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北方領土爭端的日俄關係之深層

鈴木美勝 [作者簡介]

[2012.02.2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在俄羅斯“回歸”普丁體制被指毫無懸念的形勢中,俄外交部長拉夫羅夫訪問日本,與玄葉光一郎外相舉行了會談。雖然在北方領土這一焦點問題上未能取得實質性進展,但吹散了近兩三年來籠罩著日俄關係的陰霾,在現任首相普丁將重登總統寶座前夕,兩國關係得以重新洗牌。當前,日本外交需要立足於中長期視野,尋求應對普丁體制的戰略。

拉夫羅夫外長的柔性外交

日俄關係自2009年7月自民黨政權末期時開始惡化,到民主黨政權前期的2010年的11月1日,因梅德維傑夫總統訪問國後島,更使兩國關係降至冰點。為此,兩國利用在橫濱舉行APEC峰會的機會舉行了日俄首腦會談(同13日),避免了兩國關係的進一步惡化,但在其後並未見有明顯改善,兩國間依舊處於關係緊張狀態。

此次的日俄外長會談的關鍵,在於“沒有互揭瘡痂”(外務省高級官員語)。兩國外長一致認為,“儘管兩國的立場有很大不同,但不擱置問題,在平穩的環境下依據兩國間迄今簽署的文件以及’法與正義’的原則,為解決問題展開議論”,但雙方都始終保持了克制,沒有涉及更進一步的內容。被評為“生來就不怕打嘴仗的辯論家(美國前國務卿萊斯語)”拉夫羅夫外長,在日本的外交人士中一向以善於挑釁、傲慢不遜的言行而知名,這次在聯合記者招待會上卻有不同的表演。

首先他就兩國達成一致的事項做了耐心說明,對於領土問題只在最後蜻蜓點水般地輕輕帶過。“希望尋求雙方都能接受的解決辦法”、“作業中不要感情用事”、“努力迴避挑釁性的言辭”等,做了一番柔性發言。

正因為“拉夫羅夫外長能長任外長一職達7年之久”(外務省人士),從他的外交舉止言行中可以窺視出難以對付的一面。在記者會快要結束時,急忙轉身重新面向前方,再次拿過麥克風:“還想再說明一點。在六方會談的同時,還必須解決綁架問題。我們完全支持日本的立場。”

此舉著實令在座的外務省高官驚訝不已:“拉夫羅夫如此言及綁架問題還是頭一次。這也表明他想給日本國民留下好印象,一定是意識到普丁而特意上演的插曲”。

對普丁“第三屆政權”的期待與不安

進一步推進北方領土的“俄羅斯化”、還有今年9月將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舉辦APEC峰會,而今開始向“普丁歸來”、“恢復帝國的榮光”啟動的俄羅斯,正試圖轉換梅德韋傑夫時代的對日政策。對俄羅斯來說,與龐大國家中國有著世上罕見的漫長邊界,打“JAPAN”牌將是對付中國的有效手段。

基於俄羅斯這種戰略意圖,日本政府能制定何種戰略呢?

考慮這個問題的有二個要點。

第一點,俄羅斯總統的任期由4年延長到6年。如果考慮到政權交接後有1年的整頓和準備時間以及最後1年的重選戰略期或者說跛腳鴨(指任期屆滿的議員或總統)期,那麼可用於處理難題的時間將由2年延長到4年。這一時間的變化,意義非同小可。為此可以認為,“俄羅斯政治家中最了解日本的普丁再次當選總統,對日本來說無疑是機會”(外務省高級官員語)。反之,如果無法與普丁的“第3屆政權”成果地構築信賴關係,不健全的日俄關係最壞將有可能持續12年之久。

第2點,是難以想像普丁總統會重演第1屆、第2屆政權(2000-2008)時期那種無可比擬的強大統率力。“普丁的強大,起因於直線上升的資源經濟這一與國力的膨脹共同具有的權力。如今巔峰已過,所以不會有超過前期強大政權的普丁新政權的出現”(外務省高級官員語)。

目前的實際情況是,在去年12月的俄羅斯下院議員選舉中,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議席劇減,削弱了政權基礎。雖然沒有人預計普丁會在3月份的總統選舉中敗北,但是存在著第一輪投票結果難定,需要進行決選投票的可能性。這次選舉將成為衡量普丁政權基礎強弱的尺度。

玄葉外相與前原前外相

日本方面如何與俄羅斯對峙,決定其方式方法決非一件易事。

在已成為某種“施壓集團”的言論界,鳴響著針對政府對俄政策的通奏低音,日俄間的“四島一併歸還論”、“二島歸還論”已通過傳媒喧囂甚久。考慮到這些因素,日本方面為解決領土問題該怎樣找尋著陸點並展開“平靜的對話”呢?是否該打出“2島+α”謀求和解呢?這將牽涉到鈴木宗男(原官房副長官)、佐藤優(原外務省主任分析官)等反外務省派的主張。另外,圍繞這一問題的各種人際關係也很複雜,頂樑柱便是在松下政經塾同年級的玄葉外相和曾任外相的民主黨政務調查會長前原誠司。已開始瞄準首相寶座的二人,圍繞對俄關係,競爭意識日漸加強。拉夫羅夫外長之所以在日俄外長會談之後,接著又分別會見了與普丁總理個人關係良好的前首相森喜朗、前外相前原,也是考慮到普丁回歸後的對日關係。

普丁“第3屆政權”的誕生,對日本來說也許是機會,但對手是俄羅斯。極其慎重的應對必不可缺。因為,無論對過分煽動烤鰻魚美味的樂觀論者和好似受了莫大委屈的對蘇強硬論者來說,它都將作為雙方留下的產物,載入日俄領土問題的史冊。

  • [2012.02.29]

時事通信社評論委員。《外交》前總編。早稻田大學政經系畢業後,進入時事通信社政治部。歷任華盛頓特派員、外務省、首相官邸、自民黨各記者俱樂部組長,後來擔任過政治部副部長、紐約總局局長、評論副委員長、編輯局總務、時事Janet總編。著書有《延續至今的「戰敗國外交」》(草思社)、《小澤一郎為何會被TV施暴》(文藝春秋)等。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