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新政权的东亚外交战略
多元化与多边化

小仓和夫 [作者简介]

[2013.02.14]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无论任何时代、任何国家,新政权的诞生都是国内和外交政策推陈出新的良机。

然而,新政权之间的政策方向各有偏差,误解他国意图和做法而引发摩擦的情况也并不罕见。

时值日本和韩国的新政权诞生之际,应当如何避免误解和摩擦,使日韩关系走上稳定发展的轨道呢?

需要冷静对待的“历史认识问题”

两国政府首先应该注意的一点,是对于“过去”或韩方所说的“历史认识”问题的处理。

两国的领导人有必要在头脑和内心两个层面认识到,将历史问题作为“外交”问题的做法本身,就是一种对历史的认识问题。此外最重要的,是在将历史认识问题作为双边问题(ISSUE)处理这一做法本身的对错及其处理方式上,应该保持冷静清醒的“认识”。如果政治领导人本人在这个问题上感情用事,那只会加剧摩擦。

同时,两国领导人必须在“不能将历史认识问题与现状认识和未来展望割裂开来讨论”这样一“认识”上保持一致。因为如果不能保证被反映到现在和未来的政策中去,那么对“历史认识”的相互理解就会缺乏政策意义。

在此基础上,两国在通过外交途径处理上述问题时,应该努力不受各自国家内政问题的干扰。作为这种努力的一环,日方应该避免在过去的问题上“妄言乱语”,始终将明确表达了日方谢罪和反省态度的村山谈话作为一切行动的出发点。

另一方面,韩方如果把包括慰安妇(即性奴、被强迫的性奴——译注)问题在内的历史问题作为外交问题,那就必须足够慎重地判断在何时、何地,由谁与日方讨论这些问题才是妥当之举。

多边战略互惠关系的重要性

然而,如果只顾及到这些方面,日韩两国恐怕无法完全克服“过去”的影响。人们经常强调要有面向未来的长远思维、促进青少年的交流活动等。但从中期来看,日韩两国必须在东亚外交战略上达成共识(至少要深刻理解彼此的战略)。

基于上述观点,在针对朝鲜的现阶段战略方面,尽管日美韩三国的战略协调也很重要,但莫如说更为重要的,是深入探讨东亚整体的中期展望与战略。尤其是在如何应对中国崛起的问题上,必须加深包括经济界在内的政策对话。

此外,关于朝鲜半岛(在南北统一这一长期展望之前的)中期展望,日韩之间自不待言,还应积极发挥美国和澳大利亚参与在内的论坛或日中韩三方论坛的作用,加深战略对话。

与上述对话齐同并进的具体战略,最重要的应该是两国首脑在签署日韩经济合作协定(FTA)问题上达成共识。同时,针对石油储备、新能源开发、海洋开发(包括海洋牧场等渔业资源的开发)、作为粮食安全保障对策的粮食储备、防灾对策(包括核能安全政策)等问题,还应在高级别层面实现政策协调。为此,作为具体措施之一,应当力图提升日韩部长级会议的活跃度。

如果日本和韩国可以构建多边战略互惠关系,想必将会有助于两国克服“过去”的影响,从“战略性”角度来处理竹岛(韩国称独岛——译注)问题。

在东亚地区促进外交主体的多元化

其次,日本还应该连同经济合作,在东亚地区促进外交主体的多元化发展。换言之,应该让韩国充分认识到尽管政府是外交活动的主要推手,但并非唯一的推手,还应该主动实践这一点。也就是说,应该在日韩两国乃至整个东亚地区进一步推广这样一种认识,即在某些问题上,NGO、NPO、市民团体和有识之士等也可以成为政策对话的主体。因为通过实现外交主体的“多元化”,可以降低各种问题趋向“政治化”的可能性,有助于将其影响控制在最小程度。

此外,促进市民团体和NPO组织之间的交流合作,尤其是在环境、福利、社会性别差异、教育和多文化共生等领域的合作,将有助于日韩两国在研究这些社会问题时引入国际化的思维 。

在实现上述目标的过程中,有一个基本前提。那就是两国新政权应该充分“认知”并尊重对方政权。为此,培养政治领导人之间的互信关系就有重要意义。事实上,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最近日中、日韩关系出现摩擦的一个原因正是在于政治领导人之间的互不信任。从这个意义而言,应该尽早促成日韩领导人举行会谈。

(2012年12月25日)

青山学院大学特聘教授。日本财团东京2020残奥会支援中心理事长。1938年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及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系。1962年进入外务省。历任文化交流部部长、经济局局长、外务审议官、驻越南大使、驻韩国大使、驻法国大使等。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独立行政法人国际交流基金理事长。著作有《对全球主义的叛逆》(中央公论新社,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