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在藝術中復興
訪「愛知三年展2013」的英國策展人畢格斯
[2013.07.2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2013年8-10月,名古屋和岡崎市將聯合舉辦現代藝術展「愛知三年展2013」。我們就藝術在激發城市活力,改善人們生活上的作用,採訪了展會的策展人之一畢格斯(Lewis Biggs)。

畢格斯

畢格斯Lewis BIGGS英國自由策展人,作家和文化顧問。2014年福克斯頓三年展的策展人。2013愛知三年展聯合策展人。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外籍顧問、香港奧沙藝術基金顧問。1990年至2000年任利物浦泰特美術館館長,2000年至2011年任利物浦雙年展總監。

一位用藝術復甦了衰退的英國城市的策展人說道:

「藝術是必需品,這個想法非常美妙。因為藝術不是奢侈品。」

這個人,就是畢格斯(Lewis Biggs),「第二屆愛知三年展」(2013年8月10日-10月27日,愛知縣名古屋市和岡崎市共同舉辦)的4位策展人之一。

畢格斯是一位英國策展人,擔任了2000年至2011年的利物浦雙年展藝術總監。在作為嘉賓參加第一屆愛知三年展(2010年)時,三年展的藝術總監五十嵐太郎向他發出了加入第二屆愛知三年展的策展團隊的邀請。

讓我們看看畢格斯是運用怎樣的手法,將利物浦建設成世界屈指可數的現代藝術城市的。

藝術作品走出美術館

上世紀80年代的英國,伴隨著傳統的製造業的衰退,許多城市面臨種種難題,在經濟重建中苦苦掙扎。在這種背景下,作為城市重建的途徑,藝術和文化被視為了一種重要的元素。位於英格蘭西北部的港口城市利物浦,如今無愧是藝術和文化為城市傾注活力的一大成功典範。國立利物浦泰特美術館在此間發揮了核心作用,曾任館長的畢格斯,從利物浦雙年展創設開始一直擔任了長達10餘年的藝術總監。

「當初最傷腦筋的是如何讓利物浦市民接觸到藝術。不久我就意識到,問題出在美術館這個封閉的「盒子」上。對很多人來說,藝術史、藝術本身都與日常生活沒有特別的關聯。雖然藝術在有些人的生活中不可或缺,而且樂意去美術館,但這只是極少數。於是我想到,讓藝術走出美術館這個「盒子」,或許是最好的方法。在我辭職離開利物浦泰特美術館前,嘗試了將藝術作品請出美術館,在街頭展示。」

在街頭展示作品,是利物浦雙年展的一大特色。該雙年展作為英國首屈一指的藝術節活動而紮根利物浦,並成為了利物浦入選2008年歐州文化之都的決定性因素。

Atelier Bow-Wow設計的「Rockscape」(照片提供:利物浦雙年展)

 

改變利物浦經濟的裝置藝術

2008年的雙年展,塚本由晴與貝島桃代二人的Atelier Bow-Wow製作了「Rockscape」,畢格斯回憶道:

「2人找到了一塊閒置多年的空地,那是戰時的轟炸遺跡,位於城市的2條中心線交錯處的重要地段,他們把這裏變成了一個露天劇場。說是露天劇場,其實並沒有舞台,「觀眾」只是坐在這裏,眺望大街而已。」

「不過遺憾的是,後來利物浦的城市規劃負責人未能藉鑑這個經驗,那個地方再次作為轟炸的遺址而棄置了。但是,我不認為這是失敗,可以認為它的未來蘊藏著很大的潛力!」

畢格斯列舉了給利物浦帶來巨大影響的另一件作品,即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另一個地方(Another Place)」。

葛姆雷(Antony Gormley)的「另一個地方(Another Place)」(照片提供:利物浦雙年展)

「這件作品,由100個真人大小的鐵人雕像組成,它們佇立在克羅斯比海灘長達1公里半的海岸線上。這張照片被反複使用在各種場合,為英格蘭西北部的招商和觀光發揮了重要作用。有推測稱,當地經濟因裝置藝術而翻了一翻。」

「克羅斯比灘是遠赴美國的移民看到的英格蘭最後的一片風景。數百萬的人們就是從利物浦啟程前往新世界的。作品位於默西河河口,可以說它是所有遠離故土的人們的紀念碑。看到這些雕像,在懷舊的同時你能感到希望,充滿對更加美好的未來的嚮往。在某種意義上,我們每個人都在尋找著「另一個地方」。從作品中感到的就是這種無盡的希望的力量。」

在愛知三年展上的實踐

愛知三年展也採用了讓藝術走進公共空間的手法。這種方法的優點之一在於它能激發公眾的好奇心,重要的是,可以讓那些未必對藝術感興趣的過路人也來隨意觀賞作品。

但是,在城市中要找到一個可以展覽作品的空間並非易事。我們把目標放在了廢置的建築物上。愛知三年展在計劃拆遷的保齡球場展示了許多裝置藝術品。藝術家們可以隨心所欲地利用空間,自由地去作自己喜歡的事。

「在廢棄的建築物中「探險」也令人興奮。許多人來參觀利物浦雙年展,是因為他們想看那些沒有機會看到的建築物內部情形,這是只有在城市才能體驗的。也就是說能夠同時看到公和私的兩面。我們大家都非常喜歡參觀別人的房子,不是嗎?」

擁有世界最美的視覺文化的國家

這張照片是畢格斯用手機拍攝的,用來舉例說明他所說的「世界最美的視覺文化」

1986年為舉辦特納繪畫展畢格斯第一次訪問了日本,並深為日本所吸引,他說:「此後,我盡可能努力與日本保持聯絡,因為日本有世界上最美的視覺文化。無論你走到哪裏,都可以看到日本將自己周圍的環境布置得賞心悅目,我想這是其它國家無法仿效的。」

畢格斯毫不諱言地表示,自己的工作具有「傳道士」的一面。他說:

「醜可以毀人。生活於醜陋的環境中,人的精神將隨之受到摧毀。有的城市看上去猶如監獄,我們應該設法阻止這種情況發生,這樣的努力是值得的。」

如果愛知三年展等藝術活動能夠激勵我們創造出更加美麗的環境,那就一定會造福於整個社會。

(節選自2013年3月22日的英語採訪)

  • [2013.07.29]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