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飄蕩無定的日本教育
通過大學改革和修訂教育基本法,日本的教育或將重生

結城章夫 [作者簡介]

[2012.06.08]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作者在任職文部科學省事務次官期間,參與了教育基本法修訂工作,退休後出任山形大學校長,致力於地方特色鮮明的大學改革工作。在此,他為我們評述日本的教育所面臨的問題及其解決途徑。

法人化國立大學的前景

針對現階段日本的大學存在的問題,許多有識之士都會提到國際競爭力的下滑。在國際性的大學排名中,無論是東大還是京大,名次都在不斷下降。有意前往外國留學的日本人一直呈現減少趨勢,這種“內向型志願”也令人憂慮。

儘管我們沒有必要為國際排名忽悲忽喜,但我訪問中國和新加坡的大學時感受到的是一種與日本的大學迥然不同的氣勢。由於國家財政緊張等原因,日本的大學,尤其是國立大學,預算一直處於被逐年削減的狀況。在這種情況下,如何激發國立大學,特別是我們山形大學這樣的地方國立大學的活力,正是我作為校長的任務。首先,我想介紹一下自己上任四年來開展的大學改革工作。

國立大學在2004年實現了法人化,全部轉型成為相當於獨立行政法人形式的國立大學法人組織。過去的國立大學完全屬於國家機關的一部分,教職員工也因其國家公務員的身份而在許多方面受到了限制。有些時候,即使大學自身有意嘗試一些新東西,卻會因國家機關之故而不得不放棄。

法人化以後,大學變成了獨立的經營單位,教職員工也不再是國家公務員,具有了更高的自由性。體制煥然一新,只要校長願意建設好大學,並擁有良好的領導力,再加上教職員工的意識改革,就能充分發揮各個大學的特色和創造性。關於領導力這一點,我認為自己曾長期在政府部門工作,管理過文部科學省這麼一個龐大的組織,這段經歷能夠幫助我管理好大學,於是來到了山形大學。

上任後,我首先著手開展的是實現大學內部決策快速化和事務手續簡單化這兩項工作。大學這樣的組織在做出某項決定時,往往要比政府部門或企業花費更多時間。因為這裡保留著一種習慣:尊重全體與會者的意見,反覆進行極為慎重的討論以求達成共識,原則上,如果沒有全體一致同意,就不會做出決定。儘管這是非常民主的方式,但如果採用這種做法,恐怕會落後於時代的步伐。

我認為,除了大學教育方針這種必須經過充分討論的主題外,在遇到迅速行動會收效更好的情況時,有必要由校長在承擔責任的前提下做出決策。同時,我還減少了會議次數,並嚴格要求必須在會議期間得出結論。

憑藉“基礎教育”榮膺國立大學“關注度第1名”

作為具體的成果,我想列舉我們引入的“基礎教育”這項工作。針對日本大學中存在的問題,除了大學的國際競爭力下滑外,人們還經常提到素養教育退化這一問題,而山形大學從2010年度入學的新生開始,實施了全新的素養教育制度。

既然是大學,理所當然應該完善專業教育。但是,這恐怕並不意味著工學系的學生只需掌握作為工程師應有的技能和知識,醫學系的學生只需通過國家醫師資格考試就算大功告成了。完成大學學業後,無論從事任何工作,都需要具備人格,這是由一個人的基本能力和豐富的素養所體現的。人格的形成離不開大學的素養教育,然而長期以來,它卻在許多大學都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

以往山形大學的素養教育,採取的是讓學生們從大約700個科目中進行自由選擇的形式。如果用餐廳作比喻,這種做法就如同是僅僅提供了一份單點菜單。雖然具有選擇性大、可靈活安排等優點,但另一方面,又存在因為學分好拿或自己的興趣愛好等原因而導致選課不平衡的缺點。此外,從教師方面來說,我感覺他們的講課內容好像也會偏向於各自擅長的領域或自己教起來比較輕鬆的內容。

素養教育的本意,是為學生提供他們在大學裏應該學習的課程,而非教師自己喜歡教授的內容。所謂“基礎教育”,不僅是為大學4年以及研究所的學習打基礎,還要為畢業後的繼續學習,即終身教育奠定基礎。

針對課程內容,我也調整了必修科目,將其整合為5個大類,通過課程改革,將過去的單點菜單變成了營養均衡的套餐菜單。這一舉措還受到了其他大學的關注,在全國各所國立、公立及私立大學校長從教育層面評選自己關注的大學排名調查中,我校位居全國第6名,在國立大學中更是高居首位。

全國校長評價排名

第1名 金澤工業大學
第2名 國際基督教大學
第3名 國際教養大學
第4名 櫻美林大學
第5名 立命館大學
第6名 山形大學
第7名 愛媛大學
第8名 早稻田大學

出處:大學排名2012版(周刊朝日昇學MOOK)

憑藉科技研究馳騁世界

在專業領域方面,我也認為,既然是國立大學,就應該擁有一些能與世界級水準抗衡的領域,於是選擇了值得集中投資的研究領域,並決定重點進行業已取得實際成果的有機電子工學研究。我認為在這一領域,我們已經達到了日本的頂尖水準,而今後將力求成為世界第一的研究基地。此外,由於2011年日本遭受了東日本大地震,我們於2012年1月1日成立了東北創生研究所,希望建成一個跨學科的研究基地,研究東北地區今後的理想狀態​​,實施示範項目,為東北開闢嶄新未來。

我認為,產業的重振固然重要,但考慮到東北的未來,科技創新才是重中之重。阪神淡路大地震後,兵庫縣內建成了各種科技基地。超級電腦“京”、理化學研究所的發生與再生科學綜合研究中心及大型同步輻射設施“SPring-8”也都是震後在兵庫縣誕生並已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若在東北地區也能擁有如此尖端的科學技術,那麼必能成為災後重建的強大支柱。

具體來說,我們打算建設“重粒子射線癌症治療設施”和“30億電子伏特級同步輻射設施”。針對這兩項計劃,我希望在剩下的兩年校長任期內得到落實。目前,國內只有5處重粒子射線設施和兩處大型同步輻射設施,主要分佈於關東和關西地區。我堅信,如果能在東北建成這樣的設施,必將成為加速重建的助推劑。

  • [2012.06.08]

國立大學法人山形大學校長。 1948年生於山形縣。 197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工學系物理工學專業。76年美國密西根大學研究所核能工學科結業(工學碩士)。71年進入科學技術廳,歷任該廳研究開發局局長、文部科學省大臣官房長等職,2005年起任文部科學事務次官。07年7月退休,同年9月起任現職。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論“學力下滑”之爭與“寬鬆”教育上世紀90年代末,日本學生“學力下滑”問題開始受到人們的關注,引發了一場激烈的爭論。最終,文部科學省不得不對被定性為“學力下滑”元兇的“寬鬆”教育做出了政策性調整。如今,日本已經開始實施“擺脫寬鬆”的新教學指導大綱。本文將對有關“學力下滑”的爭論和“寬鬆”教育做一番回顧。
  • 高等教育的日本病人才的全球化被認為是大勢所趨,但另一方面,人們又擔心作為人才教育機構的日本大學因此而沉淪。問題究竟存在於何處?有日、英大學執教經驗的苅谷剛彥教授,從社會學角度對當今的教育問題進行了分析和評論。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