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中國的全球股市下跌狂潮衝擊日本
日圓升值、安倍經濟學的局限性、擔心「爆買」不再
[2015.11.25]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從6月份開始中國股市暴跌,8月份人民幣匯率下調。以此為發端,源自中國的經濟憂慮情緒衝擊全球。以8月下旬滬市再跌為導火線,引發了東京、倫敦、紐約等全球股市同時下跌。

隨著中國經濟狀況的風向轉變,投資資金的迴避風險從股票擴展到了外匯和商品期貨市場,導致日圓對美元匯率一度攀升至1美元兌116日圓。在日本國內,汽車、建築機器等對華相關企業的股票自不待言,甚至由於擔心支撐日本經濟景氣的中國遊客「爆買」欲衰減,連百貨公司等零售業的股價也紛紛下跌,引起廣泛關注。

「5兆元」救市措施,效果仍是一時性的

從6月中旬到7月上旬的短短3週時間裏,上海綜合指數創下了從最高點(5,178,6月12日)異常暴跌35%的紀錄,成為本次股市震蕩的開端。同一時期,東京市場日經指數下跌638圓成為19,737圓,創年初以來的最大跌幅。而紐約市場道瓊指數則暴跌261美元,創5個月以來的新低。

對此,中國政府先是讓央行再次下調利率、擴大資金供應,然後又相繼採取了由主權財富基金買入交易所交易基金(ETF)、放寬信用交易限制、大型證券公司自營股票盤不減持並擇機增持等救市措施。據稱救市資金「總額高達5兆元人民幣」(路透社)。

4月份,連中國共產黨機關報《人民日報》都發文對股市高漲表示歡迎,政府當時也認為這對國有企業改革有利而持鼓勵態度。正因此如此,當股市暴跌時,占股市交易額80%的個人投資者便紛紛呼籲政府採取對策。股市暴跌成為政治問題,看來政府已經無法置之度外了。之後,上海和深圳兩市大約900家公司自發申請停止買賣。7月下旬,在有限制的情況下,股價從谷底反彈了20%以上。

對於這一時期股市暴跌的局面,有人冷靜看待,「自去年11月份下調利率以來,資金從不動產市場流入股市,導致股價出現異常上漲,這種上漲沒有什麼合理的理由」(瀨口清之,佳能全球戰略研究所研究主幹)。市場也暫歸平靜了。但是,中國政府所採取的措施被認為與尊重市場的歐美做法不同,是一種「特殊的應對措施」。因此在國際社會的投資者之間埋下了不安的種子。

首次激進引導人民幣貶值

8月11日至13日,中國人民銀行(中央銀行)下調人民幣匯率,更加刺激了這種不安心理。人民幣的基準價3天合計大幅調整了4.65%,8月13日甚至一度達到1美元兌6.4489元人民幣。這與2011年7月份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趨勢是逆向而行的。自2005年中國採取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以來,原本容忍並引導人民幣升值的中國,第一次這麼激進地引導人民幣貶值。

中方聲稱,這次匯率下調是為回應「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要求人民幣匯率須如實反映市場實際情況」所作的調整,但不可否認也有藉此提振出口的一面,如此更引發了市場的擔心——「中國的經濟狀況,難道已經糟糕到了需要靠人民幣貶值來提振出口的地步了嗎?」12日晚上更是雪上加霜,中國北部重要的中心城市天津發生了化學工廠爆炸事件,造成了100多人死亡。粗放的化學品管理方式、消防體制的現狀以及受害的嚴重程度,事後逐漸曝光。這更加深了日企對中國經濟和治安狀況普遍不安的感覺。

到了8月下旬,上海綜合指數連續4個營業日下跌,乾脆利落地被擊穿了3,500這一市場人士認定的中國政府防守底線。8月25日則時隔8個月後跌破3,000大關。年初以來上漲部分幾乎又跌光了。隨之在東京市場,日經指數連續下跌6個營業日,是安倍內閣上臺以來持續下跌時間最長的一次,時隔半年再次回到18,000日圓以下,甚至出現了「依賴股市上漲和日圓貶值為推動力的『安倍經濟學』,其局限性已經顯現了」(《朝日新聞》社論)的聲音。接著,紐約道瓊斯指數也下跌了1.3%至15,666美元,創造了一年半以來的收盤新低。「全球股市同步下跌」成為現實。

為此,中國政府23日之後迅速發布了一系列政策:1)養老金(總資產約70兆日圓)入市;2)自去年11月以來,第5次下調利率和存款準備金率; 3)提供1,400億元(約2.6兆日圓)的流動性。接下來,紐約市場對此表示好感,出現了時隔6年10個月的最高漲幅,次日東京市場也終於擺脫此前一系列的負面連鎖反應。

  • [2015.11.25]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