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美關係:言而有信和「保持克制」
訪前駐美大使藤崎一郎
[2013.05.07]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安倍首相在與歐巴馬總統舉行的首次日美首腦會談上,為日本參加TPP談判做好了準備,安倍新政府實現了日美關係的順利開局。然而,有待解決的難題仍然堆積如山。前駐美大使藤崎一郎,在本專訪中就今後的日美關係發展前景,回答了我們的提問。

藤崎一郎

藤崎一郎FUJISAKI Ichirō生於1947年。1969年進入外務省。歷任北美局長、外務審議官(負責經濟)、日本常駐日內瓦國際機關辦事處代表等。2008年6月至2012年11月出任駐美大使。2013年1月起任上智大學特聘教授。

日美首腦會談及成功的背景因素

——你如何評價安倍首相和歐巴馬總統的日美首腦會談(2月23日,華盛頓)?

我認為極其成功,這主要體現在3個方面。第一,確認了日本參加TPP(跨太平洋夥伴協議)談判的有關事項;第二,就全球問題、地區問題和雙邊關係問題,進行了富有成效的交談;第三,外務大臣偕同前往,舉行了日美外長會談。

TPP在內容上並無特別新鮮之物,但進行了切切實實的確認。由於日本國內對加入TPP存在極大的憂慮,因此安倍首相希望在高層次上得到確實,歐巴馬總統對此給予了回應。這是因為歐巴馬政府正受內憂外患之困,在國內,面臨大幅度削減預算、連任後的人事改組;在對外關係上,則存在著EU的不穩定因素以及中近東、中國問題等。

在這種背景下,美國政府希望尋求穩定夥伴的意圖非常強烈,它無疑不想看到每年更換國家首腦的情況出現。所以,當一個重視美國的夥伴重執政權,聲稱「日本回來了」的時候,它會很高興地以「歡迎歸來」回應。

關於會談內容,安倍首相首先是從全球問題上切入的,這一點難能可貴。以往給人的感覺是,日本往往就是談論亞太話題。而此次會談,始於阿富汗、中近東、巴基斯坦問題,給人形成了日本是全球夥伴的印象。在地區問題上,表示會採取冷靜克制的態度,並表示欲與亞太協同應對。這一表態也具有積極的意義。

在日美關係上,安倍首相主動表態,日本將充分做好在強化防衛力量、修改日美防衛協力指針和沖繩美軍基地問題等方面的工作。自己主動提出這些問題,而非等到被問及「有何打算?」時再回答,這也是很關鍵的。

——你如何分析美國在TPP問題上的立場?美國的汽車行業對日本參加TPP的態度比較消極。

歐巴馬政府打出了(至2014年底的)5年內汽車出口量翻倍的政策。今後在經濟回升中,美國工業的復興、製造業的復甦是歐巴馬政府的重要課題。我們應該認識到,TPP本身與其說是目的,不如說它是符合美國遠大目標的一個工具。

在自由貿易協定中,不可能不包括例外。因為有例外,所以要談判。從美國的普遍認識上看,日本被認為將在很大程度上受到農業保護主義的擺佈。儘管如此,我認為,日美首腦會談後發表的聯合聲明中仍明確寫入了農產品存在敏感品目,說明美方很清楚安倍首相的期望。

重視亞太是歐巴馬政府的「國是」

——歐巴馬總統已明確表示「重視亞洲」,但另一方面,也存在一種擔心,認為從中長期觀點考慮,美國會轉變立足點,將從後方行使對亞太地區的影響力。

歐巴馬政府的外交戰略極富合理性,簡明易懂且能見度高。亞太在成為經濟成長中心的同時,也抱有諸多不穩定因素。正因為如此,重視亞太,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歐巴馬政府的「國是」、「國策」。

但是,美國外交的所有能量都將傾注於亞太這種認識是不妥當的。美國的外交努力有相當一部分不得不繼續花費在不穩定的敘利亞局勢、伊朗核開發等中東問題上。只是我認為,從美國的巨大經濟權益來看,未來的方向性在於重視亞洲,這兩點決不是矛盾的。

——美國國內既對安倍政府寄予期待,同時對安倍政府修改歷史認識問題表示了嚴重關注。

這次的成功之處在於安倍首相向美國國民進行了各種形式的宣傳。除了首腦會談外,接受了華盛頓郵報的採訪,在CSIS(美國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做了演講、還與有識之士舉行了懇談會等,通過廣泛的對話,表明自己堅持保守、穩健路線的原則,並非是在國粹主義之路上突飛猛進,我認為這種表態是非常有意義的。

對日本未來走向,美國國內的一些傳媒做了大肆渲染。但是,安倍說明「日本以克制的態度應對」,這就讓美國在一定程度上感到放心。圍繞領土問題,對中國最近的言行,日本的處理是相當克制的,我認為這給了美國一種安心感。

——美國對中國是不是也非常謹慎?

