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制度改革這個“妖魔”

人羅格 [作者簡介]

[2012.04.2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日本眾議院小選舉區中大都市圈與地方的所謂“1票之差”(每張選票分量的差異,即每張選票價值的不平等——譯註)問題,其糾正工作處於停頓狀態。最高法院下達違憲判決後,已經擱置了近一年時間。政府審議會根據人口普查實行的選區調整作業也在凍結之中迎來了法律規定的督促期限。

糾正工作未能取得進展,其原因在於圍繞選舉制度徹底改革所展開的超黨派間的討價還價。即便可以先行解決1票之差,圍繞徹底改革的明爭暗鬥猶如“妖魔”般一直影響著政治的走向。

圍繞小選舉區的“百年戰爭”

眾議院議員由每個選區1人當選的小選舉區(定額300人)和各政黨的比例代表(按照各政黨所獲選票數在總票數中所佔比例分配議員席位——譯註)(定額180人)兩種方式產生。但是,去年3月最高法院就2009年眾議院選舉中發生的小選舉區人口與議席分配的差距達到2.3倍一事,做出了違憲的判決。判決書要求廢除為各都道府縣首先確保1席的分配方式,因此迫使立法機構作出迅速反應。

但是,雖然民主、自民兩黨就在5個縣分別減少1席的方案(0增5減案)達成了協議,但是調整工作並未取得進展。這樣下去,即便盡快著手實施,在新選舉區下進行的選舉也要等到2012年年末以後。

令事態複雜化的原因,在於其關係到選舉制度本身的徹底改革問題。對民主、自民兩黨擁有影響力的公明黨提出,在改革一票之差的同時,引進被稱為“小選舉區比例代表並立制”的選舉制度,要求實現徹底改革。

“並立制”的機制,是在小選舉區獲得議席越多的政黨,越難在比例代表選舉中獲得議席,它有利於重視獲取比例代表議席的中小政黨。民主黨迄今之所以對實施“0增5減” 案態度慎重,是為了避免因消費稅增稅等問題在國會上與公明黨產生徹底的對立,因而對並立制採取了妥協讓步的姿態。

但是,從結論而言,要在本屆國會上為“並立制”的實施鋪平道路,其難度是極大的。因為對於在維持小選舉區制度的同時,又要照顧中小政黨的方式,在民主、自民兩黨內部存在著強烈的慎重意見。

其代表勢力,主張徹底的改革,修改現行的小選舉區制度,恢復在1個選舉區內多名候選人當選的中選舉區制度。以民主黨的渡部恆三、自民黨的加藤紘一兩位資深議員為代表的議員聯盟,在2月23日召開總會,一致同意致力於在下次大選中引進中選舉區制度。這次總會有90多名眾議院議員參加,議員聯盟的150名成員中還包括有森喜朗、麻生太郎兩位前首相的名字。

眾議院的選舉制度於1994年通過了選舉制度改革法,將此前的中選舉區制改為小選舉區制,並從1996年的選舉中開始向新的制度過渡。這個制度改革標榜的是實現以政策為中心的選舉和解決“政治與金錢”問題。當時以自民黨和舊社會黨為中心,展開了贊成派與反對派之間激烈的內部鬥爭。圍繞小選舉區制度的是是非非,如今依然爭論不休,像“百年戰爭”一樣糾纏不決。在小選舉區制度下持續至今的“政治優柔寡斷”狀態、依舊不絕於耳的政治與金錢醜聞、對於活化政策討論效果的質疑等等,都推動了恢復中選舉區的主張。公明黨本來對中選舉區就有自己的理解。還有揣測認為,如果將來民主黨、自民黨的大聯合構想一旦啟動,那麼在中選舉區制度下,就有利於候選人的調整工作。

另一方面,擁護小選舉區的議員當中,有很多人主張廢除比例代表制,實行所有議員從小選舉區中產生的單純小選舉區制,意圖進一步推進兩大政黨化的實現。如果從這一立場出發,那麼中小政黨得以維持存在的“並立制”,只能稱作“改惡”,別無其他。

當然,“觀察選區的情況,就能明白每一位議員的動向”這種個人的因素也有密切關係。我們應該留意到,選舉制度的徹底改革問題,作為“幕後的主角”左右當前政局的可能性,比人們意想的會更高。

  • [2012.04.25]

每日新聞論說委員,出生於北海道札幌市。1985年進入每日新聞。1989年開始採訪政治,曾任駐首相官邸負責人、政治部副主任之後任現職。

相關報道
其它專欄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