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澳伙伴关系的未来

小仓和夫 [作者简介]

[2013.03.27]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澳大利亚政府白皮书的根本在于“中国的崛起”

2012年10月,澳大利亚政府就亚洲政策问题发表了《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Australia in the Asian Century White Paper)》白皮书。白皮书认为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并为澳大利亚在未来如何抓住亚洲跃进的难得机遇,取得最大的经济利益规划了蓝图。

这份白皮书的发表本身,正如文中恰如其分的表述那样,它传达出了澳大利亚意图进一步接近并理解亚洲的真挚希望。朱丽亚•吉拉德总理在白皮书前言中明确表示,要“使我们成为一个更了解亚洲、更具亚洲能力的国家(More Asia-literate and Asia-capable nation)”。

但是,白皮书整体的色调,从某种角度来看,可以说略带偏颇。在它的全文中自始至终贯穿的主旨思想,是澳大利亚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的崛起,特别关注的是澳大利亚如何能从中国经济的飞跃发展中获得最大限度的利益。这份白皮书,极端而言,它不是有关亚洲的白皮书,而是有关中国的白皮书。但这其中有它深刻的理由。

与中国不享有共同的战略利害和政治理念

这是因为,实不为过地说,中国的崛起使澳大利亚在历史上首次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从历史上看,在政治上与澳大利亚关系最为重要的,曾经是英国以及之后的美国及日本,而且也是经济上相互依赖的密切伙伴。这些伙伴国和澳大利亚共享市场原理、民主主义这种相同的政治、经济理念。换言之,澳大利亚与其经济伙伴不仅有共同的利害关系,而且还共有同样的政治战略。然而,澳大利亚和中国的经济关系虽然取得了飞跃性的发展,但两国的战略利害关系未必一致,政治理念也不尽相同。如何与这样的伙伴交往,对澳大利亚来说是一个全新的复杂问题。

必须强化日澳伙伴关系

日本也面临着类似于澳大利亚的进退两难之处境。在与中国加强经济关系和与美国加强安全保障关系这两者之间,如何才能保持平衡,这对日本也是一大难题。但是,澳大利亚与日本有着决定性的不同。那就是因为地理、历史的原因,它和中国之间,即便存在理念、观点上的不同,但不大可能发展成为深刻的政治对立。因而,澳大利亚可以采取一种“政经分离”的政策,保持与中国的关系。

而这种政策,很有可能为日本与澳大利亚的伙伴带来微妙的影响。最近,日澳两国重视加强在安全保障方面的合作,还在中东地区构建和平的合作基础上,摸索在军事技术上进行合作的可能性。日澳两国在经济上不断加深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与此同时如果要扩大安全保障方面的协作,那么在对中认识、对中政策上必须进一步加深相互间的对话。这时必须考虑在内的,还有美国的对中认识和政策;但是,中国自己对自身未来的方针政策是什么这一点是最为重要的。因为决定中国未来的,是中国自己。

从中长期观点来看,如果站在这样一种立场,即认为中国向市场原理和民主主义社会软着陆,对日、澳、美以及中国本身都是非常有益的,那么,这就要求日澳两国进行认真思考,为此应该与美国怎样合作并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中国。

如上所述,日澳伙伴关系的背后,存在着中国问题。从聚焦中国的澳大利亚的亚洲白皮书中似乎可以看出,它不但没有轻视与日本的伙伴关系,反而暗示了应该如何加强这种关系。

(2013年3月4日)

青山学院大学特聘教授。日本财团东京2020残奥会支援中心理事长。1938年生。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学系及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系。1962年进入外务省。历任文化交流部部长、经济局局长、外务审议官、驻越南大使、驻韩国大使、驻法国大使等。2003年10月至2011年9月任独立行政法人国际交流基金理事长。著作有《对全球主义的叛逆》(中央公论新社,2004年)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