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京都漫畫最前線
漫畫「文化」發揮的作用
專訪國際漫畫研究中心副主任Berndt教授
[2012.07.31]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Русский |

出生於德國的Jaqueline Berndt教授是日本漫畫研究的學術帶頭人。站在美學研究者的角度,將漫畫作為「視覺藝術」進行觀察研究,這對於從小喜好漫畫的日本人來說,既新鮮又富於刺激。

Jaqueline BERNDT

生於前東德耶拿市。就讀於柏林洪堡大學日語專業和美學藝術專業,1991年獲該大學美學藝術學研究科博士學位。同年赴日本,在立命館大學執教10年後供職於橫濱國立大學。2009年度起受聘為京都精華大學漫畫系教授,擔任該大學國際漫畫研究中心副主任、漫畫研究科主任。主要著作有《漫美研》(編著,醍醐書房,2003年)、《Reading Manga: Local and Global Perspectives on Japanese Comics》(Steffi Richter合著,萊比錫大學出版社,2006年)、《世界的連環漫畫與連環漫畫的世界》(論文集,2010年,日、英)、《美術論壇21》第24期特輯「漫畫與MANGA,以及藝術」(編著,醍醐書房,2011年11月)、《Manhwa Manga Manhua: East Asian Comics Studies》(萊比錫大學出版社,2012年3月)等。

被「凡爾賽玫瑰」帶入了漫畫的世界

――您是如何想到要學習日本漫畫的呢?

「我原本就對文學和電影很感興趣。我觀看了電影資料館內收藏的黑澤明和溝口健二等導演的眾多日本電影後,感到這些影片的剪輯方法和畫面構成非常新穎。然而,由於身在東德,當時能看到的最多也就是《裸島》(新藤兼人導演,1960年)之類的了。連大島渚的作品也沒有。80年代後,當我想要接觸更具現代色彩的事物,開始思考與自己同年齡的日本人在看什麼的時候,我聽說了『連環畫在日本非常盛行』。 就在這時,我讀到了一位日籍德國文學家帶到德國來的《三個阿道夫(※1)》和《凡爾賽玫瑰(※2)》,完全被吸引住了。儘管兩部作品的主題都很沉重,但中間卻插入了非常誇張的插科打諢。讓人完全看不懂到底哪些是認真的,哪些是玩笑。比如,奧斯卡(《凡爾賽玫瑰》主角)感到驚訝時,就會變成醜女的模樣,換而言之,她的身份可以是變化的。我對這種不確定性感到很著迷。

當時,關於漫畫的英文書籍只有Frederik L.Schodt的《Manga! Manga! The World of Japanese Comics》(1983年)。加之在我完成關於漫畫的博士論文的20世紀90年代,由於東西德統一,對東德的研究人員來說,情況非常嚴峻。於是,91年,我以立命館大學德語教師的身份來到日本,由此邁入了專業的美學、藝術社會論及漫畫研究領域。」

――在歐美和亞洲各國,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都對漫畫產生了共鳴。您認為漫畫為何能超越文化背景和心理差異,受到廣泛認同呢?

「儘管『閱讀』是一種非常個人化的行為,但我們可以通過漫畫與很多人溝通。同時,日本漫畫特有的畫面組合、對白和人物描寫方法等,具有很高的自由性,留給讀者極大的想像空間。還可以與具有相同愛好的人分享自己的想法。借助網際網路,就可以和全世界的人們進行這樣的交流。在這個時代,漫畫走向全球化並非偶然。

日本漫畫的人物在發展過程中也受到了外國連環畫等因素的影響,怎麼看都不是日本人。超越了人種界限這一點,也是易於被世界接受的原因。同時,由於漫畫具有很高的符號性,所以孩子們大多都會臨摹,開始嘗試自己畫漫畫。漫畫在世界普及時,有關漫畫繪畫方法的書也幾乎同時出版上市了。不僅只是閱讀,還會激發自我情緒的抒發。總之,我認為漫畫之所以受到廣泛認同的主要原因,在於它是人們容易參與其中的一種媒體。 」

  • [2012.07.31]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漫畫能為世界做些什麼?東日本大地震發生後,藝術、音樂、時裝等多個領域的創作者們紛紛站了出來,積極伸出援手。為了描繪出未來的希望,日本與世界其他地方的漫畫家們也迅速展開了行動。
  • 京都的新名勝——漫畫博物館漫畫堪稱現代日本文化的代表,在古都京都有一座以漫畫為主題的綜合博物館。這個集博物館和圖書館功能於一身的廣闊空間,既是研究基地,又是娛樂場所,充滿了無限魅力。我們將帶大家一起來探訪京都的這張新“面孔”。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