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學習日語
我的日語學習法:Marei Mentlein(NHK「電視德語」講師、隨筆作家)
「日語母語者」所不具備的自由表達

Marei Mentlein [作者簡介]

[2013.07.05]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NHK德語講座講師,西方推理小說介紹節目撰稿人Marei Mentlein講述了她童年時代與漢字的相遇以及用日語寫作的樂趣。

我第一次看到漢字,是在小學低年級時期,伯母帶我去民族博物館時,看到一件展品中寫著一個「羊」字。當時的印象至今依然歷歷在目。本來我就通過兒童圖書對日本抱有一定程度的興趣,自從那次親身體驗之後,我被漢字迷住了。這就是我的「日語生涯」的開始。

空想的亞洲風景圖畫和自創的「漢字」

小學生時期是最富於幻想的年代。我沒有日語語法知識,畫圖畫時,在憑空想像「亞洲」的風景中,必定會寫上我自己創造的「漢字」和那個「羊」字。在孩子的心中,和冗長的德語拼寫體係不同,每一個漢字表示一個概念和一個世界,非常優美,而且寫得快(我用漢字和德語各寫了一個「羊」,比較了所用的時間)還省地方,從實用性上看,也覺得非常合理。以上這些理由,特別是後面的幾點或許是出於「德國式」的思維,就這樣下定決心,不久的將來自己也要學會寫漢字。

如果只想掌握「漢字」,中文也是OK的。但是,總而言之我和日本有「緣」。後來,在14、5歲時,我決定去附近的文化學校上日語入門課。但是,這個講座全部用羅馬字授課,「konnichiwa(你好)」結束後,馬上就進入了「被動式」這種中、高級的語法學習階段,懵懵懂懂之中,這個講座就結束了。

接著,我看到報紙的介紹,參加了基爾市內的一個高中「日語俱樂部」,難得的是那裏使用的面向高中生的日語教材是正正規規地從平假名、片假名開始的,還教授漢字,這正和我的心意。一心想要寫「正宗」日語的我,為了趕上授課進度,憑著這股衝動,僅用一天就熟記了初級語法,接著為記平假名,還自做了識字卡,按順序不斷反覆地書寫全部平假名,就這樣我完全投入到了日語俱樂部的學習中。現在想來,這種衝動偶爾還是很重要的。

與日本朋友互換日記

1999年,我16歲時一個人獨自來到日本,在兵庫縣姫路市的一所縣立高中度過了10個月的留學生活。當時我的日語水準還只是「我買蘋果」這種程度。也就是說,當聽到日語時,只能勉強就聽懂的幾個單詞,結合周圍的情況,在腦中通過重新整理,模模糊糊地揣度出那個場合下講話內容的概要。在頭腦中考慮好的「語法正確」的日語句子,一旦要說的時候,剎那之間就變得「為時已晚」了。實際的會話過程就是這樣,對「不想出錯」和「正確」的執著,妨礙了我外語能力的提高。

在姫路市的高中留學時,我還參加了當地舉辦的活動

其間對我幫助最大的,是學校的同學和電視。學校裏我有兩個特別要好的朋友,並和其中一個寫交換日記。我們互相用英語和日語寫,幫對方糾正錯誤,同時把自己的想法、想為對方介紹的事情寫下來。雖然我在會話中總是錯過講話的時機,但在日記中可以按自己的節奏寫日語文章,日語水準也隨之慢慢地提高了。

當時,由於網際網路還沒有充分普及,學習日語的工具,基本上就是教科書和詞典,還是不能即時搜索生詞的時代。於是,對第一次聽到的詞語、表達,我總是冷靜地觀察大家是在怎樣的情況下使用的,以此來幫助自己理解和應用。電視裏新聞、綜藝節目的「字幕」,也幫了我大忙。某個詞語如何發音和書寫,只要看電視就能明白。如今一定有許多其他有效的好方法(去學日語),但我認為當時的努力都不是徒勞的,因為我從中學會了傾聽和耐力。

部落格令我發現了「日語寫作的喜悅」

攝於早稻田大學留學時。在大隈重信的銅像前

我在波昂大學讀的是日本學,三年級時,赴早稻田大學留學一年。

留學期間主要課程是學習日語。在掌握了基礎之後,遭遇了一段「碰壁」時期。這是因為課本上學到的語法,和實際會話,亦即生活中的日語之間存在著一定的差異。既有口語,也有敬語。比如課堂上常說,雙重敬語「在語法上是錯誤的,不可使用」,但實際上雖遭批評,仍在社會上廣泛使用。衝破「理念與現實」矛盾的契機,是當時剛剛出現流行徵兆的部落格。

那時,為了給家人和朋友介紹日本的生活情況,我開始了德語的部落格。但當我得知日本朋友也想讀我的部落格時,我又開始嘗試用日本來寫,並因此出現了轉機。部落格和學校的要求不同,無需「使用正確的語法」,在這個空間裏,我可以自由地使用、實踐或確認「用日語進行的風趣表達」和「我所體會的活生生的日語」。而且,我不再孤獨一人,而是通過與周圍人的交流,檢驗文章內容的妥當與否。這樣一來,對什麼是「真正通用的日語」這一問題,我找到了非常滿意的答案。

《Rachesommer Andreas Gruber(Summer of Revenge,扼殺夏日的少女)》是奧地利作家Andreas Gruber(中)的首部日文版作品。在今年3月的發行活動中擔任主持人和翻譯。左為德國文學翻譯家酒寄進一

寫了5年的這個部落格大大地改變了我的人生,因為它不僅僅提高了日語水準,更為重要的是讓我發現了「寫作的喜悅」。在日語中特有的感情表達中,有許多單詞都是德語所缺乏的概念表現,不知為什麼它們都與我非常適合。或許我的日語語感和日本​​人不完全相同,但反過來又覺得,我可以用日語母語者或許想不到的那種無拘無束的表達方式來駕馭日語。

(2013年5月30日)

  • [2013.07.05]

德國什列斯威-霍爾斯坦州基爾人。NHK外語學習節目「電視德語」、「每日德語」講師,執筆專欄文章和隨筆,其中包括早川書房的《推理雜誌》連載《跳出北緯54.2度的書架》等。還為德國駐日大使館主辦的面向日本年輕人的網站撰寫介紹德國推理小說的連載。1999年-2000年在兵庫縣立姫路飾西高中留學,2004年-05年獲文科省獎學金,留學早稻田大學,2008年畢業於波恩(萊茵弗里德里希‧威廉)大學。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