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純種馬生產大國騰飛——訪Northern Farm代表吉田勝己
[2017.02.21] 其它語言: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25年前,日本被視為賽馬後進國家。然而今天,日本的純種馬生產界已擁有以「Deep Impact」為代表的超一流種公馬,正朝著世界育馬先進國騰飛。如此奇蹟是怎樣發生的?記者採訪了Northern Farm代表吉田勝己,請這位給純種馬生產界帶來變革的關鍵人物為大家談談其中的秘訣。

吉田勝己

吉田勝己YOSHIDA Katsumi1948年生於千葉縣富里村。1970年慶應義塾大學商學系畢業後,赴英國Ridgewood Farm進修。回國後,就任社臺農場早來牧場代表。此後,作為社臺農場的核心人物,從生產到銷售,主持農場工作20餘年。1994年,父親吉田善哉去世後,獨自創立Northern Farm。1999年,成為Northern Farm首位在日本中央賽馬會(Japan Racing Association,JRA)排名第1的育馬者。2003~2008年,居JRA育馬者排行榜首位。2011~2015年,居JRA育馬者排行榜首位。2015年,培育的賽馬創下JRA全年獲勝547場的最高紀錄。

——首先,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日本純種馬生產界的領軍企業社臺集團的發展。它是由您兄弟3人分別經營的牧場聯合體,可以這樣解釋嗎?

1933年,父親吉田善哉去世後,長子照哉成立了「社臺農場」,身為次子的我成立了「Northern Farm」,稍後老三晴哉成立了「追分農場」。我們各自獨立經營,但相互合作的地方也很多,比如在種公馬的生產、俱樂部法人(※1)Select Sale(※2)的運營等方面。

——那麼,3位都是「吉田社長」了。

不過,聽別人叫我「吉田社長」,我心裏總會「咯噔」一下。別客氣,就叫我「勝己」好了。

Northern Farm的牧地

世界矚目的Select Sale

——前些天,我參觀了在北海道苫小牧市舉辦的「2016年Select Sale」。無論是動用的資金還是場內的氣氛,都遠遠超乎想像,非常振奮人心。

兩天內的交易額高達149億日圓,據說刷新了歷史紀錄。太讓人欣慰了。從各方面來說,我都感到日本的賽馬得到了世界的認可。真沒想到能走到今天……

——正如Select Sale的成功所象徵的那樣,日本的賽馬如今躋身世界一流,今天我想請勝己先生具體談談成功的歷程。

哎,就我們牧場而言,沒做任何特別的事情。我們只是不厭其煩地做應該做的事情,並從中不斷積累經驗,所以千萬不要期待能聽到多麼有趣的故事啊(笑)。

——可是,我似乎覺得在「應該做的事情」背後,可以看到賽馬界的真相。

賽馬是世界上廣為開展的運動之一。所以它就像足球、網球等運動一樣,自己國家的運動隊和運動員在世界上的排名總是受到關注。如果日本的賽駒實力弱,那麼賽馬運動自然就不會掀起熱潮。

我想,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我們為了跟上無國界的全球化進程,賽馬迷、馬主和相關人員融入一體,形成了一種大家共同享受賽馬樂趣的氛圍。

——不管怎麼說,契機之一是社臺集團成立的俱樂部法人吧。

你說的是社臺Dina純種馬俱樂部(※3)吧。在我的記憶中,共同出資購買1匹馬的方式,雖然是小規模,但當時就已經存在了。只不過我們的俱樂部是與金融機構合作成立的,所以制度體系穩固,我想這多少在社會上造就出一種安全感吧。

——提起「Dina」的馬,真讓老賽馬迷懷念啊!想必一開始就旗開得勝吧?

完全不是那樣。俱樂部是1980年創辦的。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前進的。我們在成立後的第1個夏天策劃組織了1個牧場參觀團,結果沒有1個人響應,是我們打電話去邀請,才好不容易湊齊了人數。你知道當天的歡迎晚宴是在哪裏舉辦的?在札幌的壽司店。2樓的一間可容納30人左右的榻榻米房間就夠坐了,而且其中的一半還都是自己人(笑)。

2012年,在賽馬生產櫻花獎(G1)的頒獎儀式上(阪神賽馬場)

(※1)^ 從事籌資運作的法人。做法是將1匹賽馬分割成的多股小額股權,以廣泛募集出資者。適用於《金融商品交易法》的規定。

(※2)^ 一般社團法人日本賽馬協會主辦的日本最大的賽駒拍賣市場。始於1998年。

(※3)^ 創辦之初的名稱。2000年,協同合作的信用卡公司日本Dina俱樂部被外資收購,為此改名為現在的「社臺純血馬俱樂部」。

  • [2017.02.21]
相關報道
其它訪談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