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從宗教解讀日本
平成時代的年輕人在宗教中追尋什麼?

島田裕巳 [作者簡介]

[2014.06.24]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過去,年輕人曾是推動戰後新宗教崛起的主力軍。在新宗教日漸失勢的背景下,現代的年輕人卻熱衷於巡訪神社佛寺,本文作者將嘗試剖析他們的宗教觀。

由於筆者專門研究宗教學,經常撰寫關於日本佛教和神道的書籍,所以頻頻走訪神社佛寺。而在此過程中,隨處都看到年輕人的身影。

過去,一提到逛寺院和神社什麼的,應該算是老年人的愛好。然而近年來,神社佛寺中卻鮮見老年人的身影。雖然也能碰到老年人組成的巴士旅行團,但並非很多。積極造訪神社佛寺的顯然都是年輕人。

伊勢神宮的「式年遷宮」儀式參拜人數創歷史最高記錄

2013年,伊勢神宮舉行了20年一度的遷宮儀式(※1)。正殿等建築完成了重建,向世人展示出嶄新的面貌。眾多參拜者都在這樣一個特別的年分造訪了伊勢神宮。內宮與外宮的合計參拜人數高達1,420萬4,816人。該數字遠遠超過了此前預測的1,300萬人。當然,這創下了歷史最高記錄。

其中包括了大量年輕人。筆者於2013年末初次走訪了遷宮後的伊勢神宮,當時的情況也是如此。而且,這些年輕人深諳禮法,無論去程還是歸程,只要穿過​​鳥居必定會行禮。似乎他們絕非單純為了難得一遇的遷宮儀式而來。

大約3年前,筆者走訪京都的上賀茂神社之時,也留下了同樣的印象。當時,上賀茂神社正在為2017年的式年遷宮做準備,給人們提供了可以近距離參觀本殿的特別機會。參觀前,大家先進殿聽了神官的說明,在場的幾乎全是年輕人。而且他們聽得很認真。

遍訪被視為「靈地」的神社佛寺

這種狀況究竟始於何時呢?儘管具體時間不明,但遍訪神社佛寺確實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年輕人的一種愛好。而且,似乎他們並非單純為了遊山玩水,而是將參拜神佛作為明確的目標。

出現這種現象的一個原因在於走訪靈地(power spot——譯註)成為了一種熱潮。一段時期以​​來,雜誌和網路等傳媒頻繁報道有關靈地的話題,不斷介紹哪些地方最靈驗等資訊。2013年,富士山入選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後,將其作為靈地加以介紹的報道便日益增多。

筆者的確在神社佛寺內碰到過年輕人喃喃自語「能感覺到靈氣」的場景。此外,還在佛像展覽會上見過有些年輕人佇立在著名佛像前發出「這座佛像氣場強大」之類的感嘆。但我們可以認為,這並不僅僅只是一陣熱潮而已。

另一個原因或許和經濟有關。儘管期望經濟向好和上調薪酬的呼聲不斷高漲,但現實卻是通貨緊縮趨勢仍在延續,薪酬始終得不到提高。就業情況也很不穩定,這些消極影響已經波及到了年輕一代。總而言之,年輕人手裏沒有可以自由使用的錢財。

在這樣的背景下,走訪神社佛寺就具有了平易近人、花錢不多的休閒娛樂性質。如果去迪士尼樂園,一個人要花掉1萬日圓。而即便參拜伊勢神宮這樣有名的地方,也不用交費。最多就是向香火錢箱裏投進幾個硬幣。這是所有靈地的共同特點。尤其是神社,基本上都不收取參觀費。

年輕人是戰後推動新宗教崛起的主力

誠然,上述經濟方面的因素可能也產生了一些影響,但既然年輕人都深諳禮法,就不能僅從經濟角度來解釋這個現象了。似乎應該認為,當今的年輕人虔誠地關注著宗教。

可是,年輕人與宗教之間的淵源,絕非始於近年。因為只要追溯戰後的宗教歷史就會發現,宗教世界的主角始終是年輕人。

創價學會和立正佼成會等日蓮宗系、法華宗系新宗教崛起,發展成為巨型宗教組織,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戰後的宗教界。在那個時代皈依了這些新宗教的主要是年輕人。

筆者在拙著《創價學會》(新潮新書)中詳細闡述了相關情況,上個世紀50年代中期至70年代初期,即日本經濟高速成長時期,加入創價學會的主要是剛從地方來到都市的年輕人。其中有許多是農村家庭的次子、三子,他們剛剛進入都市,缺乏安身立命的穩定社會基礎,所以想通過創價學會獲得這些東西。可以說,立正佼成會的情況也是如此。

