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思考冲绳
沖繩問題與東亞的安全保障

岡本行夫 [作者簡介]

[2015.11.2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普天間基地搬遷問題正在不斷複雜化。除了分析現狀之外,筆者還將從俯瞰東亞安保環境的視角展望沖繩的長遠未來。

「普天間搬遷」問題陷入膠著狀態

美國海軍陸戰隊普天間航空基地搬遷問題始終無法打開局面。事情將何去何從?

長期以來,我一直在推進普天間基地遷往邊野古的工作。我的方案是將普天間機場3分之1面積的飛機跑道建在海上,將噪音和事故危險性從人口密集地帶轉移到海上。考慮到居民的安全,這種方案肯定遠勝於現狀。但我作為參考意見提供者出席2011年眾議院預算委員會和2012年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之際,公開陳述了不應強行推進邊野古搬遷計劃的意見。我的理由何在?

因為過去在邊野古搬遷問題上,沖繩的容忍派、反對派和中間派一直各占3分之1,但2009年鳩山由紀夫首相宣布「至少也要遷到縣外去」之後,幾乎所有沖繩人都轉為了反對遷至邊野古的態度。

那是民主黨不負責任的政策。在縣外尋找普天間替代地點是一項高難度的工作。理由很簡單,部署在普天間基地的普通直升機和魚鷹直升機是海軍陸戰隊的「腳」,不可能從海軍陸戰隊主體中分割出來轉移到遙遠之地。如果要轉移,就需要轉移整支海軍陸戰隊。包括瑞慶覽的司令部、漢森營和施瓦布營的演習場和其他各種設施。

民主黨政權為了替鳩山的言論擦屁股,在沖繩縣外物色了40多個候選地,但最終未能找到合適的地方,2010年5月,鳩山首相向沖繩縣民眾道歉,低頭承認還是希望沖繩縣能接受搬遷計劃。

或將再次爆發的「全島鬥爭」令人擔憂

但已經行不通了。縣民的情緒已經無法回到過去的狀態。打個比方,就好像是縣民正在餐廳裏不情願地準備吃飯時,民主黨衝上來一邊說著「這家餐廳很難吃。外面有很多好餐廳,大家一起去吧」,一邊把客人都帶了出去。然而外面根本不存在這樣的好餐廳,結果,人們又回到原來的餐廳,但飯冷菜涼,大家都沒了胃口……。

我也目睹了許多來自日本本土的社會運動家在參加沖繩的反基地鬥爭。他們的目標不只是讓美國全面歸還普天間,而是要激化沖繩的反基地鬥爭,擴大混亂局面,最終實現拆除所有美軍基地,尤其是東半球最大的美國空軍基地「嘉手納基地」的目的。

如此一來,政府與沖繩之間的對立陷入了漫長的膠著狀態,萬一魚鷹直升機引發了重大事故會怎麼樣?沖繩將出現嚴重事態,將會再度爆發1956年的「全島鬥爭」(※1)

(※1)^ 美國眾議院發布的「普萊斯報告(Price Report)」認為,此前包括軍事用地政策在內的美軍在沖繩統治方式基本正確。對此,沖繩居民掀起大規模抗議運動。美方被迫撤回一次性支付軍事用地使用費的方針,改為採用合理價格租用土地的政策。

  • [2015.11.20]

外交評論家、智囊團「Okamoto Associates Inc.」董事長。1945年生於神奈川縣。畢業於一橋大學經濟系。1968年進入外務省,歷任北美第一課長等職後,1991年離職。1996年擔任橋本內閣內閣總理大臣助理(負責沖繩事務)、2001年擔任小泉內閣內閣官房參事、2003年擔任小泉內閣內閣總理大臣助理(負責伊拉克問題),多次出任政府要職。2012年成為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沖繩的自我認同」與沖繩人的自決權安倍政權強行推進沖繩邊野古美軍基地建設計劃,而沖繩人為抗衡而提出的「沖繩身分認同」到底是什麼?筆者將立足於沖繩人的歷史認識、沖繩遭受的「結構性歧視」,分析沖繩追求社會連帶的動向。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