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第2次安倍內閣與日本政治的走向
安倍首相,政治主導覺悟將經受考驗

北岡伸一 [作者簡介]

[2013.04.0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為了應對日本所面臨的各種內憂外患,安倍首相必須擺脫政治思想束縛,發揮強大的政治領導力,推進實施合理主義政策。

第二屆安倍政權的三大課題

2012年12月16日,自民黨在眾議院選舉中大獲全勝,時隔3年3個月再次執掌政權。然而,正如眾多評論人士指出的那樣,自民黨在比例選區的得票率與2007年在參議院選舉中慘敗時的數值幾乎持平。很明顯,它的勝利是由於民主黨的大幅倒退和新政黨(維新會與大家的黨)的崛起。

對於安倍首相的個人資質、政治觀和自民黨的能力,國民還未給予充分的支持。同時,新政權面臨的課題十分龐大,不是可以輕易解決的。

儘管如此,內閣支持率仍超過了60%。過去6年間,日本更換了六任總理大臣。國民也非常清楚,這樣不可能實現有效的政治領導,有損國家利益。希望政黨盡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延長政權的壽命,這才是日本國民的真情實意。

安倍政權的責任實為重大。假如日本無法妥善應對目前面臨的各種課題,那麼日本的國力就會進一步下降,日本的政治有可能陷入泥沼。筆者將從這一立場出發,探討新政權所面臨的課題。

 安倍內閣面臨的三大課題,第一是經濟,第二是外交與安全保障,第三是贏得夏季的參議院選舉,打破國會的扭曲狀態。以下依次展開論述。

尚未現身的「第三把火」成長戰略

經濟課題在於巨額的政府債務。日本的累積債務已達到GDP的200%,每年的稅收還不到財政支出的一半。為解決這一問題,需要採取諸如促進經濟成長以增加稅收、提高消費稅等稅金、壓縮社會保障支出、精簡行政等多項實施難度很大的政策。

安倍內閣準備首先從擺脫通貨緊縮和重新激發經濟活力做起。作為經濟政策「三把火」,內閣提出了大膽的金融寬鬆政策、靈活的財政政策和經濟成長戰略。安倍首相原本在外交和安全保障方面立場極其鮮明,但9月贏得總裁選舉以來,卻一直將經濟作為新政權的最大課題。

內閣首先設定了2%的通貨膨脹目標,並試圖加強日銀與政府之間的合作。僅僅是這一訊息,日圓就開始迅速貶值,出口產業對此深表歡迎。

此外,還編制了大規模的補充預算,以此維繫2013年度預算。這種擴張性的政策執行正是自民黨的得意之舉。它與日圓貶值呼應,受到了經濟界的支持,股市指數也日見上漲。儘管尚未出現實際效果,但由於預測和期待也可拉動經濟,所以可謂是成績斐然。

但是,財政投入的核心是國土強韌化(自民黨制定了《國土強韌化基本法案》,試圖通過防災、減災,重新整合日本國土資源,將日本建設成為一個「防震大國」——譯註),這與過去以公共建設事業為重點的財政支出並無大異。許多人也提出質疑,認為它有可能也會變成過去那種浪費嚴重的投資行為。

作為「第三把火」的成長戰略尚未現身。過去,自民黨一直將利益群體作為維繫政權的基礎,未能大膽地放寬限制。這次能否做到呢?此外,能否改變對TPP相關問題的謹慎態度呢?重啟核電廠是成長戰略的一環,但要成功,並非輕而易舉。

即便上述所謂安倍經濟政策取得成功,但僅憑這些舉措終究無法解決累積債務問題。進一步提高消費稅、壓縮社會保障開支,以及精簡行政機構等工作恐怕都是不可或缺的。

針對養老金問題,能否推遲支付年齡、減少面向老年人的發放金額,以及削減其它各種發放支出呢?

