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振衰落的日本柔道

坂井一成 [作者简介]

[2012.11.06]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伦敦奥运的冲击

伦敦奥运会上,日本总共夺得38块奖牌,是史上获得奖牌数最多的一届。然而,男子柔道却以无金告终,可谓事态严重。女子柔道也仅有57公斤级松本薫选手的一枚金牌。

伦敦奥运会的柔道比赛规则废除了“效果”分,直接抓对手裤子的技巧被禁止,其目的是鼓励运动员正确交战和施计。按理说,这对一向崇尚“一本”制胜的日本队来说是十分有利的。正因为如此,日本柔道令人遗憾的比赛结果无论如何也是交代不过去的。

摆脱“柔道村”体制

问题究竟出在哪里?每位选手个人的实力属于世界水平这一点是肯定的,在各类世界级比赛中日本选手依然成绩斐然。但是,成绩不稳定也是事实。在日本称霸于世界的重量级选手选拔中,由于没有绝对主力,因此迟迟难以定夺。虽然理想中是 “无论选谁都能拿金牌”,可事实上却一败涂地。所以,不得不认为问题出在选手的培养方法上。此次夺得男子100公斤以上级金牌的法国名将泰迪·瑞纳,在世锦赛中也连续4届夺金,成绩骄人。要使他这样的王牌选手重新涌现,我们存在哪些欠缺?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摆脱“柔道村”体制(村或村社会,主要指日本村落所特有的社会构造。通常多有闭塞、排他的含义——译注)。也就是说,柔道是日本的传统竞技项目,是“家传绝技”,所以在日本人的指导下提高竞技水平,在世界大赛上也必能夺魁,因而教练自然应该由这一传统的继承者——日本人来担任。“柔道村”就是指基于上述思维的日本柔道界的运作方式。既然无法在世界上取胜,那就必须向世界学习。如此简单的道理,却还没有为日本柔道这个封闭的“村社会”所领会。

“这一天迟早会到来。我早就做好了思想准备。”(斋藤仁:洛杉矶奥运会和首尔奥运会95公斤以上级冠军,北京奥运会男子柔道队教练)(《读卖新闻》2012年8月5日),可见全日本柔道联盟的干部也已认识到日本队在世界大赛上无力夺冠的现实。为了摆脱“柔道村”体制,在国际大赛上取胜,需要以聘请外国教练和鼓励柔道运动员留学为中心实施改革。

全球化与结构改革

普及工作也是不可或缺的。涌现出世界冠军瑞纳的法国,以各个地区为基础,积极推进道场的设置和人才的培养,竞技人口如今已大大超过了日本。反观日本,运动员很大一部分是在 个别的“柔道强校”培养的,这种在特定学校进行特训的体制是不利于普及推广的。

男子柔道教练筱原信一谈到了选手选拔程序的问题以及日本选手与外国选手的体能差距(《每日新闻》2012年8月7日)。不过,选手们在“金牌魔咒”的束缚之下日趋萎缩的状态也不得不说是一大问题。它同时也是一个精神层面的课题。金牌当然是每一个运动员的奋斗目标,但最终结果是银牌和铜牌时,需要的应该是更加积极向上的态度而非道歉。

“柔道”如今已成为世界的“JUDO(柔道的日语读音——译注)”。我们固然要珍视“一本制胜”的柔道,但如果无视“JUDO”而一味执着于 “加拉帕戈斯综合症(达尔文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上碰到的区域性生物,其进化方式独特,与大陆上的生物截然不同。意指那些在日本进化发展且与世界标准相去甚远的日本独特的事物——译注)”式的“柔道”,那么日本的柔道怕是难有出头之日了。日本必须抛弃“日本柔道是世界的典范”这种认识,重新认识柔道,将其定位为“世界柔道的一种”,由此寻找自身的欠缺,破除禁忌,摸索出一条东山再起的途径。

(2012年9月10日)

神户大学研究生院国际文化学研究科教授。1992年毕业于东京外国语大学外语系法语学科。攻读东京外国语大学研究生院地区文化研究科硕士课程、一桥大学研究生院社会学研究科博士课程后,1996年进入文部省(负责外国调查工作)。历任巴黎政治学院客座研究员、巴黎第十大学客座教授、巴黎第二大学客座教授等职,后任现职。博士(学术)。主要著作有《欧洲的民族对立与共生》[增补版](芦书房/2014年)。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