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一票之差與參議院問題
參議院:向「姑息的司法」撒嬌過頭

土谷英夫 [作者簡介]

[2015.11.06]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圍繞「一票之差」問題,改革參議院選舉制度已成燃眉之急。下次選舉時若仍然只是做一些臨時抱佛腳的小調整的話,到時等著的,毫無疑問將是「違憲」判決。

消除違憲狀態,時限就在本屆國會

參議院選舉制度改革的時限正在迫近。為了能如約趕上明年(2016年)夏天舉行的參議院選舉,本屆國會上必須對《公職選舉法》進行修改。但由於參議院內自民黨的阻撓,改革方案處於難產狀態。能否走出最高法院判定的「違憲狀態」,實在沒有把握。

首先,讓我們來看看引起問題的參議院「一票之差」(※1)的現狀吧。在參議院全部242個議席中,實行比例代表制的96個議席不存在「一票之差」問題;而以都道府縣為單位的47個選區選出來的146個議席,才是問題所在。以每個議席所對應的選民數來比較一下選區之間的差距,在上次參議院選舉(2013年)中選區之間的最大差距達到4.77倍,而再上一次選舉(2010年)則達5倍。

最高法院認為,這兩次選舉「是嚴重的不平等,達到了產生違憲問題的程度」,作出了「違憲狀態」的判定。不過,「違憲狀態」不等於「違憲」。根據最高法院的判斷標準,如果國會在明知處於「違憲狀態」的情況下,不在合理的期間內積極進行糾正調整而直接迎來選舉,就會被認為超過了國會自由裁量的範圍,轉變成真正的「違憲」。「違憲狀態」,可說是緩期執行的「違憲」判決。

最高法院認為,在以都道府縣為單位分配議員定額席位的方式下,縮小差距的辦法已達極限,要求國會必須「重新審視現行選舉制度的結構本身」。

束之高閣的西岡方案,附則中「公開承諾」進行根本性改革

擔任參議院議長時的西岡武夫。攝於2011年2月

最高法院在6年前,即在2009年9月的大法庭判決中,最早提到了「重新審視選舉制度的結構本身」。該判決是針對最大差距為4.86倍的2007年度參議院選舉。最高法院在判決理由中,敦促國會進行根本性改革,為避免將來造成違憲問題預留了「作業」。

參議院議長西岡武夫(在任時期為2010年7月~2011年11月)真誠聽從了這一警告,並行動起來,提出了把以都道府縣為單位的選區和以全國為範圍的比例代表選區並行的現行制度,改變成將全國劃分為9大選區一律實行比例代表制的方案,作為供討論的草案。

後來,又修改為同樣分9個大區的大選區方案。這兩個方案都把1票的最大差異控制在了1.1倍左右。從消除差距的角度來看,方案無可挑剔,但是朝野雙方都沒有接受。隨著西岡去世,9大選區的方案也被束之高閣。

2012年10月,最高法院大法庭針對2010年的參議院選舉,作出了「違憲狀態」的判定,再次要求「重新審視選舉制度的結構本身」。國會在最高法院作出判決的次月即修改了《公職選舉法》,對參議院選區的定額議席實行「4增4減」(即大阪府和神奈川縣各增加兩個議席,岐阜縣和福島縣各減少兩個議席),進行了微調,敷衍了事。

或許是「心中有愧」吧。在《公職選舉法》的附則裏,明確寫下了如下內容:「圍繞平成28年(2016年)將舉行的參議院議員選舉,對於參議院應有的狀態、糾正選區之間每位議員所對應的選民人口差距等進行考慮,繼續研討對選舉制度的根本性修改,最終得出結論。」

也就是說,國會已經「公開承諾」,為了配合2016年的選舉,要對參議院選舉制度進行根本性改革。

(※1)^ 「一票之差」,是指日本選舉過程中的一種不公平現象。日本將全國47個行政區域劃分為若干個選區,每個選區的選民數量各不相同,有的相差很大,但是各選區選出的國會議員數量是相等的,這就造成每個選民手中的選票所代表的效力因所在選區人口的差別而不同,即「同票不同權」――譯註。

  • [2015.11.06]

nippon.com編輯委員。記者。1948年生於和歌山市。上智大學經濟系畢業。曾任日本經濟新聞社編輯委員、論說委員、社論副主筆、專欄作家。著書《1971年 市場化和網路化的紀元》(2014年,NTT出版)。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參議院:在平成政治中的作用參議院曾被說成是「眾議院的複印」。但1990年以來,在政黨政治的變化中,參議院變得「過於強勢」了。作者指出了當在野黨擁有參議院過半數席位、國會處於「扭曲」狀態時的種種弊端和危害。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