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東北——風土、人、生活”攝影展

飯澤耕太郎 (攝影評論家)[作者簡介]

[2012.10.2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目前,一個以日本東北地區為主題的攝影展正在世界各地巡迴展出,其作品均出自日本著名的各代攝影家之手。筆者非常希望大家能去接觸一下這些刻畫了日本東北的風土和百姓生活的攝影作品。

展現3.11前東北的歷史和風土

2012年3月,“日本東北——風土、人、生活”攝影展(國際交流基金主辦)首先在中國北京和義大利羅馬拉開帷幕,並隨即開始了在世界各地的巡展。該攝影展選取19名日本攝影家的約120件作品,全方位地展現了日本列島中第一大島——本州島東北地區的歷史、風土、民俗和人們的生活。

參展攝影家包括千葉禎一、小島一郎,芳賀日出男、內藤正敏、大島洋、林明輝、田附勝、仙台Collection、津田直、畠山直哉等9人和1個團隊。千葉和小島帶來了20世紀50-60年代拍攝的農村題材作品;芳賀、內藤、田附三人帶來了關於東北各地民俗禮儀和節慶活動的作品;大島和畠山將自己的個人經歷與故鄉的面貌融為了一體;林的作品反映了東北地區美麗的自然景象;津田試圖通過繩文時代的遺跡探求日本人精神的起源;而伊藤Toru率領的“仙台Collection”則以團隊的形式拍攝了宮城縣仙台市的“無名風景”系列作品。參展作品所涉及的內容豐富多彩。就時代來看,從千葉和小島拍攝的20世紀40-60年代的作品到田附、津田和畠山在進入本世紀以後拍攝的作品,時間跨度極大。即便如此,只要欣賞了這些作品,想必大家的腦海中都會鮮明地浮現出原本並不太熟悉的東北地區的形象。

刻意不選震災後的照片

毋庸贅述,策劃這個攝影展的契機,是2011年3月11日發生的東日本大地震。強達9級的大地震以及緊隨而來的巨大海嘯,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損失,死亡及失踪人數近兩萬人。同時,因福島第一核電廠反應爐冷卻用電源失靈而引發的重大事故,致使大量居民被迫離家避難。地震發生後,重災區岩手、宮城、福島等縣以及東北各地的地名開始頻繁出現於各種傳媒。然而,儘管受災情況得到了細緻的報道,但東北地區的歷史、人們的生活等似乎很少被提及。

“東北——風土、人、生活”展,可以說是力圖填補地震和海嘯帶來的非日常性與過去的日常生活之間空白的一種嘗試。參展作品中,本來可以選擇加入一些反映“3.11”受災情況的照片。可是,這次刻意沒有選擇那些震災後的照片。首先,正如前文所述,報紙、雜誌和網站上已經充斥了太多的災區照片,主辦方認為沒有必要在參展作品中再加入這些東西;另一個原因,是本次展覽的目的在於著重展示東北地區的歷史風貌,也就是其成長發展的一面。

繩文文化的精髓傳承至今

這些作品所體現的,是色彩鮮明地留存於東北的精神、文化性風土中的繩文文化的重要性。繩文文化是15000-3000年前古人定居日本列島後出現的一種文化,以採集和狩獵為中心,還製作出具有獨特繩節圖案的繩文土器等,具有極為豐富的精神性。儘管東北地區曾是繩文文化影響最深的一片土地,但在後來卻作為落後的未開發地區納入中央政權管轄之下。然而,東北民眾的生活中很好地傳承了繩文文化的傳統,在與超自然力量交流的同時,通過製作土器和宗教儀式來體現其旺盛的生命力。

在欣賞本次參展攝影家作品的過程中,彷彿能夠感受到那種繩文精神通過各種形式顯現出來。芳賀日出男和內藤正敏拍攝的關於民間信仰儀式的照片自不用說,無論是大島洋和畠山直哉作品中的日常景象,還是林明輝和津田直拍攝的宛如繩文人眼中的美麗而神秘的風景,無一不散發著那種傳統的鮮活氣息。我在組織此次攝影展的過程中也再次認識到了這一點。

偏遠的“東北”,文化重建的動因

仔細想起來,“東北”,即East-North這個地名可以說極富啟發意義。它表示這個地方與中央政權及文化存在一定距離,是一個邊遠之地。從這個意義來說,“東北”不僅是指日本的一個地區,還具有一種普遍性的概念。對歐洲而言的“東北”就是俄羅斯,對俄羅斯而言的“東北”則是西伯利亞。當中央因全球主義而趨向均一、死板僵化、不斷陷入窘境之時,“東北”的遙遠偏僻或許反而會成為一種動因,有助於我們激活融會貫通於自然的豐富文化。

對於出身於宮城縣、老家在仙台市宮城野區的我來說,參與本次攝影展的策劃工作,可謂感慨良深。儘管母親和妹妹在震災中均平安無事,家裏也未受什麼損失,但當時海嘯已迫近到距他們數公里之處,真可謂是咫尺之遙。參展攝影家中,有些人像來自岩手縣陸前高田市的畠山直哉一樣在海嘯中失去了老家和親人。即便如此,想必他們今後仍然會繼續從事攝影,並將拍下的照片整理成作品。我衷心期待,通過他們的工作,能讓更多的人們感受到“東北”的潛在力量。

文:飯澤耕太郎(攝影評論家)
協助:國際交流基金

  • [2012.10.23]

攝影評論家。著作《攝影美術館歡迎您》(講談社現代新書)榮獲三得利學藝獎,《“藝術寫真”及其時代》(筑摩書房)榮獲日本寫真協會年度獎。經常出任攝影徵集展的評審,並積極參與攝影展的策劃等工作。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