記述,提出了批評。作為我國,在推進同亞洲近鄰諸國友好、親善的基礎上,要充分聽取這些批評,政府有責任予以糾正。

三、為此,在今後的教科書審定時,要經過教學用圖書調查審議會的審定,修改審定標準,充分實現上述宗旨。已經審定過的教科書,今後要迅速採取措施,實現上述同樣宗旨。在實施這些之前,作為措施,文部大臣要表明見解,使上述第二項宗旨充分反映在教育實踐中。

四、作為我國,今後也要努力促進同近鄰國家國民的相互理解,發展友好合作關係,對亞洲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穩定作出貢獻。

(出處:日本外務省網站)

在那之後,每逢發生歷史問題或者重要節點的年分,都不得不以「政府談話」的形式來應對。而且,談話的內容不能比1982年的談話倒退。無論那次談話,其目的都是為了平息歷史問題。但在戰後當時或邦交正常化談判時已經了結了的問題,過去較長時間後又再舊事重提,雙方的認識和想法出現乖離是很自然的,希望通過表述理念的談話就輕易解決問題,這也太勉強了。

  • [2015.07.24]
相關報道
系列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