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柔道走向何方

坂井一成 [作者简介]

[2012.03.08]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日本柔道面临严峻考验

山下泰裕、斋藤仁等日本柔道运动员曾经长期称雄世界,而如今,由他们确立的“柔道日本”的强大地位受到震撼,欧洲、俄国以及中亚等新兴势力对其构成巨大的威胁。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男子100公斤以上级比赛中,篠原信一和法国达维德・杜耶的决赛正是这一潮流的典型表现。信心十足志在必胜的篠原勾空了杜耶的“内股(用脚从大腿内侧将对方勾倒)”着数,以微妙的姿势两人同时跌倒在榻榻米上,主裁和副裁的判断出现分歧,判定结果为杜耶得分。山下泰裕教练向裁判团提出抗议,但未被接受,篠原获得银牌。杜耶击败篠原夺得金牌,一跃成为法国的英雄。虽然日本媒体将此报道为“本世纪的特大错判”,但篠原在比赛结束后表示:“是我自己还不够强,所以输了。”他的话豪爽中充满了苦恼。

继篠原之后的男子重量级中,井上康生、铃木桂治、石井慧等人才层出不穷。井上在悉尼奥运会100公斤级、铃木在2004年雅典奥运会100公斤级、石井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分别获得金牌。但2012年伦敦奥运在即,男子重量级却没有一位可绝对取胜的主力选手。

必须增加柔道竞技者人数,提高整体水平

日本从2012年度开始在中学将包括柔道在内的“武道”定为必修课。文部科学省表示这项教育的目的,是继承传统文化,培养互相理解的精神,让学生们了解这是“我国的固有文化”,“ 理解武道的传统思想,以尊重对方之心进行练习和比赛”。但是,从安全管理的观点出发,有人提出异议,认为在“保健体育”科目中引进柔道,存在柔道教员短缺的问题。在这种情形下,全日本柔道联盟(全柔联)决定自2013年度起实施新的《全柔联公认指导者资格制度》,对以往20岁以上的有段者即可做教练的规定进行了修改,设置了5段以上具有应考资格的“A” 到3段以上的“C”这3个新类别。

而在世界柔道人口最多的国家法国,柔道与足球平分秋色,占据了两大比赛项目的地位。其指导方法是由持有国家资格的教练在社区设置的道场里进行指导。规定柔道教练资格与大学毕业具有同等水平,在“资格社会”的法国占有重要地位。在2012年2月举行的柔道大满贯巴黎站比赛中,上述杜耶也获得了100公斤以上重量级冠军,而日本男子却与冠军无缘。法国还拥有被誉为目前世界最强的特迪・瑞纳,可谓人才辈出。由此可见,他们通过国家和社区的携手联合,完善制度,扩大竞技者的后备力量,切切实实地提高了竞技水平。虽然很难单纯比较,但法国的柔道人口多达80万,而日本只有20万。此次将武道作为必修课,是否能够就此扩大柔道人口,提高实力,在充实教练体制的同时,中长期的成果如何,还有待观察。

从夺分取胜走向“一本取胜”的柔道

日本柔道有一个时期为国际规则中“偏重分数”的倾向而苦恼。日本始终贯彻“一本取胜”才是真谛的精神。即便得到“技有”(柔道得分种类之一),一旦对方得了“一本”(一招取胜),你就输了。因此,为得到“一本”就必须不断进攻,这是理所当然的,但也可以说是十分粗俗笨拙的原理主义。但在2009年,最小的得分“效果”被废除了,世界柔道的趋势从一时间的得分主义渐渐向“一本”柔道转化。可以说是回到了柔道的出发点,正因为如此,日本柔道的真正价值将受到考验。男队总教练恰好是前述的篠原,作为一名指导者,他会怎样抹去自己痛苦的过去,我们将拭目以待。

(写于2012年2月13日)

神户大学研究生院国际文化学研究科教授。1992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外语系法语学科。攻读东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院地区文化研究科硕士课程、一桥大学研究生院社会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后,1996年进入文部省(负责外国调查工作)。历任巴黎政治学院客座研究员、巴黎第十大学客座教授、巴黎第二大学客座教授等职,后任现职。博士(学术)。主要著作有《欧洲的民族对立与共生》[增补版](芦书房/2014年)。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