年輕人在創價學會成為主角的標誌性事件,是1954年10月在富士山腳下舉行的「出征儀式」。這是創價學會在進軍政治世界前舉行的一次儀式,創價學會青年部的1萬3,000名男女青年參加了活動。

他們被編入男子青年部小組和女子青年部小組,平時就開展鼓勵人們加入創價學會的「折伏(※2)」活動。之所以選擇在富士山舉行出征儀式,是因為當時與創價學會關係密切的日蓮正宗的總本山大石寺位於此處。

現在,只要提到​​新宗教,就會馬上聯想起中年婦女的形象。然而,在早期階段擔當活動主力的年輕人遠遠多於中年婦女。

散布末世論的「新新宗教」宣揚超能力

這並不僅限於新宗教。後來也出現了類似的傾向。1973年「石油危機」爆發後,經濟高度成長的時代到了轉折點,新宗教也隨之停下了發展腳步。69年至70年,創價學會阻礙抨擊自己的書籍出版,引起社會的嚴厲批判。

此後,「新新宗教」取代新宗教,日漸崛起。1973年,《諾斯特拉達姆士的預言(Prophecies of Nostradamus)》和《日本沉沒》成為暢銷書,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人們對世界末日的關注度不斷提高。相對於新宗教將解決「貧、病、爭」問題和給予信眾現世利益作為主要目標,新新宗教在宣揚末世論的同時,將獲得能夠度過這種危機的超能力作為了自己宗教活動的重點。

加入這些新新宗教的主要也是年輕人。可以認為,他們中多數人生長在都市,而非剛從地方來到都市。換言之,從世代關係上看,這些人是過去加入新宗教那一代人的兒輩或孫輩。

真光、GLA、阿含宗、統一教會、耶和華見證人等都是新新宗教的代表,而過去那些新宗教也在這一時期面向意欲加入新新宗教的年輕人展開了積極的宣傳攻勢。

作為立正佼成會母體的靈友會的「Inner Trip」運動,便是一個具有代表性的事例。創價學會也在這個時代針對繼承了教派信仰的會員後代舉辦了「世界和平文化節」,嘗試喚醒他們的信仰,促其加入組織活動。

借「宗教熱潮」登場的奧姆真理教和幸福的科學

後來,隨著日本進入泡沫經濟時代,又出現了「宗教熱潮」的說法。在這股熱潮中,不僅是新新宗教,占卜、與靈體和外星生物等進行超現實對話,以及自我啟發培訓班等也日益受到了人們的關注。而對這些近乎宗教的嘗試表現出興趣的也依然是年輕人們。

借著這股宗教熱潮,奧姆真理教和幸福的科學也粉墨登場。尤其是奧姆真理教的信徒中,20多歲的年輕人占了絕大多數。之所以有那麼多人捨棄現實的社會,皈依奧姆真理教,也是因為年輕人在教裏可以隨心所欲地實踐上述行為。

綜上所述,戰後宗教的主角顯然一直都是年輕人。無論任何時代,當新的宗教誕生、新的宗教現象受到關注之時,對其表現出興趣的總是年輕人。如果從這一角度來考慮,也就可以理解現在眾多年輕人紛紛造訪神社佛寺的現象了。

在社會穩定期人們回歸傳統,「新」和「新新」宗教失勢

現在,新宗教和新新宗教全都失去了勢力。這些宗教組織並不具有足以吸引當代年輕人的魅力。創價學會等宗教曾在鼎盛時期通過強行折伏的方法有效擴大了會員隊伍,但如今新入會的就只有老會員的子弟了。

新新宗教的活力也大不如前,近年來也幾乎沒有出現過什麼話題性的事件。宗教學的學術界現在也幾乎不再使用新新宗教這一稱呼。隨著時代的變遷,新新宗教已被吸納到了新宗教之中,而且新宗教整體上也已經失去了過去那種新鮮感。

新宗教和新新宗教廣受關注的現象往往發生在社會劇烈動盪、前途未卜的時代。雖然現在也會發生大地震和金融危機等無法提前預測的重大事件,但社會遠比經濟高速成長和泡沫經濟時代穩定得多。日本曾在平安時代和江戶時代經歷過較長的穩定期,而平成時代也呈現出了類似的狀態。

