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思考冲绳
「沖繩的自我認同」與沖繩人的自決權

島袋純 [作者簡介]

[2015.11.1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安倍政權強行推進沖繩邊野古美軍基地建設計劃,而沖繩人為抗衡而提出的「沖繩身分認同」到底是什麼?筆者將立足於沖繩人的歷史認識、沖繩遭受的「結構性歧視」,分析沖繩追求社會連帶的動向。

「自我認同重於意識形態」:保守派與革新派攜手團結

在2014年縣知事選舉中,翁長雄志發出了「自我認同更重於意識形態」的呼籲,以此為契機,沖繩的「自我認同」開始經常被人們提起。這裏的意圖在於團結起從保守派到共產黨的沖繩所有政治力量,以共同抗衡反對將美軍普天間基地(宜野灣市)遷至名護市邊野古的計劃。

此前,曾有人主張「沖繩的事情由沖繩自己決定」,並且在多次國政選舉(指眾議院和參議院選舉——譯註)中,候選人也表達了同樣的主張。話雖如此,包括保守派到共產黨在內的所有黨派都在廣泛尋求自己的選民團和政治基礎,並未將沖繩身分認同用作凝聚力量的核心。

從1972年5月沖繩回歸前後開始,沖繩縣也和本土一樣出現了保守派與革新派的對決,自民黨以自民黨沖繩縣聯合會,社會黨以社會黨沖繩縣本部的形式實現了系列化,這就是各自的政治基礎。尤其是以勞資關係為中心的對立與贊成或反對基地的對立相疊加,使得沖繩也一直處在保守與革新的政治對立之中。然而,在邊野古搬遷問題上,2010年保守派與革新派決定團結起來一致反對;但後來遭遇自民黨總部的離間瓦解,自民黨沖繩縣聯合會的大多數成員都退了出來。而沖繩身分認同的旗幟打出之後,它就成為了團結剩餘保守派和舊革新派的「主心骨」,可以說這是邊野古問題的一大特點。

曾受到國際習慣法承認的主權國家沖繩

他們追求的沖繩身分認同,與「Uchinanchu」(沖繩方言,沖繩人的自稱)對沖繩的土地、海域、資源擁有「自我決定權」這一主張已經合而為一。這就成為他們反對基地搬遷至邊野古的重要根據。

自決權是一種具有主權性質的權限,遠比地方自治權強大。如果沖繩可以擁有這種強大權限的論據得以成立,那麼日本政府和美國政府就不能自行決定沖繩的基地問題,必須尊重沖繩人的意志。只要日本政府的決策提案沒有尊重沖繩的自決權,那就不能得到認可。

這種主張是基於琉球・沖繩的歷史。第一,一個非常重要的歷史事實,是日本憑藉武力威脅強行吞併了琉球王國;第二,是日本接受了波茨坦宣言以及戰後被美軍統治的歷史。首先是1879年的「吞併琉球」,也就是說日本憑藉武力吞併琉球之前,琉球是一個接受中國冊封的獨立王國。它不是中國的內藩(由朝廷直接轄治的諸侯國——譯註),而是一個獨立的外國,中國完全承認沖繩的政治獨立性,在形式上將之作為藩屬國,這是冊封體制的原型。

日本在足利義滿掌權時期也以日本國王受到中國的冊封,而琉球王國接受冊封的歷史則延續了500年。維持這種冊封體制也使薩摩藩(位於九州西南部,今天的鹿兒島縣和宮崎縣的一部分——譯註)從中受益,因此在1609年薩摩入侵琉球之後,大原則也是基本不干涉琉球內政。在此背景下,琉球於1854年同美國簽訂了琉美親善條約。換言之,在當時的國際習慣法中,琉球一直被視作一個主權國家。

但這樣的琉球,由日本陸軍在包圍首里城後實施了強行吞併。後來,出現了琉球救國運動(或稱復國運動)、琉球統治者尋求清政府支援、向各國大使館尋求支持等各種抵抗行動。明治政府徹底鎮壓了這些行動,那些權貴們要么逃亡中國,要么遷居夏威夷,抵抗到最後的琉球王國原有的統治階層瓦解,沖繩不得不接受日本的同化。

對一個已被承認為「主權國家」的琉球實行強行吞併,這在國際法上也是無法正當化的,與此同時,琉球・沖繩人也從未自願將自決權交給過日本,這就是沖繩人現今提出的相關主張的基礎。後文將提到的成立「琉球民族獨立學會」的依據也在於此。

  • [2015.11.13]

琉球大學教授。1961年生於那霸市。專攻地方自治論、行政學。早稻田大學研究所政治學研究科博士課程結業,政治學博士。1993年4月起擔任琉球大學教育系政治學副教授,2007年4月起任教授。2002年與地方政府職員和市民一同成立沖繩自治研究會。著書有《考問「沖繩振興體制」》(法律文化社,2013年)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沖繩問題與東亞的安全保障普天間基地搬遷問題正在不斷複雜化。除了分析現狀之外,筆者還將從俯瞰東亞安保環境的視角展望沖繩的長遠未來。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