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强公共传播文化外交
推进组织改革的文化大国法国与削减经费先行的日本

渡边启贵 [作者简介]

[2012.02.0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2011年12月,笔者作为演讲人应邀出席了由法国新组建的文化外交中心机构“法兰西院”组织的首届研讨会(“文化外交”,巴黎)。“法兰西院”是法国文化部所属机关“文化・法兰西”与外交部的外宣与文化活动部门于2011年初合并重组而成的,它是一个兼具产业、贸易活动组织功能的公共机构(EPIC),其特征是在享有国家预算的同时,还能比较容易地获取来自民间的资金。出席这次研讨会的,不仅有活跃在当代法国文化教育和外交活动第一线的人士,文化部长弗莱德瑞克·密特郎和外交部长阿兰·朱佩等也赶来发表演讲,文化大国法国正欲重新激活其文化外交。

人才缺乏和预算拮据的日本文化外交

反观日本,从近来的议论看,对文化外交的意识还很低。为何日本人就没有利用文化的力量激活日本外交这种思维呢?在近来有关改革独立行政法人的讨论当中,听说有人主张把从事国际业务的4家法人团体,即国际协力机构(JICA)、国际交流基金、日本贸易振兴协会(JETRO)、国际观光振兴协会(JNTO)统而为一。上述的法国之例自不待言,如果将公共传播和文化外交放在系统战略的高度,以形成各司其职及高效的相互协作体制为目的这样的统一合并,那是可理解的,但笔者不赞成单纯为削减经费进行“合并”。

问题在于削减经费之前,是否充分完善了发挥各自职能的体制。笔者曾在日本驻法国大使馆做过公关文化公使。在第一线,且不谈削减预算,连开展文化活动所必须的人力、财力资源都显得不足。所以在议论组织合并之前,应当从整体上进行战略性思考,就到底需要哪些部门,希望做些怎样的规划等予以充分探讨,,否则将毫无意义。虽然日本存在垂直型行政的问题,但更严重的是由于各个领域力量薄弱,实际情况是联系沟通的不畅。

如果考虑日本的公共传播文化外交实情,为进一步充实专职人员并构建相关省厅(部委)的工作平台,首先应该推进如何组织强有力的运营母体问题的探讨,这是当务之急。

寄期望于定期性国际文化事业

笔者一贯主张,这些讨论的突破口之一是搞活在国外的周年纪念活动。由于当前削减预算的趋势强烈,外务省也对这一提案不太积极。实际上只要得法,在海外举办周年纪念宣传活动花不了多少经费。2008年时值日法外交关系150周年纪念,仅在巴黎的日本大使馆登记的文化活动项目就多达758件,其中大部分策划利用的是民间资金,由政府提供部分援助。

进而通过举办定期性活动,可不断在实践中摸索各省厅(部委)之间携手联合的方式方法。因为是外交,所以各项议论有必要首先考虑到在外交第一线的实效。我期待着周年纪念文化事业、每两年或每三年定期举办的国际文化事业得到深入发展。

首先,人们越来越担心“削减经费是前提”这种方针,将进一步削弱日本的文化外交。这是与世界第三大经济强国极不相称的短视和浅显之见。日本作为引领世界的全球角色,在规范、价值观、文化方面得到世人的评价, 通过“和平”与“安定”、生活与思维习惯上“有礼有节”、“体贴关心”等正面形象在海外的传播,可以提升日本的国格,从而对日本文化产业的繁荣以及地位的提高做出贡献,这是无需赘述的。(2011年12月25日)

nippon.com小组委员会委员。东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所长。1978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系,1980年该大学研究生院地域文化研究专业结业,1983年完成庆应大学研究生院法学研究专业博士课程,1988年完成巴黎第一大学研究生院博士课程,1999年起,任东京外国语大学教授。2008~2010年任日本驻法国大使馆公使,负责宣传、文化工作。历任《Cahiers du Japon》、《外交》杂志编辑委员会主编。主要著作有《密特朗时代的法国》(芦书房,1990年,获涩泽・克洛岱尔奖)、《法国现代史》(中央公论新书,1998年)、《向法国文化外交战略取经》(大修馆书店,2013年)、《现代法国——辉煌时代的终结,向欧洲谋出路》(岩波书店,2015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