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備前燒」——「人間國寶」伊勢崎淳的世界

大橋弘 (攝影)[作者簡介]

[2012.12.3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伊勢崎淳是「備前燒」陶藝領域的人間國寶。他充分運用傳統工藝,在作品中不使用任何釉藥,通過長時間焙燒完成,開闢出「備前燒」陶藝的新天地。

伊勢崎淳 ISEZAKI Jun
1936年出生於岡山縣備前市,是陶藝家伊勢崎陽山的次子。岡山大學特設美術專業畢業,擔任一年高中教員後,開始了陶藝生涯。2004年被評選為「人間國寶」。

閒寂幽雅的陶器

伊勢崎淳在2004年被評選為「備前燒」的「人間國寶」(※1)。「備前燒」是岡山縣備前市伊部一帶燒製的陶器,已經有近千年的歷史。平安時代末期(12世紀)就出現了窯廠(※2),那裏出產的茶具深受講究閒寂幽雅趣味的「茶人(愛好、精通茶道的人)」們的喜愛,桃山時代(16世紀後半期)的一些名作至今仍受到人們的珍視。

「備前燒」的魅力在於它的淳樸無華。

既不上釉藥,也不繪彩。花費長達兩週的時間烘焙燒結,在這個漫長過程中發生的窯變(※3)才是「備前燒」的命脈。

「備前燒」陶器使用的粘土耐火性差、收縮率大,遇上急劇的溫度變化時很容易破損,所以誕生了花費較長時間漸漸提高窯內溫度的焙燒技法。

窯變催生天然奇色

「讓泥坯與窯火充分地相互作用,窯內就會出現意想不到的變化,產生出各種深邃莫測的窯變效果」,伊勢崎說道。

「不過,這並不意味著一切聽從於偶然。在製作『備前燒』時,裝窯工序十分重要。要算好窯火從哪里通過,灰塵怎樣落下,然後再決定將泥坯放在何處以及如何放置。可是,裝窯這件事,同時也要藉助神力。有時你會看到非人力之巧所能及之奇色。只有窯火帶來的偶然性和陶藝家的意圖相結合,才能誕生出令人心滿意足的『備前燒』。」

裝窯、燒窯、冷卻、出窯,完成所有這些工序大約需要一個月左右時間。伊勢崎每年燒兩次窯,每到出窯,無論何時,心中都充滿了期待與不安。

傳統與創新的融合

迄今為止,在「備前燒」陶藝領域已經有4個人(※4)被評選為「人間國寶」。伊勢崎的獨特之處在於他那時尚的造型感覺。他深入研究了「備前燒」的歷史,甚至復原了中世紀的窯爐(※5);與此同時,他還同Isamu Noguchi(1904-1988)、池田滿壽夫(1934-1997)等藝術家積極展開交流,在「備前燒」領域開闢出一片新天地。從傳統的茶具到造型藝術作品、裝置藝術,他每年都會發表不拘一格的嶄新作品,是深受海內外關注的為數不多的陶藝家。

「為了彌補陶土的弱點,先人們付出了大量心血與汗水,才摸索出了現在這種『備前燒』的製作技法。所謂傳統,說到底就是深深紮根於當地的東西。正因為有了這種傳統,我相信『備前燒』作為陶藝能夠獲得新的發展。我會充分利用先人們累積留傳下來的遺產,不斷摸索新的表現形式,爭取能夠從我這裏傳承給下一代某些有價值的東西。」

 

(※1)^ 日本的「人間國寶」,正式名稱是「重要非物質文化遺產持有者」。在工藝技術或表演藝術領域裏具有較高歷史性或藝術性價值的無形文化遺產中,日本政府文化廳對那些掌握了「絕技」「絕藝」人,授予「人間國寶」的稱號,列為傳承保護的對象。

(※2)^ 當瀨戶(愛知縣瀨戶市)開始大量燒製陶器的時候,在備前(岡山縣備前市)、常滑(愛知縣常滑市)、越前(福井縣越前町)、信樂(滋賀縣信樂町)、丹波(兵庫縣今田町)也出現了生產陶器的窯廠。包括瀨戶在內的六處窯廠至今仍在生產陶器,被稱作「六古窯」。它們與來自中國大陸和朝鮮半島的外國人開辦的近代窯廠不同,是之前便存在於日本的窯廠。

(※3)^ 一般是指在燒製過程中產生的胎質及釉藥的不確定性自然變化。「備前燒」的窯變是指泥坯的一部分燒製時被埋在了灰裏,從而產生成了焦褐色、青灰色、棕色甚至猩紅色等多種色彩。據說只有在容易落灰的爐口附近才會燒出鬼斧神工般的窯變珍品。

(※4)^ 金重陶陽(1896-1967)、藤原啟(1899-1983)、山本陶秀(1906-1994)、藤原雄(1932-2001)。

(※5)^ 指的是在山坡的斜面上挖出的隧道型「穴窯」,上部用泥土覆蓋。在備前,近一百年來不曾採用穴窯燒陶,主要是「目仔窯」。目仔窯建在丘陵斜坡上,由多間串連在一起的窯室組成,適合大量生產質量均一的陶器。

攝影:大橋弘

  • [2012.12.31]

攝影師。長期以來從事以日本各地承傳至今的手工業和傳統飲食為主題的拍攝工作。攝影集有《1972青春軍艦島》(新宿書房)、《苔之宇宙》(CO-2)等。

website:http://www.hiroshiohashi.com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