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生活第一”是真的吗?

细谷雄一 [作者简介]

[2012.10.0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العربية |

7月2日中午12点30分,民主党山冈贤次众议员(前国家公安委员长)等50名同属该党的国会议员因反对野田佳彦政权做出的消费税增税决定而向民主党领导层提交了退党申请。当日傍晚,掀起这场“叛乱”的民主党前党魁小泽一郎在出席记者见面会时表示自己将退出民主党,并以“增税前还有应该做的事情”为由,批判了做出消费税增税决定的野田首相。小泽前党魁阐述了让民主党在2009年大选中实现政权更替的选举承诺里提出的“国民生活第一”理念的重要性。此外,小泽等退出民主党的议员在众参两院组建了新派系,并将新党定名为“国民生活第一”党,名称之长尚无先例。

恐怕是“选举第一”

然而,小泽前党魁真的认为“国民生活第一”吗?针对其动机,各种指责不绝于耳。民主党政策调查会长前原诚司在看到小泽前党魁因反对消费税增税而选择退党的举动后,强烈批判道:“如果认为仅凭‘反增税、反核电’就能赢得选举胜利的话,那是对广大国民的侮辱”。此外,玄叶光一郎外相也表示:“虽然承诺通过将补助金改为一次性补贴的形式扩大财源(※1),但事实表明这是不可能的。明知不行却非说行,这是极其不诚实的。”

还有,自由民主党的麻生太郎前首相也讽刺道:“听说是叫做国民生活第一的新党,只怕是叫做‘选举第一党’更切实际吧。”这种种评判都可谓是一针见血。

追随小泽前党魁退党的议员中,除了一部分是小泽的亲信外,其余都是一些初次当选、选举基础薄弱的议员。恐怕在下届大选中,大部分造反议员都将失去议席。犹如煽动这些议员的不安情绪一般,小泽反反复复地强调“大选已迫在眉睫”。众多选举基础薄弱的议员则仿佛被迷住了一般,幻想着小泽掌握了能够赢得选举胜利的 “魔法”和丰厚的“资金”。但小泽已经没有这样的“魔法”了,而且人们也不认为他曾经有过。

小泽确实跟随田中角荣和竹下登学习了旨在赢得选举胜利的战术,并将它们传授予年轻议员。能够做到这些的资深议员在民主党内寥寥无几。然而,民主党在2009年的大选中跃然胜出,并非得益于时任干事长小泽的“魔法”,莫如说,那是因为人们对自民党长期执政的厌倦和批判所致。实际上,当时民主党的支持率并非很高。据读卖新闻与早稻田大学联合开展的舆论调查显示,自民党在2009年2月时的支持率为33.7%,民主党支持率为23.1%。而另一方面,2009年6月,表示对自民党感到失望的民众比例达到了73%(※2)

不为舆论看好的小泽

现在,广大民众对小泽等人的行为也持严厉态度。实际上,在《产经新闻》(6月30日、7月1日)和《每日新闻》(6月27日、28日)开展的舆论调查中,表示对小泽新党不抱期待的民众分别达到了86.7%和71%。由此可见,对选举感到不安的议员们追随小泽退党的行为并不合理。退出民主党加入新党后,在下届选举中失去议席的可能性应该会更高。灾区民众对这种动向也表示了愤慨。一位居住在岩手县陆前高田市的临时安置房内的70多岁的妇女批评道:“小泽不曾顾及灾区。他在意的终究只是自己身边的事情。是个和灾区毫无关系的人”(产经新闻,2012年7月3日)。野田政权中像环境大臣细野豪志那样多次前往福岛第一核电站和灾区的阁僚和官员不在少数,与此相对,小泽却并未频繁地走访包括他老家岩手县在内的灾区,由此引起人们反感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他真的认为“国民生活第一”吗?

到头来,小泽变成了彻底远离“国民生活”的人。他在永田町(日本国家政治的中枢地区——译注)已度过了40多年议员生活,恐怕不能指望他还保持着普通民众的心态感觉吧。相反,我觉得为了避免出现希腊那样的财政危机而不断努力,认真思考有助于维护日本国民生活的对策,并甘冒遭受批评的风险致力于财政健全化事业的野田佳彦首相才是真正在为“国民生活”着想。到底哪个政治家是真的认为“国民生活第一”呢?考验选民判断能力的时候即将到来。

(2012年7月6日 )

(※1)^ (编辑部注)民主党在面向2009年大选公布的选举承诺中宣称将废除由国家规定用途的“附带条件型补助金”,改为“地方可自由使用的一次性交付金”,这样“不仅可以有效利用财源,而且由于不需要申请补助金,所以可以减少补助金相关经费和人事费”,“不再强制施行国家层面的过高标准,认可符合地区实际情况的标准,进而实现以低成本提供高品质行政服务的目标”,该承诺称通过此项经费削减措施,可从行政经费及补助金等55.1万亿日元预算中筹措出6.1万亿日元财源。
民主党选举承诺的官方英文翻译中,“废除‘附带条件型补助金’,改为‘地方可自由使用的一次性交付金’”翻译为abolish all tied subsidies to local governments and replace these with “lump-sum grants” whose use can, in principle, be freely determined by local governments。(pdf的第33页:由于两个文件变成了一个PDF,所以与页脚的页码数字不同。)
“不仅可以有效利用财源,而且由于不需要申请补助金,所以可以减少补助金相关经费和人事费”翻译为Introduction of “lump-sum grants” will improve fiscal efficiency and obviate the subsidy application process, thereby reducing personnel expenses and other expenses related to subsidy applications。(pdf的第33页)
“不再强制施行国家层面的过高标准,认可符合地区实际情况的标准,进而实现以低成本提供高品质行政服务的目标”翻译为Enable low cost, high-quality government services by allowing standards adapted to local conditions and not imposing national standards excessively。(pdf的第10页)

(※2)^ 田中爱治、河野胜、日野爱郎、饭田健、读卖新闻舆论调查部“2009年,为何发生了政权更替?”(劲草书房/2009年)

nippon.com编辑委员。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教授。1971年生于千叶县。毕业于立教大学法学系。2000年完成庆应义塾大学研究生院政治学专业博士课程。曾任北海道大学法学系及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专任讲师,2006年任庆应义塾大学法学系副教授,2011年升任教授。著述有《战后国际秩序与英国外交——战后欧洲的形成,1945-1951》(创文社,获得SUNTORY学艺奖)、《大英帝国的外交官》(筑摩书房)、《伦理战争——托尼・布莱尔的辉煌与挫折》(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