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年轻歌舞伎演员的飞跃成长

加藤祐子 [作者简介]

[2011.12.31]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猛士”如云的歌舞伎迷

就是前几天的事。“歌舞伎,真是久违了”——脑中这样想着,坐在了新桥演舞场的观众席上。说是久违,也就是一个半月的意思,我对歌舞伎的喜爱属于这种程度。

虽说喜爱也就是这种程度,歌舞伎迷的世界里,“在母亲肚子里时就时常出入歌舞伎剧场”的大有人在,而充其量不过10年的我,大致看了些歌舞伎,就自称是“迷”的话,会有不自量之嫌。

因为只有不过10年的观赏经历,因此心中有了自己最喜欢的演员时,往往那个人已经进入了技臻艺熟的境地。或者说,正因为他的演技纯熟精湛,才会雷打不动地着迷。所以,反过来说,那个人精湛的演技,成了我欣赏歌舞伎的标准,而对年轻演员的戏则迄今没有太大的热情。(有关“最喜欢的演员”预定下回谈及。)然而,最多10年、但也有10年。10年前令人哀叹“怎么演技这么糟糕!”的20岁前后的年轻人,如今实力大增。望着他们舞台上飒爽的身姿,不时会在心中双手合十,暗自道歉:“认为你们的演技差,真是对不起了。”可喜可贺!

而前些日子在“久违了”1个半月的新桥演舞场,我又一次由衷地表示了道歉。实在令人欣喜!

那天的演出节目是《娘道成寺》。即使没有看过歌舞伎的人,或许对剧情也略有所闻。它讲的是一个姑娘爱上英俊和尚却被欺骗,悲伤、愤怒至极化成一条巨蛇的故事,是巨蛇盘踞于大钟那种形象。美丽的旦角不断变换衣装,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通过舞蹈分别演绎了一个女子从恋爱中的可爱姑娘到苦恋的女人这一过程,是日本舞蹈的一大杰作。

成了历史的“见证人”?

这出戏由尾上菊之助主演,他是名角菊五郎的长子。虽然我不曾认为他的演技差,但还是要请求原谅,以前没有好好看过——演出之精彩,令我不由得想这样道歉。

以往对他的印象是“年轻、英俊、认真,是一个优秀的名门子弟” 。但是,这次的舞台演出令这种印象变成为“领悟的演绎者”。在这里所说的领悟,是指他不辩解、不逃避、不掩饰,凭借自己的演技一决高低的觉悟。实际是一个多小时的演出,几乎全凭他一个人的舞蹈独掌舞台,以自身的存在把宽大的剧场空间完全占为己有。不是“请看我”,而是“请你一定要看着我”,他“脱胎换骨”成长为一个充满自信,令观众着迷的演绎者。

正是因为可以亲眼目睹这种变化,到剧场观赏才感到有趣。能够亲临现场,目睹一个演员的演艺人生中重大转折的瞬间,这是何等幸运。夸张地说,这或许是亲眼看到历史翻开新的一页。

欣赏老演员日益炉火纯青的演技令人欣喜,看到新露头角前途无量的年轻演员的成长过程也令人高兴。更重要的是生动真实,既是活生生的又是同时代的,无论纪录手段如何发达,虚拟世界如何多姿多彩,但这里却有若不是同时代、不亲临现场就无法体验的喜悦。去证实这一点,也是观赏戏剧演出的乐趣。

(2011年11月24日)

goo新闻编辑、专栏作家、翻译。毕业于上智大学国际关系系,获牛津大学国际关系论专业硕士学位。曾任《朝日新闻》记者、联合国总部职员、CNN日语网站编辑。执笔《从大手町看美国总统大选》、《新闻英语》等专栏。译著有巴顿•格尔曼的《垂钓者:副总统切尼》。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