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足球的巴西風格,「讓我感到『自豪』」
訪巴西駐日大使拉果
[2014.07.14]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巴西駐日大使拉果在世界盃足球賽前夕,做了這樣的分析,稱「日本足球很有巴西風格」。這其中的重要原因,在於日裔移民融入巴西社會的歷史。

拉果

拉果André Aranha Corrêa do Lago巴西駐日大使。1959年生。1981年獲里約熱內盧聯邦大學經濟學學士。1983年畢業於巴西外交研究所。同年進入巴西外交部工作。之後供職於巴西駐西班牙大使館、駐美國大使館、駐歐盟使團等,2013年11月出任現職。

「漂亮」、「歡快」、「靈活」外加「出其不意」——在6月即將舉行的世界盃足球賽前夕, nippon.com編輯部採訪了巴西駐日大使拉果(André Aranha Corrêa do Lago),聽他暢談了「小金絲雀(Canarinho)」(巴西國家隊​​的綽號)的無限魅力。關於巴日兩國,他強調因巴西和日本都是世界第二經濟大國(在已開發國家中,僅次於美國的是日本;在開發中國家,僅次於中國的是巴西),從而形成了另一種G2的關係,今後有望實現有效的互補和合作的關係。

希望了解巴西的「多樣性」

——巴西6月將舉辦世界盃足球賽,2014年無疑是一個令人矚目的巴西年吧。

「巴西原本就是一個無論對移民還是對本國人都很寬大、開放的國家,又具有極其鮮明的個性。因為是這樣一個個性很強的國家,所以全體國民必須有一個可以團結一致傾注於全力去做的事情。」

「巴西即是一個充滿獨特魅力的國家,同時也是一個複雜的國家。在走向全球化的世界,你對巴西了解得越多,我想你就越會對它產生興趣。巴西的魅力,體現在足球、音樂、開朗歡快的民族特性、建築、自然等各個方面。在即將召開的世界盃上,世界各國的記者們,不僅要採訪足球,我希望他們還能深入地發現和報道巴西的魅力。」

「巴西不為人知的一面,是它的多樣性。一位美國記者就拉丁美洲說過這樣一句話:『除了解讀拉丁美洲以外,美國人可以為拉丁美洲做任何事情。』這大概是因為美國人煩於深思拉丁美洲的複雜性吧。以此次世界盃為契機,我希望人們能更多地思考一下巴西的『複雜性』和『多樣性』,因為巴西是一個很有魅力的國家。」

崇尚「形式」與「內容」之諧調的足球

——在日本和巴西的關係上,足球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大使您對巴西的「足球精神」有​​何見解?

「構成巴西民族特性的重要因素之一是足球。巴西人的踢法充分表現了這個民族的特性,即不喜歡單純去追求效率和勝利。他們注重的是『形式』。不過,這不等同於堅固、牢固、過分的組織性。通過踢足球,巴西要和大家分享歡快、漂亮、靈活和驚喜。所以,巴西注重的是『形式』和內容的諧調。巴西人喜歡的足球,巴西人想看的足球,充分體現了巴西人自己心中描繪的一種理想。」

——日本的J聯盟,給您的印象如何?

「昨天我還和中田英壽一起吃了飯,我感到J聯盟的一個美妙之處,是它和巴西足球極為相似,當然也包括奇哥(「Zico」 Arthur Antunes Coimbra)曾經加盟其中。足球在日本人氣高漲,我認為這是和巴西的日本移民融入巴西社會這一背景不無關係的。日本移民把日本的良好個性帶到巴西,同時又接受了巴西的種種生活方式。要說為什麼日本移民能夠融入巴西社會,這是因為他們在珍視自身的民族特性的同時,也容納了巴西的民族特性。所以,我對日本足球中的巴西風格深感自豪。」

——大使您也曾經踢過足球嗎?

「小時候踢過,不過很差(笑)。」

「希望以讓世界心服口服的形式奪冠」

——請您談談對「小金絲雀」隊的期待以及對日本隊的希望。

「我認為那種『已經獲勝』的氣氛對巴西隊是不利的。巴西的人們不喜歡這樣的態度,而且應該小心防備這種情況出現。大多數巴西人都期待巴西隊奪冠,而既然要取勝,我就希望以一種讓世人心服口服的形式獲得冠軍。能通過賞心悅目的比賽來實現這個目標就好了。」

「日本和巴西關係十分友好,我祝願日本隊能踢出最好的水準。據推算,日本前往巴西觀看足球比賽的球迷不到8,000人,但是,這些球迷一定會看到當地數万和自己面孔相似的日裔在賽場助戰。我想他們一定會為日本加油的。不過,和巴西隊比賽時情形就不一樣了哦。」

——大使您上任五個月來,對日本有何印象?

「在歷史和經濟方面,日本的很多地方讓我尊敬。我認為兩國關係十分重要,就個人來說,我還非常欣賞日本的現代建築。」

日巴相互依存的 「G2」關係

——日本和巴西,或者說亞洲和中南美,您感到兩者間存在巨大的文化差異嗎?