日美謀求保持密切溝通應對(中國問題)。美國明確表示尖閣諸島(釣魚島——譯註)屬《日美安保條約》的適用對象,而且還明言,以武力或者說以實力改變現狀非適當之舉。我想,美國的立場是極其明確的。

雖存失望,但日美關係不可動搖

——藤崎先生出任駐美大使期間,日美兩國的互信關係在民主黨政權下發生了動搖。美國國民是不是改變了對日本的看法?還是屬於一時性的過渡狀態?

從中立的立場上說,民主黨政權成立之初,美方抱有期待感。但最終轉變成了一種失望感。

——是期待過高了嗎?

日本出現政權交替,美國本想與民主黨構建新的關係,但因沖繩的普天間基地遷移、東亞共同體等問題而產生失望,這是事實。不過我認為,在普天間基地遷移問題上,1年後日方又回到了原定的路線上來,所以失望感並非一直存在。

另一個感到失望的是,日本的政府不是一個在強大的領導力下執政多年的政權,即便同一個政黨也會每年替換首相。我想,這是與(民主黨政府成立後的)上述第一個失望感有所不同的另一種失望,這也是事實。

另一方面,從整個美國國民來看,現今仍有82%的日本人稱喜歡美國,84%的美國人說喜歡日本。這是長年來國民層次上的文化交流的成果,日本各方面的形象沒有受到損害。我認為,除了政治家之間的互信關係之外,還存在著全體國民的信賴關係。

日本人對美國的親和感(2011年)

感覺親和或相對親和 82.0%
無親和感或相對無親和感 15.5%
不明 2.6%

出處:內閣府 有關外交的輿論調查

美國的對日信賴度(2011年)

可靠 84%
不可靠 13%
無意見 3%

出處:外務省有關日本在美國形象的輿論調查

日本的優勢:經濟潛力和對世界的貢獻

——出任駐美大使時期,藤崎先生用自編的「日本的問題和優勢」等資料,向許許多多的人們介紹了日美關係。你想著重強調的是什麼呢?

第一,是日本的經濟依然大有潛力。國際專利的申請件數,日本為第二,僅次於美國。截止到2008年,研究開發費也緊隨美國,為世界第二。現在日本第三中國第二。但是,可以說從整體來看,日本仍然擁有非常多的成長性產業。

第二,是日本對世界的巨大貢獻。日本是聯合國經費的第二大繳納國,除了軍事上的貢獻外,日本對伊朗、巴勒斯坦、巴基斯坦、阿富汗的經濟貢獻,也僅次於美國,為第二大援助國。

第三,是日美兩國國民的信賴關係。這三點是我一直強調的。

——最近,為擺脫通貨緊縮,實施了調整日圓升值的「安倍經濟政策」,美方對此有何評價?

歐巴馬總統稱,他讚賞這個政策得到日本國民的支持。如果將操縱貨幣作為目的,就會成為一種以鄰為壑的政策;但現在的目的是要刺激日本的經濟,我認為這對日本來說是必要的。 G20也沒有對此做法提出批評。

——一些美國的專家們似乎認為,日美兩國應該拋開普天間基地這樣的難題,嘗試在更多的全球性問題上取得進展。

這種認識我認為是錯誤的。如果把普天間作為一個「小問題」來討論,那麼,比如說尖閣問題也是個小島的問題,所以可以把(日美安保條約)置於一旁,這樣一來,日美安保就不再成立,因為安保是個一整套的條約。

築造日美人脈的新「橋頭堡」

——日本國際交流中心(JCIE,Japan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Exchange)理事長山本正和美國參議院議員丹尼爾•井上(井上健,Daniel Ken Inouye)相繼去世,日美關係人脈有日趨單薄的傾向,美國的日裔社會也沒有新的領導人物出現。日方在培養日美關係領導人方面似也存在不得力之處。

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山本正和丹尼爾•井上發揮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山本從1970年到2000年的活動以及丹尼爾•井上從2000年到2010年的活動,為日美關係作出了極大貢獻。如何填補這項空白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但是,日美關係猶如一條巨大的河流,必須大力興建新的橋頭堡,我認為現在已經迎來了這樣的時期。

——儘管此次日美首腦會談取得了成功,但你認為日美關係中還存在哪些需要特別關注的領域?

言必信,行必果,對安倍首相來說是最重要的,否則,又會令人頓生失望。總而言之,我認為就是要將一切貫徹在行動上。

(2013年2月25日於上智大學)

採訪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政治記者)
人物照片:花井智子

  • [2013.05.07]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