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日本的祭祀活動(2)博多袛園山笠和博多導遊
博多祇園山笠,「讓男人成為男人」的祭祀
[2012.11.09] 其它語言:ENGLISH | 日本語 | 简体字 |

在大約2週的祭祀期間,男人們把工作和家庭全都放在一邊,一切以山笠為優先,被稱作「山笠狂人」。他們奉獻出時間、金錢和體力,任勞任怨,一直堅持到祭祀最後一天的「追山笠」。究竟是什麼東西在吸引他們?

山笠屬於大家 人人都盡一份力量

7月15日凌晨4點59分。鼓聲響起,宣告追山笠(※1)正式開始,幾乎就在同時,男人們一齊發出「呀——!」的吼叫聲,響徹雲霄。今年的一番山笠(※2)是「千代流」。將山笠抬入博多總守護神——櫛田神社的儀式被稱作「進神社」,只有一番山笠才有資格在這個儀式上高唱博多祝歌。因此對於各個流派來說,一番山笠可謂7年一次的榮耀時刻。

男人們轉過清道旗(※3)之後,將木棒從肩上卸下,摘下纏在頭上的手絹,面向正面排成整齊的一列。歡聲鼎沸的神社安靜下來,男人們威風凜凜地唱完祝歌,便向著5km之外的終點「決勝處」飛奔起來。

孩子和大人一起奔跑,完成自己的任務

「今年不會只追求速度。隊長綾部直樹說​​了,我們要完成一個任何人​​都不曾做過的史上最美的進社儀式。所以這成了我們的目標之一。不管是摘下纏頭巾,還是扛山笠的人放下肩上的木棍,這些都會造成時間的浪費。不過,大家都非常贊同隊長的想法。」內藤健太(31歲)說道。從出生那一年起,他就和祖父純吉(已故去)、父親真人一起參加山笠,今年也不例外,他和比自己小6歲的弟弟淳一同擔任山笠背面(※4)的扛手。

内藤健太

今年輪到內藤所在的千代町三丁目(街道)來掌管流派山笠運營的一切事務。在成為一番山笠的年頭又正輪上值班街道,這在千代流歷史上大概50年才能趕上一回。「追山笠開始之前的一週時間裏,根本無法工作。因為是值班街道,要操心的事情肯定少不了,我從一開始就做好了這個心理準備。」可是,為了祭祀,整整一週都不工作,這難道不會影響信譽和收入嗎?我將自己的疑問對內藤說了,結果他這樣答道:「我是自己經營買賣,比起那些上班族來時間要自由得多。山笠的成功舉辦要靠大家一起努力,能盡一份力就盡一份力吧!」

街坊鄰里唱「博多祝歌」送走祖父,我要報答這段深情

山笠祭祀時的家庭照。右邊是內藤。(內藤先生提供,1993年7月拍攝)

內藤自小參加山笠,不過五年前祖父的去世卻大大改變了他對山笠的認識,也改變了他與山笠的關係。祖父曾是流派的高層人物——總務會會長。

「為祖父守夜時,綾部只對我說了一句話:『站出來吧!』在我聽來,他是想說,『就算爺爺​​不在了,你也是千代流的一員啊』。在那之前,我總覺得只是跟著祖父和父親參加山笠的。可是,綾部的那句話讓我醒悟了,我自己也是這群男人中的一員。」內藤從小就稱呼綾部為「直樹哥哥」,或許正是因為他們的關係如此親密,才能夠心靈相通吧。

「葬禮時,來了很多人。直到那一天我們才知道有那麼多鄰里街坊在守護著我們。出殯時,所有參加葬禮的人齊聲唱起『博多祝歌』,為祖父送行。那一幕讓我既欣喜又感動。我突然覺得自己有義務將爺爺與街坊鄰里一直珍視、守護的東西繼承下去,從那一刻起,我發自內心地想為街道做一些事情。」

 

(※1)^ 7臺山笠沿著鋪設在街道中的線路奔跑競技,是祭祀活動的最高潮。雖然不是比賽誰快誰慢,但是參加者都動用全部的體力與技術,爭取能第一個抵達終點。

(※2)^ 追山笠時,第一個進入櫛田神社的山笠和流派(街道)。

(※3)^ 山笠進入櫛田神社時,用作折轉點標誌的長旗子。

(※4)^ 面向櫛田神社的一方是「正面」,另一方則被稱為「背面」。

 
  • [2012.11.09]
相關報道
專題相關報道
  • 漫步博多——探訪古代日本的門戶博多位於九州第一大城市福岡市,自古以來便與中國大陸交流頻繁。我與中文翻譯一起走訪了博多區。此行的主題是尋找“生長在博多風土中的亞洲元素”。我們會有怎樣的發現與邂逅呢?兩名女子的博多之旅即將開始,就請跟隨我們一探究竟吧。
  • 山笠的另一朵奇葩“裝飾山笠”——裝綴街道的12公尺藝術有著770餘年歷史的博多祇園山笠。人們除了可以欣賞身穿兜襠布的男人扛山笠的勇猛身姿,還痴迷於山笠上的裝飾。尤其是矗立在大街上的“裝飾山笠”,它那壓倒一切的氣勢瞬間就將游客們帶入祭祀的氛圍中。

精選視訊

最新專題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專欄
  • In the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