「最明顯的不同,可以說是鎖國時代(江戶時代德川幕府實行的外交政策——譯註)形成的日本的特性,即一致而完整。這無疑是因為鎖國時代一切都必須由本國自給自足所形成的。因此,日本文化極富協調性。與此同時又具有複雜的層面。從巴西這樣富於多樣性文化的國家來看,不免有難以理解之處,但日本文化從任何方面來說都是出色的,讓人深感興趣。」

——在「金磚四國(BRICs)」中巴西與中國關係密切。現在,日中關係緊張,大使您是如何看待日中關係的?

「目前日中關係惡化,我認為是歷史問題沒有得到圓滿解決而造成的,它與亞洲文化、軍事、歷史因素都有很深關係。巴西與中國關係密切,因為中國是巴西的最大經濟夥伴。這與日本的對中關係相同。巴西是『金磚四國』成員,又和日本同為G4(巴西、德國、印度、日本)的成員。G4正努力謀求成為聯合國安理會的常任理事國。」

「巴西和日本各自在雙邊關係上都具有非常獨特之處。日本在已開發國家中是第二經濟大國,巴西在開發中國家是第二經濟大國。位於日本之上的是美國,而走在巴西前頭的是中國。排在第一的兩個國家(美、中)的G2關係,和位居第二的兩個國家(巴、日)的G2關係大相徑庭。首先是與居於首位的兩個國家的抗衡和競爭關係不同,巴西和日本都選擇了不持有核武器之路,展現了保衛和平的姿態,這是一種互補和合作的關係。」

大規模投資的可能性

——日本對巴西的投資情況如何?巴西期待什麼樣的企業前往投資?

「兩國的經濟關係從歷史上看是非常密切的。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豐田就曾投資巴西,是豐田在國外進行大規模投資的第一個國家。而在巴西的熱帶草原喜拉多展開的農業合作,則進一步加深了兩國的關係。日本和巴西的經濟關係,今後有望發展到一個新的水準。這裏需要考慮的首先是人的因素。」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日本的人口約7,200萬人,巴西約為4,500萬。1970年前後,兩國人口均達到1億人。現在,日本呈人口減少趨勢,約1億2700萬人,巴西約2億人。從日本這樣的已開發國家角度看巴西,或許不可思議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問題沒有解決。但是,我也想反問,如果二戰後日本的人口也成長4.5倍的話,問題又該如何解決呢?如果假設成立,那麼日本是否能提供足夠的學校和醫院呢?不過請不要把這當成是巴西的辯解,我希望能把這些當作分析未來潛力、投資可能性等的統計數據而予以充分理解。」

「1985年以後,巴西實現了巨大的變革,和日本的關係極具複雜性。80年代是日本的鼎盛期,而巴西則抱有通貨膨脹、所謂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等諸多問題。但進入90年代後,巴西克服了通貨膨脹,經濟復甦,社會改革取得進展。而同一時期,日本的經濟則開始衰退。巴西失去的十年和日本失去的十年加在一起,是巴日『失去的二十年』,但兩國關係正在逐漸恢復。這二十年裏,兩國各自都發生了巨大變化。所以,對兩國今後能夠具體展開怎樣的合作,我們需要有一個新的認識。」

「在以日本大企業為對象的問卷調查中,巴西被選為最希望去投資的國家,這是一個可喜的結果。但是,實際的投資率也不過是世界第5或第6的水準。巴西隨時歡迎來自日本的投資。」

拉果大使和獲普利茲克建築獎的建築師坂茂設計的展會會館模型。 (左)巴西建築師尼邁耶(Oscar Niemeyer)設計的搖椅

日裔社群和旅日巴西人社群面臨的問題

——巴西的日裔社群與日本的關係漸漸淡化,而從巴西來日的務工人員,給人很強的「赴外地工作」之感,他們在該地定居也存在著問題。

「確實,日裔和日本的關係逐漸變的淡漠,這本來也是巴西日本移民的特點。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移民如果不為移居國所接受,他們會和祖國保持穩固的連帶關係;而巴西則迅速容納了來自日本的移民,所以他們沒有必要再和出身國家保持聯繫。日本因為在世界上也成為了具有影響力的國家,所以日裔巴西人很多都為他們與日本的因緣感到自豪。」

「與之相對的是旅日巴西人社群,他們的情況就完全不同了,因為原本他們來日的目的就不是移居,而是短期的赴外地工作賺錢。但是,我期望日裔巴西人社群中的許許多多的孩子們能自然而然地融入日本社會,就像巴西的日裔那樣適應異國的環境。還有,就是教育上的難題。孩子們的父母不會日語,所以不能輔導孩子讀書學習,結果就產生了這些孩子們學習成績難以提高的問題。目前,日本約有18萬巴西人,其中4萬人在19歲以下。我認為日本的巴西社群現在最需要的是教育。」

(2014年4月22日於東京北青山的巴西駐日大使館)

採訪人:Nippon Communications Foundation代表理事 原野城治
題圖圖片:拉果大使和巴西世界盃吉祥物巴西三帶犰狳(Brazilian three-banded armadillo)「Fuleco」
照片:木村順子

  • [2014.07.14]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