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与日本文化

近藤诚一 [作者简介]

[2013.03.07]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FRANÇAIS | ESPAÑOL |

在谈及某个国家时,我们往往会先从该国的人口、GDP(包括总量和人均)、国土面积方面展开话题。因为它们都可以用客观数字表示,容易和其他国家进行比较或者在世界中为其排名定位。

对“生活质量”的国际比较

但是,这些数据无法提供给我们有关该国生活质量的满意回答。于是,近来出现了通过各种指标展开的国际比较。UNDP(联合国开发计划)的HDI(人类发展指数)结合人均GDP、平均寿命、教育这三项指标来衡量一个国家的人类生活发展水平;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幸福指数(Better life Index)则综合11个项目的数据,评测各个国家居民幸福(Well being)程度。同时,也有各种民间调查,例如《新闻周刊》杂志的“2010年,世界100个最好国家(World’s Best Countries, 2010)”、《经济学人》杂志的“2012年,人均综合财富(Inclusive wealth per person, 2012(依据IMF、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发行之资料制作))”等。

此外,还有从人们的意趣角度所作的调查,比如那个国家的国民有怎样的特点、想不想去走访一下那个国家等等,这种调查虽然略带有主观色彩,却也很有意义。这类调查,受其特性所限,往往采取舆论调查的形式。虽然缺乏科学性,但这种榜单反而能很好地反映出大众的兴趣关心之所在。例如《读者文摘》杂志的“最适宜居住的城市”、英国广播公司的“各国在世界的影响(Views of Different Countries’ Influence)”、西蒙•安浩的“国家品牌指数(Nation Brand Index)”等即属于此类调查。

软实力获得高度评价

以上无论哪一种排名,都不能100%反映出某一个国家的价值,或者完全满足某一个人的趣向所好。但是,如果把几种指标综合起来,那么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不难得出结论的。从这一观点出发,试将以下7种榜单中日本的排名,与经济总量高于日本的美国和中国做一比较(部分统计未将中国列为对象)。

指标 日本 美国 中国
人类发展指数(2009) 10 13
幸福指数(2012) 21 3
世界100个最好国家(2010) 9 11 59
人均综合财富(2012) 1 2
最适宜居住的城市(2005-06) 12 23 84
各国在世界的(积极)影响(2009) 2 7 8
国家品牌指数(2009) 5 1 22

根据这些资料可以推断,较之于在数字上反映出来的经济指标或是媒体渲染的形象(政治停滞不前、社会问题严峻等),日本在安全、清洁、社会团结一致、体谅关怀、教育、技能等人力资源、文化的创造性等软实力方面得分很高,国际口碑颇佳。

获得这些正面评价的一个因素,一般认为是日本人的“国民性”。对此,笔者将在下文中试做若干考察,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独特的自然观孕育的日本文化

日本人思想观念的特征之一在于自然观。欧美人认为,人因为有理性而尊贵,而且,对理性的高度评价产生了二元论的概念,其文明的基础是建立在人类可以征服没有自我意志(不过是机械性存在)的自然这种观点上的。但是日本人认为,人类归根到底是自然的一个组成部分,征服自然实属妄尊自大,应该与自然同生共处,融为一体。

欧美的方式产生了科学技术,为文明做出了贡献。但过于相信科学和人类的狂妄自大,到头来使人类始终抱有遭遇灾难的风险。谁都无法保证人类可以完全控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全球暖化。资源的滥采滥用有可能破坏生态平衡,而一旦遭受破坏,则依靠人力是无法挽回的。善恶二元论正导致国家间和民族间永无止境的憎恶连锁。圣经中倾诉人类狂妄自大之危险的巴别塔,也是对人类现实社会的警示。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日本人畏惧自然,这就对用科学技术征服自然的行为起到了一定的抑制作用。自然界存在着以复杂的生态系统为代表的规律,日本人认为它们是人类无论如何无法理解掌握的,这就成为在科技进步方面落后于欧美的原因,同时也领悟到人类自身能力的局限,即便科学已如此发达,也并不能自制出细胞。茫然的科学实验,只会产生出弗兰肯斯坦这样的科学怪人。日本人的这种认识都是来源于他们内心里对自然的敬畏。

