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日本的梯田美景

Kit Takenaga [作者簡介]

[2014.12.1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日本的山地占國土的70%,農民們數百年來在那裏開墾的層層梯田,如今正漸漸消失。在這裏,讓我們通過照片,欣賞梯田四季的美景,同時來認識這些寶貴的自然遺產、產業和文化遺產。

走向消失邊緣的梯田

有「日本的金字塔」之稱的梯田,是農民代代開山造田的血汗結晶。看著眼前那幾個世紀以來先人們歷經千辛「雕塑」出的壯觀景象,不禁在心中激起了對他們辛勤勞作的無限敬意。

狹窄而陡峭的梯田遭到廢棄

圍繞梯田,環境發生突變是在上世紀50年代中期之後。插秧機、中耕機等的出現,推進了農業機械化的發展;化肥、農藥的普及,令單位面積產量大大提高。其結果是,梯田因不適宜於大型農業機械的耕作而遭廢棄,而農業人口的老齡化和農業生產後繼乏人問題,又進一步加快了這一趨勢。日本各地隨處可見的梯田美景正在迅速消失,無法引起人們的興趣和關心。

帶著一種如夢如幻的心境,我用鏡頭記錄了梯田行將消逝的景象。10餘年來,在拍攝各地梯田的過程中,我認識到,實際上是梯田把自然和人類聯繫起來,在那裏你看到的是一幅又一幅極其生動充滿著活力的生產場景。

對梯田之愛

讓我第一次為之感動的經歷,是在新潟縣松之山町(現在的十日町市)看一個祈願豐收的焚火儀式「Dondo燒」。時間是1月15日,村民們在梯田裏高高地堆起秸稈稻草,之後點火焚燒。這火,是正月裏獻給田地神明的。村民們圍聚在火堆周圍,相互敬酒對飲,祈求豐年。

祈願豐收的焚火儀式「Dondo燒」

那裏地處「雪國」,農田湮沒在厚達數公尺的積雪下,凜冽的寒風鑽心刺骨。前來參加儀式的多數是老年人,他們個個精神矍鑠,歡聲笑語不絕於耳。儘管農活要在好幾個月後才開始,但他們卻冒著嚴寒來到田間,敬拜田神地祇——這是不喜歡農活的人辦不到的事情。

初春,農活首先從育苗開始。挑選稻種,消毒之後浸泡在溫水中使其發芽。同時還要犁地耕田,修整田埂,引水泡地,平整水田。之後,把苗床上培育的秧苗插種到田裏。從春天插秧到秋天收割,期間農民們要時時割草除草,管理灌溉用水等,勞作繁重,難​​得有喘氣歇息的機會。

務農者多為老年人,但在他們身上看不出絲毫失意和絕望

因為梯田的農活很多都需人工完成,據說比平地上的農田需要多花5倍的時間。當然,不只是時間,體力的消耗也更大,所以對老年人來說,是非常繁重的勞動。

但是,這裏的農戶,個個精神煥發,樂在其中。一位老農雖然已經把家業傳給了兒子,但還是每天去田裏工作。平時滿口說著「吃力」「真累」這類牢騷,但他兒子悄悄地告訴我,「如果不做點什麼農活,他肯定會難受死的」。

重新發現梯田的價值

有幸的是,近年,日本人又開始​​探索起梯田新的價值了。梯田的作用不僅僅是種植水稻,它具有暫時儲備雨水的功能,可以防止雨後山崩、坍方;它還能在保護自然環境和生物的多樣性、維護日本的美麗景觀等方面發揮積極作用。這種多方面的價值是不能單純用生產力來衡量的。

梯田不單純是稻田,它還是許多動物的棲息之地

著眼於梯田的這些多樣性價值,保護梯田的運動也呈現活躍的傾向。政府對梯田保護發放各種補貼,民間則通過建立梯田所有人制度等方式,力圖在一般市民中擴大參與稻作的人數,同時還嘗試把梯田美景作為觀光景點進行大力推介。

通過接觸那些為梯田的未來而不辭辛勞的人們,我堅定了一個認識,那就是日本的梯田儘管確實會趨於減少,但它們不會消失。

 

  • [2014.12.19]

自由攝影師。1948年生於福岡縣。鹿兒島大學畢業,做了30年上班族後,轉行當了職業攝影師。2003年開始發布電子讀物,連續三年獲得電郵雜誌《Magmag》評選的藝術文藝類大獎。攝影集有《留在心中的風景 日本的梯田》(PIE BOOKS)和《Rice Fields in Japan》(電子書籍)。著書有《數位照片的學校》(雷鳥社),《數位攝影技術講座 攝影學校》(臺灣尖端出版社)等。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