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川普統治下的美國」與日本
從「1917年」思考川普時代的國際秩序:重建自由主義秩序

細谷雄一 [作者簡介]

[2017.03.30]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Русский |

美國川普政權上臺與英國脫歐給國際秩序造成的影響具有怎樣的本質意義?本文將通過100年前的國際秩序變化加以分析研究。

從100年前的秩序變化中看出的本質

2016年,世界經受了一次又一次的巨大衝擊。最具象徵性的事件便是6月23日英國脫歐派在全民公投中獲勝,以及11月8日川普在美國總統選舉中獲勝。1年前,恐怕許多人還暗自認為英國會留在歐盟,柯林頓會成為總統。然而,這些設想全都未能變成現實。

2017年或許會成為這些新動向對國際秩序產生實際影響的1年。奇妙的是,100年前的1917年,國際秩序也曾發生過巨大變化。那就是美國參加第一次世界大戰和俄國十月革命。這兩大事件在結果上催生了美國和蘇聯這兩個超級大國,之後的國際秩序便被渲染上了這兩個擁有不同意識形態的超級大國之間的敵對關係,也就是冷戰格局的色彩。更為重要的是,歐洲大國建立的國際秩序,也就是「歐洲協調體制(the Concert of Europe)」的世界隨之落下了帷幕。俾斯麥體制下的3個帝國,即德意志帝國、俄羅斯帝國、奧匈帝國由於第一次世界大戰而消亡。

如果以百年為單位來思考2017年的變化,我們就可以看出其本質。美國總統威爾遜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談時提出民族自決原則和創建國際聯盟,開始構建以民主主義和國際組織為基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這種傳統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經由美國總統羅斯福和英國首相邱吉爾兩位領袖的努力形成了《大西洋憲章》這一成果。我們現在身處的世界正是以這種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為基礎的。同時,也是美國和英國一直在維護和改革這種秩序。

長期以來,自由主義國際秩序需要應對的一直是來自法西斯、共產主義和國際恐怖主義等外部威脅。然而,現在美國和英國面對的卻是內部的動搖。國民的造反,在美國讓抨擊自由主義價值觀的川普掌控了權力,在英國則導致了脫離歐盟,而歐盟本是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的成果。

如果要從肯定的角度來理解這一點,那麼或許應該認為由於20世紀的國際秩序已經年久失修,所以需要對國際秩序進行一次根本性的變革。可是,無論是美國新總統川普,還是英國首相梅伊,都沒有發表過全新國際秩序設想方面的言論。我們聽到的全都是重振國內經濟、消除國內貧富差距和創造就業機會之類的內向思維、甚至是利己主義的措辭。

  • [2017.03.30]

nippon.com編輯委員。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教授。1971年生於千葉縣。1994年立教大學法學系畢業。2000年慶應義塾大學研究所政治學博士課程結業。歷任北海道大學法學系、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專職講師,06年任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副教授,2011年任慶應義塾大學法學系教授。著作有《戰後國際秩序與英國外交——戰後歐洲的形成,1945-51》(創文社,獲三得利學藝獎)、《大英帝國的外交官》(筑摩書房)、《倫理戰爭——東尼·布萊爾的榮耀與挫折》(慶應義塾大學出版會)等。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川普政策與日本經濟去年11月,川普贏得美國總統選舉,市場對其經濟政策的期待帶來了被稱作「川普行情」的股市上漲、美國長期利率上升和美元升值。川普政權的政策運作充滿了不確定性,而對日本方面的政策,筆者關注的是如何應對影響匯率的日美利率差、是否會在貿易領域就簽訂雙邊自由貿易協定(FTA)展開談判。
  • 川普時代的貿易體制何去何從?提倡實施保護主義式經濟政策的川普就任美國總統後,全球貿易體制將發生怎樣的變化?在TPP生效無望之下,日本接下來可以採取什麼行動?精通亞太地區經濟合作協定的專家將為我們做出闡釋。
  • 日本應該提出自己的觀點和構想如今,國際社會正面臨中國加強軍備、英國脫歐和美國川普新政權誕生等諸多課題。此次我們採訪了曾任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國家情報總監,深諳亞洲安保形勢的布萊爾先生,聽取了他關於日本今後應該如何發揮的作用等問題的看法。
  • 川普政權下的美中關係走向與日本的對華戰略本文將重溫美國歐巴馬政權下的美中關係,著眼於宣稱「美國第一主義」的下一屆川普政權,分析思考日本今後的對華政策。
  • 特立獨行的川普,在東亞局勢前碰了壁美國總統川普試圖藉日美首腦會談之機,回歸歷屆政府的東亞政策、安保政策和外交政策。他姑且放棄了「安保和貿易的捆綁」,向日本承諾日美安保條約適用於尖閣諸島(釣魚臺);對中國則表示堅持「一個中國」政策。請看本文作者、長期活躍在日美安保問題採訪一線的外交媒體人,以獨自的視角對此次首腦會談核心內容所做的分析。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