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3.11後的日本
災害和戰敗經濟學的研究
擴大電力供應與FTA是災後復興的關鍵

竹森俊平 [作者簡介]

[2011.10.0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冠以“大震災”之名的地震災害以往共有2次,即1923年的“關東大震災”和1995年的“阪神淡路大震災”……日本經濟從毀滅性的災害中獲得複興。成為第3次大震災的東日本大地震,在通向在建復興的道路上,應該從過去借鑒怎樣的經驗呢?


位於奈良縣山林之中的寶生寺。以優美的五重塔著名。1988年因颱風受到損壞,2000年得到修復。

我先給大家介紹一個日本的絕佳之處。在距今1200年前的平安時代興起的密教,崇尚在山岳腹地追求神靈,因而密教的寺院位於遠離人煙的深山密林之中。拜謁密教寺院就如同拜謁歐洲的羅馬教會那樣,需要遍訪群山。

密教中最美的一所寺院是從奈良一直向南、位於宇陀山脈中的室生寺。下了火車再走上兩個小時左右的山道,突然之間,視野變得開闊起來,遠遠就可以望見將整座山全部融入寺內的室生寺。看到這般絕景心中感動不已,這完全不是原來腦中想像的那種修建在深山之中的廟宇。室生寺中供奉著被選定為日本國寶的釋迦牟尼像。這尊奈良時代的佛像是用一整棵大樹雕刻、再經過一遍遍刷漆製造完成的。優雅、宏大、威嚴,無論從哪方面看,這尊佛像都堪稱第一流的美術傑作,其紋理清晰、刻工明快、重心穩定,給人以厚重之感。

貞觀大海嘯

當我準備提筆寫這篇關於東日本大地震的文章之際,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這尊釋迦牟尼像,因為我想到那尊佛像製作的年代,是在日本的“貞觀”年間。大地震發生之後,報紙上頻頻出現“貞觀”這一年號。在1200年前的貞觀時代,同是在這次東日本大地震震源地的三陸海域,至少發生過接近這次地震震級的8.3級大地震,同時還引發了海嘯。這一事實被披露於1990年。是年6月22日的《朝日新聞》的晚報講述了發現的經過以及該發現產生的影響。文章很有意思,引用如下:


僅差80公厘,女川核電廠倖免遭受海嘯襲擊。

“《日本三代實錄》中記述道:’平原、山野、道路,所有一切都化為一片藍色的汪洋,……溺死者上千人……’

因為與這次的海嘯相關聯而受到廣泛注目的貞觀海嘯(公元869年)的痕跡,是在1990年的地質學考查中首次得到確認的。海水侵入到仙台平原縱深3、4公里之處,《實錄》的記述大體上與事實吻合。發表該論文的是位於宮城縣女川町東北電力公司女川核電廠建設所的一個小組。該小組成員之一的企畫部副部長千釜章說,這是他們為申請建設女川核電廠2號機組而進行的調查的一環。

據說,1970年申請建設該核電廠1號機組時,根據對歷史文獻的調查,推定海嘯高度為3公尺。其後,由於調查古代地震技術的進步,進行了挖掘尋找貞觀海嘯痕蹟等的調查與研究。結果,估算出的海嘯高度達到9.1公尺。針對建設1號機組時推想的3公尺,經過“綜合性判斷”,確定廠房建造在高14.8公尺的地基上,這在今年的地震中發揮出效力。女川核電廠的地基在這次地震中下降了1公尺,而到達這裡的海嘯為13公尺,僅僅依靠80公分的差,使核電廠倖免於海嘯的直接襲擊。 ”

這次大海嘯引發的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核洩漏事故,終於發展成為堪比歷史上最嚴重的車諾比核事故的慘案。上述報道告訴我們,東京電力公司在安全設計上存在著某些欠缺。假如能夠像東北電力公司那樣,進行縝密細緻的考古學調查,推測地震和海嘯最惡劣的狀況而予以防備的話,這次的重大事故也許是可以避免的。

問題在於“估算”方法


3月11日,海嘯以未曾預料的兇猛勢頭越過堤壩,直逼福島第一核電廠(照片提供:東京電力)

此次地震之後,“估計之外”一詞變成了流行語。因為事故責任者頻繁使用這一詞彙進行辯解,而本來這“估計”的方法就是個問題。根據2007年的國家報告,雖然日本的國土面積僅佔地球總地表面積0.25%,但過去10年世界發生的6級以上的地震,有21%是在日本發生的。任何人都能夠判斷日本存在著地震的可能性,問題在於地震的規模。為進行估測,我們有必要像東北電力公司那樣,進行追溯時代的調查研究。

應該追溯到何時呢?舉一個例子吧。距今64萬年前,在美國相當於今天黃石國家公園地帶發生了火山大噴發。據說火山噴發出的煙霧達到了近年最大級的聖海倫斯火山噴發的1,000倍。地質學家認為現在也有可能出現同等規模的火山噴發,那時,北美大陸的一半將被高達1公尺的瓦礫和火山灰所掩埋。做經濟預測時,由於經濟結構不斷地發生變化,所以100年前的數據不起什麼作用。但是,在預測自然現象時,別說100年,就是100萬年前的訊息也是非常珍貴的。

並且,貞觀年間除了地震和海嘯之外,還發生了瘟疫和富士山的火山大噴發。那真是一個充滿了種種災難的年代。但就是在那個年代,密教文化繁榮發展,甚至製作出了達到那般崇高境界的、美輪美奐的室生寺釋迦如來像。日本人的確是一個有意思的民族。

“那次大災害發生於正午前的數分鐘。不可能會把時間搞錯的。因為震動開始數分鐘之後,當我正琢磨這越來越強烈的搖晃究竟什麼時候能夠停下來之際,報告正午時刻的砲聲,絲毫不受四周騷亂的影響,宛若’最後的審判’的鐘聲一般鳴響起來。”

  • [2011.10.03]

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教授。1956年出生於日本東京都。1981年畢業於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1986年完成同大學研究所經濟學研究科結業後、1989年取得美國羅切斯特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經任慶應義塾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後任現職。著作有《經濟危機具有9副面孔》(日經BP社、2009年出版)、《改變世界的金融危機》(朝日新書、2007年出版)、《經濟論戰復甦》(東洋經濟新報社、2002年出版,曾獲讀賣吉野作造獎)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震災通訊 東北對中央政治極度不信任大地震過去了4個月。毫無疑問,迫切盼望能夠早日復興的就是受到毀滅性打擊的受災地區的人們。他們以及受災地區的領導者是在什麼心境下艱難度過每一天的呢?目光敏銳的記者在此剖析這一現實。
  • 創造性的破壞(Emergent Destruction)今年3月發生的東日本大地震,給日本帶來了戰後最為嚴重的災害。在災區重建的同時,日本迎來了思維定勢的轉換期。以建設去核電和零碳社會為目標,日本正在接受新的創造力的考驗。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