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核事故2年
在德国和日本的政治影响

萨勒・斯文 [作者简介]

[2013.06.05]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العربية |

福岛第一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发生后,尽管2年多时间过去了,但至今仍有10万多人受核污染的影响而有家难回。而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核事故在欧州各国所产生的影响,似乎要远远大于日本国内。

德国、意大利、瑞士已经决定分阶段逐步淘汰核能。法国为了确保必要的能源,正在商讨新的途径,以减低对核能的依赖。德国大幅扩大了可再生能源的使用,目前已占据了能源供应总量的近30%。尽管在福岛核灾后德国关闭了八家核电站,但通过扩充可再生能源的比率,德国维持了电力纯输出国的地位。2012年,发电量高出耗电量44亿千瓦时,电力出口比之前3年更是有增无减。其中,特别是2012年,法国由于遭遇罕见的寒冬,取暖用电激增,对德国的电力进口依赖度大大增加。

大选结果,未能反映民意

另一方面,日本的反核运动依然缺乏政治影响力。2012年12月的众议院选举结果自不待言,实际上,2011年以后举行的地方选举、县议会选举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

舆论调查显示,日本国民强烈反对核能,但福岛核事故后举行的选举中,当选者几乎都是核能推进派的候选人或政党。一些政治家还公开表示,他们无法理解人们的恐惧;某个政治家将意大利国民投票否决核电站重启计划一事,形容为“集体歇斯底里”,称在日本脱核电“不是说废除就废除的简单问题”。尽管如此大放厥词,这个政治家仍然在2012年12月的众议院选举中当选。国会议员的认识与民意就是如此地脱节。

与民意向背,导致政治失信

与民意向背而行不仅仅表现在能源政策上。日本对战争历史的诠释也是一个例子。尽管针对战争时期日军的屠杀行为,有些政治家持掩饰责任的态度,但依然再次当选。而舆论调查表明,这种姿态并未在国民中得到广泛支持。

同样,现在的众议院议员半数以上赞成修改“宪法”中关于放弃战争的第九条,但半数以上的国民则坚决反对这个想法。

这种现象在其他国家也可以看到,其部分原因是由选举制度的特性所造成的。然而,最大的问题在于,所谓的议会制民主主义各国,国民的相当一部分选择了放弃投票这个事实。在2012年12月的众议院选举中,尤为明显地可以看到民众对政党失望旁观现象的扩大,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无疑是当代政治中最为紧迫的任务之一。

(2013年4月24日 原文英语)

上智大学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东京事务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于德国。在美因茨大学、科隆大学、波恩大学攻读历史学与政治学。在金泽大学留学4年后,于1999年获得波恩大学文学系日本研究专业博士学位。历任德国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学研究部部长、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编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册: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国东洋文化研究协会、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