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田首相为何决心解散众议院?

竹中治坚 [作者简介]

[2012.12.13]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于11月16日正式解散众议院。想必读者(尤其是国外读者)中大概会有很多人对为何选择这个时期解散而大惑不解吧。抱有这种感觉的最大原因在于舆论对野田内阁和民主党的支持率持续低迷。众议院解散前主要报纸的舆论调查显示,内阁支持率跌破20%,而且回答大选中在比例代表制选区投票给民主党的人也徘徊在10-20%水平。

在这种对执政党极其不利的情况下,野田内阁和民主党为何决定进行大选呢?这就有必要了解“社会保障与税制一体化改革”相关法案的审议,尤其是它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的过程。

众议院宣布解散后,全场议员高呼“万岁”(2012年11月16日照片,产经新闻社)

 

“一体化改革”在参院获得通过的条件,是解散众院的承诺

野田首相为实现内阁的最重要课题——以消费税增税为支柱的社会保障和税制一体化改革,在今年3月向国会提交了相关法案。然而在“扭曲”国会中,要通过法案则必须得到在野党自民党的协助。民主党与自民党、公明党展开了协商,并同意按照自民党公明党两党的主张来修改法案。最后法案经过共同修改后,于6月26日在众议院获得通过。

自民党与民主党合作有以下三个原因:(1)在2010年参议院选举中承诺过消费税增税;(2)希望民主党在法案表决问题上出现内部分裂;(3)防范大阪市长桥下彻领导的“维新会”借助日本政坛长期以来“无法决定的政治”局面而壮大势力。详细内容请参见笔者过去的专栏文章。

然而,法案在众议院通过并不意味着最终成立。自民党内部从一开始就有部分人强烈要求阻止法案的通过,并逼迫野田首相解散众议院。在参议院法案审议过程中,响应此要求的势头增强,自民党内部基本统一了意见,决定废除三党合作协议,提出内阁不信任决议案和问责决议案。于是野田首相于8月8日与自民党总裁谷垣祯一、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举行了党首会谈,承诺法案通过后在“近期”解散众议院。就这样野田首相在参议院总算也成功地得到自民、公明两党的协助,社会保障和税制一体化改革相关法案在参议院通过并得以最终成立。

如果自民党提出不信任决议案和问责决议案,三党合作协议即遭废弃,法案则无法得到通过。如此一来野田首相就会陷入困境,很可能被迫解散众议院或者内阁全体辞职。因此野田首相回应谷垣总裁尽快解散众议院的要求,迫不得已地表明将“近期”解散众议院。

野田首相无力推迟解散众议院

之后,自民党继续要求野田首相兑现尽快解散众议院的承诺。对此野田首相提出了解散的条件:(1)通过《特例公债法案》;(2)通过以众议院议员定额调正和议员定额削减为核心的选举制度改革法案;(3)设置社会保障制度改革国民会议。

自民党表示了合作姿态。于是野田首相在11月14日的党首辩论中,再次要求各党协助通过选举制度改革法案,并以16日解散众议院作为交换条件。

首相虽然就解散众议院提出了各种条件,但对进一步推延解散日期已显得无能为力。再三推迟解散众议院会给选民造成一种首相违背承诺的印象,这对民主党来说处境将变得更加被动。此外自民党也会因此完全拒绝协助法案的审议工作,从而陷入政治僵局。从以往的事例来看,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批判的矛头都会指向内阁和执政党。

总而言之,在8月党首会谈上被自民党抓住“近期”解散众议院这个把柄后,野田首相的众议院解散权就此受到了限制。而首相迫不得已做出明确表态,则是因为法案在参议院被当作了要挟条件。此次解散众议院再次印证了参议院的影响力,表明参议院如今甚或还能操控左右首相的众议院解散权。

(2012年11月23日)

nippon.com 编辑委员。1971年生于东京都。1993年东大法学系毕业后进入大藏省(现财务省)。1998年美国斯坦福大学政治系博士课程结业。1999年任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副教授、2007年起任准教授,现为教授。主要著作有《何为参议院?1947-2010》(中央公论新社,获大佛次郎论坛奖)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