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与中南美音乐

罗梅罗Isami [作者简介]

[2013.09.13] 其它語言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数年前,在东京涩谷的音像店偶尔看到了墨西哥歌手何塞・何塞的精选辑(CD2张套)。说实话,我不是他的歌迷,但由于很感意外,于是买了一套。如果我住在美国,有“歌坛王子”之称的他,其歌曲专辑我会很容易地找到。因为在美国,来自墨西哥或西班牙语国家的人口非常多,超过了5,000万人,但日本的情况就大不一样了。

中南美出身者,人数仅次于中国和韩国

法务省数据显示,截至2012年,居住于日本的外国人有200万人,约占全国人口的1.5%。其中中国人32%、韩国人27%、菲律宾人10%,10个外国人当中,7个来自这三个国家。中南美出身者为13%,共25万3千人,其中巴西人居首,共19万,以下依次为秘鲁4万9000人、玻利维亚5200人、阿根廷2700人、哥伦比亚2250人、墨西哥1900人、巴拉圭1800人。

就结论而言,在数量上,我们中南美人未必是美国的“实力强大的少数群体”,但却是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在日本的外国人中,位居第三,仅次于中国人和韩国人。也就是说,在涩谷的商店里看到何塞・何塞的CD也不足为奇。

但现实是,日本的音像店不会为了满足区区25万人的需求而销售CD。中南美的当红歌手胡安•路易斯•格拉、卡耶塔诺•费洛索、Soda Stereo、朱丽叶•贝内加斯等人的CD,很多人都不是在日本的CD商店,而是通过其他途径购买的。也就是说,陈列在商店里的CD,显然是以日本顾客为对象的。

卡拉OK中西班牙语原创歌曲丰富

谈及日本的外国音乐时,有一点需要注意。在这个国家,为了区分外国音乐和日本艺术家的音乐,使用了“洋乐”这个词。从严格的意义上说,这其中除了包括美国、英国,还有探戈、萨尔萨、巴萨诺瓦这样的其他地区的音乐。但是,大多数日本人所说的“洋乐”,是指麦克尔•杰克逊、披头士这种英语音乐。若去大型音像商店,你就能实际感受到这一点。“洋乐”专区占地很大,而中南美的音乐则被置于规模极小的“世界音乐”类别中。

也就是说,中南美音乐分属于只有“特殊人士”才会光顾的专区里。

然而,无论用葡萄牙语还是西班牙语演唱的中南美歌曲,在日本各地都广泛传唱,即便不知道曲名和发祥地,很多日本人都听过多次,而且不少人或许还很喜欢。

例如,翻开日本卡拉OK店中的歌曲集,你能找到许多西班牙语歌曲(葡萄牙语非常少)。从《Macarena(玛卡雷娜)》(是西班牙歌曲而非中南美歌曲)、Trío los Panchos(1944年成立的著名拉丁音乐乐团——译注)的波莱罗、到瑞奇•马丁的西语版本歌曲、夏奇拉等,可谓丰富多彩。也许这样说有些夸张,像我这样住在日本的中南美人和日本朋友去唱卡拉OK时,必定会被迫去唱上几支这类歌曲的。

怪诞的“松平健桑巴(※1)

此外,电视广告中也常常使用诸如《伊帕內玛姑娘》、《青春传奇(La Bamba)》、El Humahuaqueño(安地斯山脈地区的民谣——译注)、《咖啡伦巴》等中南美歌曲。日本的音乐家们热衷于演奏中南美音乐、或是将它们改编成日本风格曲目演奏,这种现象,也令人颇感兴趣。

最为成功的一例,就是演唱巴萨诺瓦的小野Lisa。其他有趣的例子,还有日本人组成的萨尔萨乐队“Orquesta De La Luz(光乐队)”。最为罕见的的要数演奏委内瑞拉民族音乐的东京大学学生乐队“Estudiantina驹场”。知情人士称,他们的演奏技术毫不逊色于大洋彼岸的演奏家。

但是,也存在着像“松平健桑巴”那样让人羞惭不已的大杂烩。演唱者是武士电影的名角松平健,他身着令人不可想象的金光闪亮的武士衣装,合着桑巴的旋律边歌边舞,葡萄牙语和西班牙语错乱交织。或许作为搞笑非常有趣,但就我个人来看,不过是怪诞混乱。不过,哎,这可谓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

(2013年7月25日,原文西班牙文)

(※1)^ 最初由演员松平健在剧中表演的桑巴风格歌舞,结合了桑巴和日本歌舞要素,曾风靡一时。

带广畜产大学人类科学研究部门讲师。1975年生于墨西哥城,1999年毕业于墨西哥经济研究与教育中心(CIDE),2004年获得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国际社会科学专业硕士,2007年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国际社会科学专业博士课程结业退学。历任东京大学研究生院地域文化研究科教务辅助员、早稻田大学国际教养系助教,2012年起任现职(专业:比较政治学、外交史、西班牙语)。论文有《强行再会?同盟国军事占领下的日本与拉丁美洲关系》(Istor杂志,2012年),译著有冈本绮堂的《青蛙堂鬼谈》(Quaterni出版社,2013年)。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