自民黨是對老年人群支持率依賴度較高的一個政黨。在選戰正酣之際,自民黨曾強調自民黨已經改變,但如果真正變了的話,就必須壓縮傳統的公共事業,大膽放寬限制,加強國際合作,不惜增稅,壓縮社會福利。為此,需要誓死一搏的努力。

調整「動態抑制」並不妥當

第二,在外交與安全保障方面,如何應對不斷擴張的中國是最重要的問題。

為此,安倍首相把加強日本的防衛力、加強日美關係作為基礎,試圖修改2010年在民主黨政權下制定的防衛政策大綱,增加防衛預算,對不可行使集體自衛權的以往的政府解釋重新作出定義。與之相關的,是研究建立國家安全保障會議,以制定綜合性、長期性的戰略和政策;從更長遠的目光來看,還會考慮修改憲法和將自衛隊升格為自衛軍等問題。

其中,針對2010年版防衛計劃大綱,小野寺防衛大臣表示將重新考慮陸上自衛隊人員削減、「動態抑制」等問題,增加軍費預算。然而,即使增加預算,要大幅擴充卻會受到現狀的制約。目前的當務之急是削減陸上自衛隊人員,充實更重要的西南部,積極完善海上自衛隊和航空自衛隊的裝備。從這一意義而言,放棄基礎防衛力、引入動態抑制的民主黨2010年版大綱是適時得當的。可以認為,更改大綱的這項內容,完全是出於單純的反民主黨情緒和輕信了陸上自衛隊的主張。總體上對安倍內閣抱以善意的讀賣新聞也在社論(2013年1月11日)中表達了反對調整動態抑制的觀點。

創設國家安全保障會議與承認集體自衛權

關於國家安全保障會議和集體自衛權的問題,第一屆安倍內閣曾就創建國家安全保障會議的問題提出過相關法案,但因安倍首相辭職而受挫,後任首相福田康夫沒有繼續推進,最終不了了之。然而,民主黨基本上也對創設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持積極態度。為了克服甚至應稱為日本弊病的部門主義,制定具有長遠性、綜合性的安全保障政策,創建國家安全保障會議是至關重要的一步,加上維新會和大家的黨也贊成此舉,所以筆者希望該工作早日落實。為此,不應在調整大綱這樣缺乏實際意義的政策上挑起對立。

有關調整集體自衛權解釋的問題,第一屆安倍內閣曾設立了安保法制懇談會(柳井俊二擔任主席),於2008年向福田康夫首相提交了報告書,但福田內閣將其擱置起來未予處理。

柳井報告內容充實。尤其是針對美艦防禦和飛彈防衛,報告表示如果不承認集體自衛權,就無法妥當應對。而如今日美在尖閣(釣魚島——譯註)問題上有可能採取聯合行動,且北韓的飛彈射程已經覆蓋到了菲律賓海域,所以上述兩點已經成為了更具現實意義的課題,獲得國民支持的可能性也很高。

然而,多年來早已習慣「和平主義」的一些政黨和傳媒等可能會激烈反對。此外,日本的法律結構屬於列舉主義,不可實施法律明確記載事項之外的行為,因此即使政府批准行使集體自衛權,也必須修改法律,將之明確寫入自衛隊法。考慮到公明黨的消極態度,想必這並非易事。

不過,縱觀全球,這是理所當然之事。中國和韓國都允許行使集體自衛權(即出兵海外或介入他國戰爭的權力——譯註)。日本在這個問題上實施世界標準,沒有必要猶豫不決。必須採取措施,為日本行使集體自衛權打開道路。

修改自衛隊法

然後是修改憲法的問題。憲法第9條第1項規定,追求和平解決紛爭,這是全球共通的。既沒有必要改變它,也沒有多少人希望改變它。第9條第2項規定放棄軍備,而日本已經擁有自衛隊,相當於在事實上已經作了修改。許多自民黨人士認為這還不夠,應當好好修改一番。

不過,自民黨的憲法修改方案提出將自衛隊變成國防軍,但譯成英語,兩者沒有區別。讓人感覺這種修改意義不大。莫如通過修改自衛隊法,這樣就可以得到解決。

以上就是關於調整防衛政策問題,另一方面,還必須維持與中國和韓國之間的穩定關係。必須謹慎對待與中國在尖閣諸島(釣魚島——譯註)問題上的對立,以及與韓國在竹島(韓國稱獨島——譯註)和從軍慰安婦(即性奴隸、被強迫的性奴——譯註)問題上的對立。

著手開展旨在實現日中、日韓歷史對話的共同研究

針對尖閣諸島問題,儘管存在長期派駐公務員和修建設施等方案,但安倍首相不會立刻出手,可能會將之用作與中國交易的籌碼。

令人憂慮的是重新解釋村山談話和河野談話的問題。特別是如果要推翻涉及從軍慰安婦的河野談話,不僅會激化與韓國之間的矛盾,也不可能得到美國的支持。許多自民黨人認為河野談話承認了強徵慰安婦的行為,其手續和證據中存在大量不充分的地方,主張予以重新審視。特別是在安倍首相身邊,持這種觀點的人很多。是否要推進這一工作呢?即使要行動,也應該從學術角度,以國際共同研究的形式展開,而不應由高層主導。

