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構建戰略夥伴關係 ——訪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駐日大使突爾吉斯坦尼先生
[2013.06.03]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العربية |

在安倍首相時隔7年歷訪中東之前,我們獨家採訪了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駐日大使突爾吉斯坦尼先生。大使用流利的日語強調了構建「戰略夥伴關係」的必要性。他的日本體驗也非常有趣。

突爾吉斯坦尼

突爾吉斯坦尼HE Dr. Abdulaziz Turkistani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駐日大使。1958年生於沙烏地阿拉伯王國的塔伊夫。阿卜杜勒阿齊茲國王大學(King Abdulaziz University)畢業後,獲日本政府獎學金赴日留學,1984年取得早稻田大學碩士學位。1999年獲埃及開羅大學博士學位。歷任伊瑪目穆罕默德伊本沙烏地伊斯蘭大學(Imam Muhammad ibn Saud Islamic University)東京分校校長、沙烏地國王大學經營管理部部長等職。著有多部有關阿拉伯和日本傳媒及文化的書籍。

安倍晉三首相在5月長假期間訪問了沙烏地阿拉伯、土耳其等中東國家。在首相出訪前,nippon.com編輯部獨家採訪了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駐日大使突爾吉斯坦尼先生。

採訪中,大使就「阿拉伯之春」2年後的今天的現狀,闡述了個人的見解,認為「阿拉伯之春還未到來」。關於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的關係,大使特別強調,在以往的「資源外交」之外,還希望在戰略夥伴關係的基礎上,加強文化、體育等領域多層面的廣泛交流。

強化下游部門的交流

——日本首相訪問中東是7年來的第一次。您認為日本和沙烏地阿拉伯今後存在著哪些課題?

「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友好關係的建立,始於1955年。安倍晉三首相(第1次安倍內閣時期)於2007年首次訪問沙烏地阿拉伯,在促進對話,構建戰略性的多層次的夥伴關係問題上達成了一致。對此次的訪問,我再次表示歡迎。

迄今的雙邊關係,是以石油、石化技術這種上游部門的合作為主的。但是,在構建戰略夥伴關係中,我希望沙烏地阿拉伯與日本今後更多地加強下游領域的合作,即更多地引進日本的製造技術、工業技術。

日本的石油消費量中,27%-30%是從沙烏地阿拉伯進口的,所以對沙烏地阿拉伯來說,日本是一個重要的夥伴。日本不僅通過ODA(政府開發援助)進行技術援助,而且作為G20(※1)的成員,兩國在財政和金融方面也有著密切的聯繫。我希望今後能夠繼續不斷地構建兩國間的雙贏關係(winwin)。」

沙烏地阿拉伯中的「 Made in Japan」

「我非常喜歡「Made in Japan」這句話,希望今後以「Made in Japan in Saudi Arabia」為目標,首先推進由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兩國主導的「產業集群計劃」(※2)。該計劃將重點集中於汽車、零部件、水務、基礎建設、能源等5個領域。不僅限於「石油」,希望在「物」、「人」及其一切之基礎的人才培養方面展開密切協作。

另一個需要花力氣的是教育領域的合作。例如「Vocational Training(職業訓練)」,在吉達設立了汽車訓練設施,在利雅德有2個培訓設施。它們作為年輕人的人才培養之地,重點傳授日本的人才培訓系統知識(TQM, 全面品質管理;TQC,全員品質管理;TPM,全面生產管理)。同時,包括「禮儀」、「做法」、「想法」在內的日本特色「倫理」,我認為也有必要學習。

此外,利用阿卜杜勒國王獎學金制度(KASPTT,King Adbullah Scholarship Program for Technical Trainers),沙烏地阿拉伯每年有18萬學生奔赴世界40個國家留學,其中在日本有480-500人。如果他們把在日本學到的禮儀、技術帶回沙烏地阿拉伯,那將會成為真正的「Strategic Partner(戰略夥伴)」。

我還希望在「文化」、「體育」、「媒體」等方面加強往來。在媒體傳播方面,歷來有一種誤解,常常將「伊斯蘭教」等同於’恐怖主義,歐美的這種資訊源源傳入日本。今後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必須構建一個直接溝通的媒體。」

重要的是腳踏實地的改革

——「阿拉伯之春」已過去兩年。就中東、北非各國的動向以及今後的前景,請大使談談您的看法。

「儘管人們常說「Arab Spring(阿拉伯之春)」,但老實說我個人還沒有看到「阿拉伯之春」,也就是說我認為「阿拉伯之春」還沒有到來。就我個人私見而言,無論是突尼西亞還是利比亞、埃及、葉門,都還沒有迎來「Spring(春天)」。

重要的是「Reform(改革)」。沙烏地阿拉伯的「Reform」始於1993年,10年中進行了13-14項重大改革,致力於修改法律、建設道路、培養人才等。正是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才有了沙烏地阿拉伯今天的安全以及可持續的發展。

