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祭堂——白雪皚皚的東北山村中,傳承了1300年的舞樂

地藏Yukari (攝影)[作者簡介]

[2017.04.2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祭堂」,是1300年前由來自京城的樂師們傳授的舞樂,經歷了多次瀕臨失傳的危機,艱難地延續到今天。本文通過1位數次獲獎的攝影作家的鏡頭,為讀者展現「祭堂」傳承者們的身姿。

「yonyarae」,「soryansae」,白雪皚皚的山村,迴蕩著年輕人們生氣勃勃的聲音。秋田縣鹿角市八幡平的大日堂(大日靈貴神社),地處秋田、岩手、青森三縣交界,氣溫最低可達零下20度。每年1月2日,來自4個村落的「能眾」(舞者)聚集於此,以各式各樣的舞蹈供奉神明。這便是被稱為「祭堂」的祭祀活動。

多次瀕臨失傳危機

距今已傳承1300年的「祭堂」,曾多次瀕臨失傳的危機。由於數度遭遇火災,記載其歷史的古代文獻及佛像,幾乎已被燒毀殆盡。因此,「祭堂」的再現僅能依靠年長者的口頭傳承。此外,還遭遇過表演五大尊(※1)舞必不可少的貼金面具被盜事件,以致4個村落的祭神儀式全部被迫中斷。

至於「大博士」(大日如來)在舞臺上詠唱的「誦念詞」,長久以來也都依靠口頭傳承。但是,由於繼承者猝死,「誦念詞」已經無人知曉。據說現在,表演者只是模仿誦經的樣子。

嚴格的齋戒

在表演舞樂前,舞者必須進行嚴格的齋戒,淨身慎心。修行時間有人長達48天。期間,夫妻須分房而眠,要避免在舞者家裏生育,不可前往死者家中,不可食用飛禽走獸。舞者們通常從事的職業,大多是木工、農民、消防員、理髮師、公司職員等,工作繁重,因而對他們而言,控制飲食是一件非常艱辛的事情。

另外,在部分村落如今依然保留著一種被稱為「水垢離」的做法——在冰寒徹骨的清晨,用冷水沖澡,以求洗刷自身的罪孽與汙穢,潔淨身心。

嚴峻的傳承問題

舞者「能眾」大多依靠世襲傳承,但也有因種種原因而導致無人繼承的情況。特別是需要3名孩童一同表演的「鳥舞」,在少子化的日本,舞者的數量難以保證,實在令人苦惱。

為了將美妙的舞樂代代相傳,當地的人們克服了不計其數的困難。他們對故土的熱愛,無時無刻不賦予我生活的希望與勇氣。

拍攝、撰文:地藏Yukari

標題圖片:行走在深厚的積雪中跳著鳥舞的孩子們

(※1)^ 五大尊:即五大明王,佛教用語,指不動明王、降三世明王、軍荼利明王、大威德金剛與金剛夜叉明王——譯注。

  • [2017.04.24]

音樂大學畢業後成為作曲家,同時兼任程式設計師。獲STEIDL BOOK AWARD大獎,攝影集預定由德國Shutaideru出版社出版。在世界各大攝影比賽中獲得大獎或名列前茅,其中包括鏡頭文化新人攝影獎(LensCulture Emerging Talent Award)、美國Critical Mass攝影節50組優秀攝影作品、IPA國際攝影大獎、法國PX3攝影大獎賽、索尼世界攝影獎(SWPA)、《國家地理》雜誌、日本攝影家協會(JPS)攝影比賽、愛普生攝影大獎賽等。曾在佳能和索尼的畫廊舉辦個展。作品不僅被《紐約時報》刊載,還被收藏於歐美的一些美術館。

相關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