作為左派評論家而知名的東大教授藤原歸一表示,對調整安保政策可以理解,在某些情況下,甚至可以允許修改第9條第2項,但唯一應該避免的是推翻歷史認識(《朝日新聞》2012年12月26日)。這與包括筆者在內的眾多中庸派評論家觀點相同,令人頗感意味深長。

莫如說,為了保持與中韓兩國的穩定關係,必須展開歷史對話。第一屆安倍內閣啟動了日中歷史共同研究項目(筆者曾擔任日方主席),繼小泉內閣之後又啟動了第二期日韓歷史共同研究項目。希望新一屆安倍內閣再次著手實施這兩個項目。

在日中歷史共同研究方面,我曾力圖採取同時記錄兩國對歷史的認識和立場的方式,在此基礎上進一步製作一些以簡練內容對比兩國觀點的小型課外讀物,讓孩子們閱讀。之所以要這樣做,是因為日方的主張在中韓兩國完全不為人知,而且日本也談不上很好地理解了中韓的立場。比如,如果能讓韓國民眾了解日本為何認為竹島是日本的領土,就有可能進入所謂agree to disagree(承認分歧,和而不同——譯註)的階段。應當依次為目標不斷努力。

重新構建執政黨與在野黨的關係

第三個問題是政治戰略。

安倍內閣的最大課題是在參議院選舉中贏得勝利。在參議院選舉中獲勝,法案就可以順利通過;而且根據情況,還可以在眾參兩院以三分之二的多數推進修憲。再者,如果維新會的勢頭上升,還可以選擇與之聯手。

安倍首相非常希望修改憲法。屆時,安倍首相可能會優先將憲法第96條規定的憲法修訂條件(須獲得眾參兩院三分之二多數的提議,隨後進行國民投票)調整為兩院的二分之一。

這是很有意義的主張,與世界各國相比也不足為怪。然而,放寬修憲條件的做法或許會招來批評,認為這是試圖修改第9條的第一步。如果要從修改第96條做起,就有必要明確指出將在多大程度上對第9條作出相關修改。

H3通過政治主導,加強眾議院在權限上的優勢地位

然而,即便如此也可能加大國民的警惕。筆者認為,與其修改第96條,不如努力加強眾議院在權限上的優勢地位,這才是議院內閣制的宗旨。換言之,就是要修改第59條第2項,將作為眾議院再議通過條件的三分之二多數改為二分之一(而且還可以考慮廢除參議院)。如此一來,國民和媒體大概都不會那麼強烈地反對了。國民會感覺憲法是可以修改的,然後就可以逐步對憲法作出必要的修改了。

但是,無論是自民黨還是民主黨,都難以提出這種提案。因為兩黨內部都有參議員。這才是最需要政治主導解決的問題。無論如何,只要安倍首相真正發揮強大的領導力,並表明在面向參議員選舉過程中設想的合理主義政策之後仍將繼續執行,那麼就能為解決眼下眾多難題而不斷前進。筆者認為,脫離實際的意識形態右傾化路線百害而無一利。

(2013年1月15日,標題背景圖片:2013年1月11日,內閣會議商定緊急經濟對策之後,安倍晉三首相舉行記者會/產經新聞社提供)

  • [2013.04.04]

國際大學校長、政策研究大學院大學(GRIPS)教授。專修日本政治史、日本外交史。1948年出生。71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法學系,76年9月完成東京大學研究所法學政治學研究系博士課程,獲法學博士學位。自76年起,歷任立教大學法學系講師、副教授、教授;自97年起任東京大學法學系教授。2004年擔任日本國駐聯合國特命全權大使(日駐聯合國代表部副代表),06年9月重任東大法學部教授。自2012年4月起任GRIPS教授。同年10月,兼任國際大學校長。近著有《日本政治的崩潰——怎樣渡過第三次戰敗》(中央公論新社出版)及《官僚制下的日本陸軍》(筑摩書房出版)。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從2012年大選結果,看政黨政治的未來在2012年12月舉行的大選中,自民黨憑藉絕對優勢勝出,而民主黨遭遇大敗,「第三極」政黨也並未發展到足以威脅自民黨第一大黨地位的程度。在一度看似已經實現的兩大政黨制如今又搖搖欲墜的背景下,日本的政黨政治將何去何從呢?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