此外,沙烏地阿拉伯有兩大聖地——麥加和麥地那。聖地所在國,是真主的守護國,這在4000年前的聖典可蘭經中也有記述。當然對發生了「阿拉伯之春」的近鄰諸國的局勢,是非常關注的。作為一個實施了循序漸進的改革的國家,沙烏地阿拉伯也希望其它國家逐步進行腳踏實地的改革。」

「足球」和「漫畫」

——日本的流行文化很受阿拉伯各國國民的喜愛,《足球小將翼》等漫畫、足球等體育運動逐漸成為新的交流管道。請大使談談沙烏地阿拉伯的年輕人對日本的態度以及日語教育的現狀。

「我在早稻田大學留學時,創設了沙烏地阿拉伯俱樂部。成員只有我和三名日本人。當我們在外四處介紹沙烏地阿拉伯,詢問日本學生「What do you know about Saudi Arabia時,幾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沙漠」、「駱駝」和「石油」。可是去年,在我時隔30年後重訪早稻田大學時,我嘗試詢問了同樣的問題。沒有想到,他們的回答是「足球」。

另一方面,我在回沙烏地阿拉伯時,向年輕人詢問了「What do you know about Japan這個問題。他們的回答則是「漫畫」。這裏暗示了我們很多東西。以往雖然有物質交往,但沒有人與人的交流。過去日本是通過「SONY」、「SUZUKI」這類廠商,也就是以「Made in Japan」為人所知的,現在則誕生了文化以及人與人的聯繫。物質終會消失,但人與人的聯繫會永遠繼續下去。我希望以年輕人為中心,進一步加深沙烏地阿拉伯與日本之間的關係。 」

日本是一個出色的國家

——人們認為,日本受長期的通貨緊縮和經濟蕭條影響,變得「閉關自守」了。

「坦率地說,我認為日本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國家。30年前來日本時,在山手線電車裏目睹了年輕人主動為上車的老年人讓座的情形,我認為日本的這種文化和關懷之心是非常美好的。

近年,雖有人說日本受到全球化等的影響,優秀的文化趨於消失,但我不這樣認為。關懷體諒他人的文化仍然深深地紮根在人們心中,我希望日本今後繼續珍惜這種文化。

我想對日本的各位說,「請你們珍重自己的美好習慣,守護好自己的文化傳統」。」

在立食蕎麥麵店訂餐——「請給我1m!」

——如果方便的話,請講講您在日本難忘的失敗經驗。

「在日本我實在做了太多令人啼笑皆非的事情。公車轉彎時,司機會說「請大家小心(日語發音為gochui kudasai)」,我卻把它聽成「請給50日圓(日語發音為gojuen kudasai)」了。然後,我一邊問司機「還要轉幾個彎?為什麼一轉彎就要付50日圓?」一邊把50日圓交給了司機。

還有一件類似的趣事。電車的月臺上畫有一條白線,月臺服務員會提醒等車的乘客說:「請站到白線後面等候」。我把「請等候(日語發音為omachi kudasai)」這個部分,聽成了「請給我火柴(日語發音為macchi kudasai)」。於是就把火柴遞給月台服務員,只見他臉上露出極其不可思議的表情(笑),像是在說「怎麼回事?」

還有一件發生在車站前的立食蕎麥麵店的事情,這還是我第一次(對別人)說。當時我是第一次看到蕎麥麵,對那些吃蕎麥麵的人的動作,感到不可思議。因為蕎麥麵很燙,他們都用筷子把麵條高高地挑起來後再吃。我卻誤以為那是在計量麵條的長度,於是向店主說:「請給我1m」(笑)。 」

日本皇室與沙烏地阿拉伯王室的親密關係

——外國人十分關注「日本的皇室」。沙烏地阿拉伯王室與日本皇室的關係非常親密,您對日本的皇室有何感想?

「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建交以來,「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和「日本皇室」就建立了深厚的聯繫。2011年和2012年,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儲相繼去世(※3),日本的皇太子特意前往參加了葬禮。我們對此十分感謝,並希望今後繼續保持這種密切的關係。」

——9.11恐怖襲擊事件後,「伊斯蘭教很可怕」的觀念也深深影響了日本社會。大使您是怎麼想的呢?

希望大家能正確理解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我認為傳媒在這方面也有責任。所以,沙烏地阿拉伯和日本兩國的傳媒應該通過直接交流,傳達正確的訊息。研討會、講習會等也是很好的形式,總之,應該攜手共同做些實事以促進理解。」

採訪協作:沙烏地阿拉伯王國駐日本大使館
採訪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政治記者)
攝影:大久保惠三

(※1)^ G20為一個國際經濟合作論壇,成立於1999年,由原G8以及其餘十二個重要經濟體組成,僅其成員國的GDP就佔據了全球經濟的90%。

(※2)^ 有效利用沙烏地阿拉伯的豐富資源,扶植特定的產業群體,以實現經濟的多樣化發展。是一項由政府主導的產業振興政策。

(※3)^ 2011年蘇爾坦(Sultan bin Abdul Aziz)王儲(享年87歲前後)、2012年納伊夫(Nayef bin Abdul Aziz)王儲(享年79歲)相繼去世。

  • [2013.06.03]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