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家的妄言和日本的形象

萨勒・斯文 [作者简介]

[2013.09.09] 其它語言 : ENGLISH | 日本語 | 繁體字 | ESPAÑOL |

政治、外交界关注日本对历史的认识

桥下彻大阪市长、麻生太郎副总理兼财务大臣的一系列发言,在日本的历史认识问题上,重新引起世界的关注。继桥下市长在所谓的从军慰安妇问题上模棱日本的责任之后,最近又有麻生大臣为了实现修改宪法的目的,发表言论称,不妨学学战前德国纳粹政府的手法。

长期以来,日本政治家美化战争,将战争罪行相对化,荒谬不经地解释历史的言论,恶化了日本在国际上的形象。这些妄言分属多个范畴。除了正当化和美化战争、将战争犯罪相对化或全然否定之外,还有对少数群体的侮辱、按照以往价值观视女性为“生育机器”的言论,以及对全体国民的侮辱(例如认为3.11东日本大地震是“天谴”的发言)等。

有关依据两国间关系的战争解释问题,此类发言受到世界瞩目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战争至少是在两国间发生的,理论上说,其解释不可能由一国单独做出),但近年,有关其他问题的妄言也受到关注,各国媒体都进行了大量报道。这是为什么呢?

对妄言的批判,是对日本关心程度之高的表现

简单地看,这首先是因为世界上对日本抱有关心的人很多。近年,日本国内认为国际社会对自己漠不关心,但果真如此的话,日本政治家的妄言也就没人感兴趣了。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世人对日本文化依然抱有很大的关心,观看日本电影、喜欢日本饮食的人在不断增加。当然关注日本政治的人也不少。

那么,为何唯有政治家的妄言,会遭到如此激烈的批评呢?这也不是什么难以解答的复杂问题。日本是所谓发达国家之一,发达国家应有的政治表现受到人们的期待。对妄言的批判,是对日本的关心和高度评价的表现,说明了人们对受到高度评价的国家之政治领导力的失望。这决不只是日本的问题。所有发达国家的政治家,一旦发出不负责任的一贯性主张,都会发展成为国际问题。意大利前首相贝卢斯科尼就因为其不当的行为和发言,如今依然臭名昭著。另一个很有名的,是美国前总统布什,以他的布什主义(Bushisms)“妄言失言录”而“名垂青史”。

对于不同的认识,政治家理解不足考虑不周

之所以会把这些事情当作问题,是因为人们在意识深处期待政治家具备更加高度的伦理道德、诚意和信赖性。因此,当政治家口出狂言,人们的失望会表现得更为强烈。令问题进一步严重化的是,妄言变成一贯的主张,道歉成为反复的辩解。在日本,政治家口出狂言之后,必会听到他“遭到误解”、“报道有误”等辩解,还会采用“没有印象”这种“善后措施”。实际上,几乎所有情况下都不存在所谓的误解。

问题的本质在于别处。口出狂言的政治家,他们根本考虑不到世上还有与自己不同观点的存在,对对方的感受有欠考虑。例如,将“性暴力”相对化的男性政治家,甚至没有想象过这样一种可能,即立场不同的他人(例如遭受性暴力的女性等)有着不同的认识,这难道不是问题之所在吗?这不是“误解”,而是证明了妄言者的狭隘、缺乏想象力、闭塞的思维以及对不同观点的无知不解。

(2013年8月5日)

上智大学副教授。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东京事务所日本代表。1968年生于德国。在美因茨大学、科隆大学、波恩大学攻读历史学与政治学。在金泽大学留学4年后,于1999年获得波恩大学文学系日本研究专业博士学位。历任德国日本研究所人文科学研究部部长、东京大学研究生院综合文化研究科副教授等。合编著作有《Eisendecher公使的相册:明治初期的日德外交》(OAG德国东洋文化研究协会、Iudicium,2007年,日文、德文)、《Pan-Asianism: A Documentary History》(Rowman & Littlefield,2011年,英文,2 vols.)等。

相关报道
其它专栏

最新专题

バナーエリア2
  • nippon.com专栏
  • In the news
  • 東方
  • 客观日本