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電視劇《半澤直樹》熱播想到的
[2013.10.0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一個不拘泥於傳統觀念的異類銀行職員,圍繞回收貸款問題,面對來自銀行內外的不正當壓力,如撼樹蚍蜉,逆流而進,奮力抗爭,這就是9月底播畢的企業類電視連續劇《半澤直樹》。它給人帶來淋漓暢快之感,創下了驚人的高收視率,那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定加倍奉還!」的經典臺詞,至今還深深地刺刻在觀眾的內心裏。這部連續劇為何反響如此強烈呢?了解其中的原因,或許會有助於你窺視現今的日本。

一部淋漓暢快的企業類連續劇

東京赤坂的TBS專賣店裏,熱銷中的各類《半澤直樹》相關商品(照片提供:日刊體育/Aflo)

此劇改編自當今首屈一指的企業類小說作家池井戶潤(50歲)的小說《我們是泡沫入行組》和《我們是花樣泡沫組》,描寫的都是泡沫經濟時期(1986-1991年)進入銀行的職員勾心鬥角,捲入種種糾紛的故事。他們參加工作20來年後,步入不惑之年,許多如今都身居管理要職,成為公司的骨幹人物和頂梁支柱。

連續劇的劇情十分簡單明瞭。前半部分的舞臺是大阪。分行行長將5億日圓貸款呆賬的責任轉嫁於融資課長半澤身上。義憤填膺的半澤,與分行長反目為敵,同時千方百計成功地追回了5億日圓。後半部的舞臺轉到東京。升任總行營業第二部次長的半澤,揭穿了頂頭上司常務董事的不正當貸款。此次,本屬銀行監管單位的金融廳也牽涉進銀行內部的權力之爭,暴露了銀行業務的陰暗面。

該劇雖然描寫的是銀行職員的現狀,但在對組織的忠誠心、思考模式等方面,和在典型的日本企業中工作的上班族沒有太大差別。出人頭地的慾望中,交織著羨望嫉恨等各種情念;蠻橫無理的上司,再加上勾心鬥角的同事。這就是職場的現實。

人事安排的不公正以及無法違抗上司的風氣,在任何國家任何組織中都是不足為奇的。

但是,對那些在歐美跨國公司工作的上班族來說,日本特有的「調動」方式,或許令他們難以理解。因公司工作需要而被調往子公司或相關企業工作,它給人的印象,幾乎在所有情況下都是負面的,帶有一種「左遷」的含義,當事者本人也有「貶黜流放」這種鬱鬱落寞之感。

高收視率,日本社會閉關自守的反映?

電視劇中也出現了這樣的情節。分行長欲將與上司作對的半澤調往泰國的相關工廠,但最終(因事情被揭露)自己被勒令外調。劇中還描寫了與半澤同期參加工作的職員在借調的公司中哀嘆抱怨的情形。徹底揭發了常務董事不正當行為的半澤本人,或許是因為其所作所為有過分之嫌,最後也被董事長「發配」到證券子公司任職。

這裏值得注意的是員工對公司方面的調動命令可謂唯命是從這一點。他們服服帖帖地俯首聽命,絲毫無意對組織「舉旗造反」,更別說向法院提出上訴了;同時,也不見有人與這樣的組織一刀兩斷,果敢地出去尋覓一片新的天地。

2013年的日本,正在通往全球經濟的道路上快馬加鞭。當今所需的人才,不應該是那種對不正當的人事調動、不合理的懲罰唯唯諾諾逆來順受的員工。不懂得抗爭的員工及企業無法生存,這就是國際市場弱肉強食的競爭規律。

為《半澤直樹》歡呼喝彩的人中,絕大多數無疑是在現代日本企業中工作的上班族。他們狂熱支持該劇的原因,似乎還可以認為是出於他們對自己未能成為「半澤直樹」的悔悟。《半澤直樹》創下的高收視率,不正是現在日本的企業界閉關自守、國際化舉步維艱的寫照?

撰文:長澤孝昭(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 高級編輯)

  • [2013.10.08]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