众所周知,日本人对自然,特别是季节的变化非常敏感,与自然融为一体并从中享受快乐。书信的开头必定会写上一两句与季节相应的词句。同样表达下雨,会因季节不同名称各异。老百姓对司空见惯的鱼的叫法,也随季节而不同。比如,五月雨、初鲣(一年中最早上市的鲣鱼)是指5月,名残鳢(秋、冬季节的海鳗)则是9月,从名称上就可以判断出是什么季节。日餐在装盘盛碟时也必定会配上应季的枝叶或花瓣。

日本人自古以来不仅相信动植物,有时甚至还相信无机物都有灵魂,对它们十分珍重。动物化身为人报答悉心照料之恩这类故事出现在许多传说和童话中。动物和人一样知恩有情,日本人感到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有的地方还有供针的习俗,把折断、弯曲、生锈的缝纫用针拿到神社供奉。这些都不是原始宗教的泛神论,而是日本人至今依然具备的一种世界观。

敬畏自然,认为自己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这种谦虚的态度,使得人们能够对他人也保持谦虚,为了整体而努力克制自己。这样一来,整体得以改善,自己也得益其中;相反,如果一个人私欲先行,那么众人效之,就会引起混乱,结果导致大家都蒙受损失。日本人深知这个道理,并从“3.11”大地震后东北灾民的行动中很好地表现了出来。对不堪忍受的大自然的肆虐,人们将其认为是“无可奈何”之事而不去无益地怨愤。这决不意味着“宿命论”,而是一种极其现实的智慧的表现,他们不在非建设性的事物上耗费无用的力气,而是和家人、朋友携起手来,等待自然赋予的新的恩泽。

海外创作人员的短期学习交流项目

外国艺术家研习会 照片提供:ARCUS项目执行委员会(茨城县守谷市)

相继不断的自然灾害和每一季节的山珍海错——大概就是这样的历史使日本人产生了这种哲学观。地球有限的自然,如今已经不能再任凭人类无尽的欲望继续破坏下去;同时善恶二元论导致的反恐和报复的恶性循环愈演愈烈。在这种情势下,不妨将日本人的价值观为世界所共有。而且,正因为很多人隐隐约约有所感悟,所以今天蕴藏了这种理念的日本文化才会博得世人的喜爱。

日本的许多漫画和动画不单纯是一种娱乐。犹如迪斯尼动画片劝善惩恶,诠释和传播“美国之梦”那样,日本的动画片有意无意暂且不论,其中都蕴含了日本式思想,宫崎骏的动画片就是一个典型。尊重自然,惩戒人类的傲慢,它通过感性而非语言传达给了世界各国的动漫爱好者。如上所述,大概就是因此使日本的形象提高到数字、语言无法表达的高度。

拼命用语言来表述那些无法用语言说明的事情——我的这种努力就到此为止吧。各位读者,希望你们一定到日本来短期逗留一段时间。日本的文化厅以艺术家、创作人员、研究人员为对象,从2011年开始实施了短期逗留形式的“artist in residence”项目,为他们提供财政援助,支持他们的创作活动。此外,文部科学省和民间组织也有各种招待留学生的项目。希望大家利用这些项目走访日本,凭借各自敏锐的感受力来验证一下我的假说是否正确。

(2013年1月17日)

文化厅长官。1946年神奈川县生。1971年东京大学教养系英国专业毕业后入研究生院政治学政治专业中途退学。1972年进入外务省。1973-1975年留学于英国牛津大学。曾担任广报文化交流部长,驻菲律宾大使馆参事官,驻美国大使馆参事官,同公使,经济局参事官,同审议官,OECD副秘书长,广报文化交流部长,国际贸易·经济担当大使等。2006-2008年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日本政府代表部特命全权大使。2008年出任丹麦王国大使。2010年7月起担任文化厅长官。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