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議院議員石破茂:「與其說政治『由誰來做』,不如說『要做什麼』」
集體自衛權、消費稅、政界重組
[2012.06.13]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العربية |

北韓預先通告將試發飛彈、圍繞伊朗的核開發局勢緊迫、中國露骨地表現出進軍海洋的動向。政界首屈一指的安保通石破茂先生是如何解讀圍繞日本的現狀的呢?在野黨自民黨的核心人物指出了今後日本的前進道路。

石破茂

石破茂ISHIBA Shigeru眾議院議員。1957年生,鳥取縣出身。1979年慶應大學法學系畢業後進入三井銀行。1983年辭職,1986年在第38屆眾議院議員選舉中首次當選眾議院議員。此後連續8次當選。歷任農林水產省政務次官、防衛廳綜合政務次官、防衛廳副長官、防衛廳長官、防衛大臣、農林水產大臣。主要著作有《職業政治復權——擺脫混亂當無黨派階層覺醒之時》(產經出版局)、《國防》(新潮文厙)等。

北韓不會變

——您如何看待預先通告發射飛彈試驗的北韓局勢?

「北韓這個國家,說『做’就一定會做的。從金正日到金正恩,領導人換代,方針也絲毫不會改變。雖然有人期待『年方29歲的英明領導人,可能會走與以往不同的路線』,但是在那種體制下,否定父親是不可能的。我認為正常的思路是他將沿襲金正日路線。

北韓今年適逢金日成誕辰100週年,金正日誕辰70週年,國軍建軍80週年。金正恩就任了新的領導人,必然會隆重慶祝。估計邊緣外交會愈演愈烈;在國內,會下氣力讓人理解為什麼必須選擇這個『年輕人』做領袖。

對於這樣的北韓,用『對話加壓力』這類的魔法是無效的。先不說是否包括中國和俄羅斯,至少在日美韓之間,需要對『壓力』的內容作一個徹底調查。要施加壓力,就有必要在法律、協定、裝備、運用等各領域加以完善。如果不具體改善不足之處,即使高喊百遍千遍『壓力』也是枉然。無論多麼激烈的言詞,也不會對北韓造成壓力。

這次北韓發射『人造衛星』的目的,是將美國納入射程內的遠程飛彈試驗的步驟之一,今後還會分階段最終實現搭載核彈頭並能打到美國的彈道飛彈計劃。在此之前如果不能解決問題,將會出現一個與現今完全不同的局面。可以說時間已經不多了。」

荷姆茲海峽若遭封鎖……

——同樣,您對因核研發問題形勢突顯緊張的伊朗是怎麼看的?

「需要牢記,荷姆茲海峽是日本的生命線。如果伊朗真的封鎖了荷姆茲海峽怎麼辦?日本必須與國際社會一起商討對策。我認為應該把派遣掃雷艦納入視野認真考慮。”

波斯灣戰爭時也派過掃雷艦,被人們認為『日本的掃雷技術世界一流』。如果這次也要派遣,海上自衛隊必須發揮最大能力,完成確保海上航行安全的任務。

日本國憲法第9條規定『放棄以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所以,如果在荷姆茲海峽附近進行掃雷訓練時,美國和伊朗發生衝突,就不得不暫時後撤。但是在衝突結束後,或者當無法得知布雷國家時,我認為在不抵觸憲法的情況下,還是有進行掃雷活動的餘地。這就必須與外務省保持密切協商,宣示日本的正當性,選擇採取不抵觸憲法的行動。」

集體自衛權與日本的威懾力

——關鍵是改變有關行使集體自衛權的解釋嗎?

「即使不修改憲法,只要改變解釋,行使集體自衛權是可能的,我本人持這一立場。改變解釋並非只是簡單宣布,應該通過議員立法,制定安全保障基本法,對行使條件作出規定。自民黨內部對此事也進行著激烈爭論,但在必須讓行使集體自衛權成為可能這一點上,我認為已獲得一致見解。我在擔任防衛廳副長官、防衛廳長官、防衛大臣期間,當在國會受到質詢時,曾繞著嘴答辯說:『作為內閣的一員,對於行使集體自衛權,將堅持不承認超出憲法範圍的最小限度的防衛權的立場』。執政黨時期變更解釋極為困難,但如今政權掌握在民主黨手裏。在下次大選時,我們以呼籲『讓行使集體自衛權成為可能』來奪取政權即可。自民黨內部也有意見認為,不修改憲法本身的話是無法實現的,但憲法不是立刻就可以修改的。

威懾力分為報復性威懾、懲罰性威懾、拒絕性威懾3種。由於日本不能進行報復性威懾,必須對另外2種進行組合應用。所謂懲罰性威懾,是指『那樣做沒有好結果,請你放棄』;所謂拒絕性威懾,是指『即使那樣做也沒有用,請你中止』。例如,從小泉政權以來充實了彈道飛彈防衛、保護國民法制,即屬於這一類。即使北韓發射了飛彈也會被擊落,或者即使擊落失敗,著彈點也沒有居民,形成這種狀態就是威懾。」

中國的共產黨統治為何能夠延續?

——在威脅這點上,還有近年來中國向海洋的發展。

「中國歷史上有過無數次朝代更迭。僅現在能想起來的主要王朝就有清、明、元、宋、唐和隋等。在這個延長線上,現在是中國共產黨統治的『王朝』,持續了比較長的時間。我們有必要思考一下為什麼共產黨王朝能延續到今天。

中國建國初期是馬克思列寧主義意識形態,通過『你窮,我也窮。共產主義就是如此。同志們,要忍耐』來說服民眾,維持了國家體制。但是在鄧小平推行改革開放以後,出現了共產主義體制下的資本主義經濟這種前所未有的狀況。產生了為什麼共產主義國家有貧富差距?為什麼存在資本家?為什麼沿海地區富足而內陸貧窮等問題,暴露出諸多的矛盾。為了維持這種奇異的體制,必須不斷讓國民抱有『都交給共產黨來做吧,明年會更富裕,5年、10年後還會進一步富足』的夢想。也是說,為了維持體制,只能發展經濟。

還有,維持體制的工具是人民解放軍。人民解放軍是共產黨的軍隊,而不是中國國民的軍隊。也可以認為,為了維持共產黨的體制,選擇了擴大軍事力量。」

中國的航空母艦實力如何?

——對這樣的中國,包括日本在內的周邊各國加強了警惕。

「在人類歷史上,中國統治周圍地區的時期是相當長久的。但在鴉片戰爭(1840-1842年)之後,中國感到國際地位下降,有一種懊悔之念吧。在驕傲與自卑的交織中,產生要『再現昔日的中華帝國』的想法也不足為奇。既然中國過去有過對地區統治的歷史,那麼現在只要有眾目昭彰的企望復活霸權之言行,周邊國家感到威脅便是當然的。

但是,軍事力量不是光靠花錢就可突飛猛進的。中國從烏克蘭購買了航空母艦,但航空母艦機動部隊能否操縱運用還是疑問。歷史上得心應手地運用航母機動部隊的,只有二戰前和二戰初期的大日本帝國海軍,以及現在的美利堅合眾國海軍。就連冷戰時期的蘇聯也沒能做到有意義的運用。如果僅靠大國主義而想擁有航母這種東西,中國的航母將會以金錢的浪費而告終。但是,我不認為中國會如此愚昧。考慮到在福克蘭群島(馬爾維納斯群島)衝突時,英國航母所起的作用,我擔心,中國意中的航母,不是作為機動部隊,而是將其當作『奪取島嶼的航母』加以運用。」

  • [2012.06.13]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