在缺乏變化的穩定時代,人們需要的是傳統和保守的事物。於宗教世界而言,那就是歷經漫長歲月傳承至今的既有宗教和信仰,而非新宗教或新新宗教。

從古老傳統中發現新意的年輕人們

無論與世界上任何國家相比,日本的宗教都具有極為悠久的歷史。雖然形態發生了巨大變化,但神道依然延續了數千年之久。作為質樸的民族宗教誕生於世的神道一直傳承至今,這在其它國家是沒有先例的。

佛教是從中國和朝鮮半島傳入日本的,並非本土信仰,自6世紀中期傳入以來,已歷經大約1500年歲月。佛教在其誕生之地的印度已經徹底衰落,而在中國和朝鮮半島也並非宗教的主角。除日本以外,至今仍繼承著大乘佛教傳統的國家和地區就只剩下西藏和越南了。

只要去奈良和京都,隨時隨地都能接觸到佛教和神道留下的痕跡。伊勢神宮也自7世紀末以來就一直在重複著式年遷宮。而且,日本人的信仰世界已與自然融為一體,自然事物成為信仰對象的情況也並不少見。也正是由於這個原因,使人們產生了日本一直保留著自古以來的信仰這樣一種印象。

明治神宮等雖創建於大正時代,卻因營造了一片鎮守之林(※3),讓人感覺其信仰似乎源自古代。

莫如說,年輕人們必定從這種自古以來的傳統中感受到了新意。他們之所以願意力行禮法規範,或許就是因為他們覺得要接觸到傳統,首先必須遵從傳統。

要打破平成時代的「封閉感」,關鍵在於領袖人物的登場

前述年輕人回歸傳統的態度與近來受到熱議的「右傾化」現象也有關聯。對此,東亞地區形勢的變化也產生了重大影響。在日本與中韓兩國的關係日益緊張的背景下,年輕人開始產生了強烈的民族主義意識。

源於穩定時代的封閉感也進一步加劇了這種感覺。由於社會沒有大的變動,所以人們必須忍受日常的無聊。大家都懷著強烈的衝動,希望找到一些能夠排解這種無聊感的活動和事情。

宗教能否吸引人們的強烈關注,一個決定性的重要因素在於是否擁有具備領袖魅力的人物。即便是創價學會,若沒有戶田城聖和池田大作,恐怕也不可能發展成一個巨型宗教組織。而如果沒有麻原彰晃,奧姆真理教的發展壯大也無從談起。

未來的日本社會,是否還會出現這樣的人物呢?答案完全無法預測。不過,如果出現了能給年輕人追求的信仰提供一定方向性之人,無疑將會發展成為一股強大的勢力。

(標題圖片:AP/Aflo)

(※1)^ 式年遷宮指的是每隔20年按照原樣重新修建神宮內的建築,並重新製作衣服、日用品、武具等寶物加以替換的儀式活動。伊勢神宮及後文提到的上賀茂神社均有此傳統。

(※2)^ 佛教用語,指嚴厲斥責對方,並仔細分析道理使其理解,而令其破迷得悟的教化方法。

(※3)^ 圍繞神社參拜道和參拜場所栽種樹木形成的森林。

  • [2014.06.24]

宗教學家、作家、NPO法人「葬送自由推進會」會長、東京女子大學外聘講師。1976年畢業於東京大學文學系,1984年東大研究所人文科學研究會博士課程結業(宗教學專業)。歷任放送教育開發中心副教授、日本女子大學教授等職,2008年起任東京大學尖端科學技術中心客座研究員。主要著作有《創價學會》(2004,新潮社)、《日本的10大新宗教》(2007年,幻冬舍)、《神佛皆拜的日本人》(2011年,筑摩書房)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日本人與宗教——「無宗教信仰」與「類宗教信仰」宗教對人類「個體」的確立與社會的形成具有深刻的影響。對於現代日本人而言,宗教具有怎樣的意義?在戰前戰後的國家成立期宗教曾發揮了怎樣的作用?宗教學家島薗進先生將為我們解讀日本人與宗教的關係。
  • 對於日本人而言「神(kami)」是什麼?提到宗教,多數日本人或許會聯想到「神」和「佛祖」。尤其是「神(kami)」,早在佛教傳入之前,就已經成為了日本人的信仰對象。從古代到近代,日本人到底是如何看待神(kami)的呢?
  • 探求日本人生死觀的三扇門扉日本著名的宗教學家,從環境及風土特徵、神話、歷史的角度分析日本人的生死觀及其多層面的意識結構。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