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學習日語
我的日語學習法:Marc Bernabé(《看漫畫學日語》作者)
[2013.09.17]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西班牙的日語翻譯家Marc Bernabé因小時候看卡通而對日本文化產生興趣。通過自身的經驗,他想出了利用漫畫的學習方法,編撰了日語學習書籍,並被譯成7國語言,在世界擁有廣大讀者。

Marc Bernabé

Marc Bernabé1976年生於巴塞隆納,畢業於巴塞隆納自治大學筆譯口譯系日語專業,創設了以翻譯卡通為主的Daruma Serveis Lingüístics公司。著作有《Japonés en viñetas (看漫畫學日語)》叢書(Norma, 2001-2006)、《Kanji en viñetas(看漫畫學漢字)》(Norma, 2006)、與Verònica Calafell改編了James W.Heisig博士為西班牙語國家讀者撰寫的著作,合著了《Kanji para recordar(學記漢字)》(Herder)、記述日本見聞體驗的《Apuntes de Japón(旅日隨筆)》(Glénat, 2002)等。在動漫翻譯上也取得卓越成就,在馬德里的漫畫博覽會上自2010年以來連續4年榮獲最優秀獎。官方部落格:Mangaland http://www.mangaland.es

漫畫,學習日語的契機

世界各地都有因為喜歡看漫畫、卡通而對日語產生興趣的年輕人,西班牙的翻譯家Marc Bernabé就是其中之一。從兒時就熟知的《天才博士與機器娃娃》、《金肉人》、《足球小將翼》、《七龍珠》等卡通中受到莫大影響,使他傾心於日本文化。

「這一系列作品,讓我有幸與日本文字相會相識。當時的卡通,字幕背景仍保留著日語文字,在我看來那簡直是令人難解的象形文字。我被畫面上出現的假名、漢字深深吸引,甚至在年僅12歲時,就決心將來要學習這種語言了。」

但是,由此更上一個臺階,能夠流利地講日語,讀寫複雜漢字的實例是不多的。但是,Bernabé不僅在閱讀漫畫的過程中掌握了日語語法和詞彙,還「現身說法」,將自己的學習方法歸納編寫成書。

這就是《看漫畫學日語》叢書(1998年-)。它是從在動漫月刊雜誌《Do-Can》上作連載開始的。2001年由Norma公司出版了圖書,在歐州、美國、中南美等日語學習者中大獲好評。現在,該叢書用西班牙語、加泰隆尼亞語、葡萄牙語、法語、德語、義大利語、英語等七種語言共出版了7冊。書中對理論上難以說明的地方,結合實際應用場面,用喜聞樂見的漫畫形式進行通俗易懂的舉例說明,這便是該書暢銷的最大原因。

被譯成各文種的《看漫畫學日語》叢書

漢字,最大的障礙

日語僅停留在入門階段難以進一步提高的學習者很多。不適應漢字文化的學習者碰到的一大障礙就是漢字的學習。為此,Bernabé與Verònica Calafell合作編寫的《學記漢字》一書成為人們學習的好幫手。這是根據發明了著名的漢字記憶法的James W. Heisig博士(※1)的英文著作《Remembering the Kanji(記憶漢字)》,由他們二人專為西班牙語國家讀者編譯的。據說,碰巧James W. Heisig博士利用研究休假逗留巴塞隆納,期間他們直接見面,談得非常投機,一拍即合,使這本書得以問世。

該博士的方法,是將2,000個漢字及其意思,按照漢字各部分的結構進行說明解釋,以期提高對漢字的形象記憶力。

化興趣為動機

但是Bernabé也承認,即便動腦筋找祕訣,要掌握日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學日語很辛苦,要有堅強的毅力。最重要的是動機。必須時常意識到,要發揮主觀能動性,激發學習的動力。」

對Bernabé來說,他的動力就是漫畫。一心想看下去的念頭,促使他認識了更多的漢字,讀速也不斷得到提高。

「首先,關鍵的一點是要找到這種動力的源泉。漫畫也好,卡通也好、電子遊戲也好,音樂、電視劇、電影、武藝、盆景……,什麼都行。一是要將興趣轉化為動力,另外就是絕不可灰心、半途而廢。」

那麼是不是只要有了頑強的毅力和動力,無論怎樣都能有所成就呢?

「確實,需要有相當頑強的毅力。如果我沒有在日本的生活經歷,那麼能否達到現有的水準都很難說。不過也不是不可能。我認識的人中,有一位薩拉戈薩的著名律師,叫Francisco Barberán,他就沒有長期旅居過日本,卻掌握了日語,甚至編撰了《日西•西日法律用語辭典》,水準非常高。」

與漫畫大師的訪談

應該怎樣才能窮竟所好呢?從Bernabé的例子來看,答案似乎是要致力於富有刺激性的雄心勃勃的工作。其中之一,就是他以「Masters of Manga(漫畫大師們)」為題的系列訪談。迄今已經用日語採訪了松本零士、小池一夫、千葉徹彌、水野英子等漫畫家30多人。

採訪松本零士(左)。Bernabé和Calafell以巴塞隆納旅行團導遊角色出現在《蠟筆小新》49卷的畫面中(右)。 ©臼井儀人,雙葉社

「通過與作家的交流,還會產生一些難忘的趣事。比如,已故的漫畫家臼井儀人把我和Verònica 畫進了他的作品《蠟筆小新》中。動漫不單純是工作,也是我的最大興趣之一。把自己喜歡的事情當做工作去作,以興趣為生,這是再幸運不過的了。」

(※1)^ James W. Heisig博士簡歷哲學家。1978年起任名古屋南山大學教授(宗教哲學)。在日語、中文學習者中,他以獨創了漢字記憶學習法而聞名。

  • [2013.09.17]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